— 半城卿书 —

Let me go(异色米英)

不得不说看完黑塔火发现,艾伦简直我的菜……异色米英大法好!

开头照常一大串,下一章我想炖肉吃了……恩大概会明儿下午放上来,第一次炖肉别嫌弃(捂脸)

 

————————————————————————————————

“呸那个小婊[]子到底去了哪儿。”

“给老子安静点找,迟了咱都得挨罚,艹。”

宁静的住宅区在清晨想起了突兀的骂声,两个手里拿着枪的黑衣人在这个巷子口停留了一会儿,往里面张望了一下后,又慢慢悠悠的离开了。

奥利弗后背紧贴着冰冷的水泥墙,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他尽力压制住自己有些急促的喘息,眼角的余光时不时偷瞄着那两个渐行渐远的人。

等到脚步声逐渐走远直至再也听不见后,他才轻轻松了一口气,转身快速的从藏身之处闪了出来,头也不回的走向和那两个人的相反的方向处。

他不知道早上做好的,桌子上的纸杯蛋糕里放的药效有多长,事实上当时他也没精力管这么多,脑子里紧张到乱作一团,但至少也可以牵制住那个该死的肌肉发达的家伙一会儿功夫——不然自己刚刚遇见的就只会是他本人了。

几天没下雨,常年废弃的阴暗角落中散发出了阵阵恶臭,奥利弗厌恶的捂住鼻子,快步走过那些早已腐烂发霉的物品和食物。当然,偶尔里面也会混杂着什么人残缺不全的尸体。

这里的世界,胜者为王,王者即为规矩。

“快快,这里有什么动静”一阵喊声从奥利弗背后的拐角处传来。

“Oh shit!”奥利弗停住了脚步,从怀里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手枪对准声音传来的方向后,缓缓向后移动,眼睛一眨不眨的死盯住前面。

“呯呯”两声枪响过后,巷子里再次恢复了沉静,奥利弗眼睁睁看着面前还没及时反应过来的两个人瞬间被飞旋而来的子弹夺去了性命。呵,他以前从未想过杀人是这么痛快而没有一丝犹豫的事情。

我大概变了很多了吧,史蒂夫……

奥利弗握着枪的关节有些发白,浓厚的新鲜的血腥味逐渐在周围飘散开来。但与之相随的,一股强烈的不适从胃部涌上喉头,奥利弗一下子跪在地上,捂着嘴,强行把快要吐出来的异味再次咽了下去。他轻轻喘了几口气,苦笑了两声。

 

 

 

【活下来,然后走出去】

【这里的黑暗不适合你……】

【你是我遇见的,最好的朋友,奥利弗…………】

史蒂夫临死前的一番话至今都回荡在他的耳边,棕色的头发无力地低垂着,倒在自己怀里的人心跳越来越微弱,浅黄色的眼睛直到最后都没合上,死死地瞪着站在旁边的,拿着还在滴血的球棍的罪魁祸首。艾伦把钉满红褐色钉子的球棍扛在肩膀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早已没了呼吸的,自己亲手杀死的哥哥和旁边抱住他的呆住的奥利弗。血红色的瞳孔之中充满了比平时更加浓厚的暴虐和愤怒。

“你的选择呢?奥利弗”艾伦冷冷的开口“和他一样去死,还是留下来继续为我效力。”

奥利弗惊恐的看向艾伦,嘴唇微微的动了一下,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切”艾伦冷哼一声,奇迹般的放过了还瘫在原地的奥利弗,转身离去。

“Let me go……”奥利弗望着艾伦的背影,轻轻吐出来刚刚没有说出口的话语。他抱着史蒂夫的手迟迟不肯松开,眼泪也随之滴落到那逐渐冰冷的脸颊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想去外面……

让我离开……

 

 

 

时间再次回到现在,奥利弗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污渍,起身跌跌撞撞的继续向前走着。

相信过不了多久那两个倒霉蛋的尸体就会被发现,然后那个人就会知道他的行踪。身体内的一个声音在催促着,催促着自己赶紧向前,逃离这里。

这不是自己第一次所产生的念头,或许从一开始刚刚踏入这里时,脑海中就不由自主的对这个充满了常人内心最黑暗一角的地方产生了排斥,史蒂夫的死只不过是将这个想法从内心深处刨开,展露在了自己面前。

如果要问他为什么之前没有行动,那全怪那个该死的艾伦·琼斯。

鬼知道他是脑抽还是怎么了,放着那些身材火辣的妹子不要,偏偏对着自己宣誓主权。

奥利弗承认,自己对他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动心,但真的只有一点点!不然也不会任由他每晚辗转在自己的床畔,更不会在经过了几年多的时光之后,依旧离不开这个地方。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随着史蒂夫的生命而消失殆尽了。他不是没有想过,要不要在那家伙的早餐里下一点毒药,但无奈艾伦似乎天生就对这一类的东西有免疫能力,无论奥利弗在他身边刷什么小花招,他都能轻轻松松的抗下,然后用那永远带有一抹玩笑意味的嘴唇亲吻奥利弗,直至把他压倒在床上。

真是讽刺,好似他永远都是我的克星。

想到这里,奥利弗嘴角勾起了一个胜利的笑容。

不过这次是我赢了。

“你笑什么呢,亲爱的奥利弗”一个声音突兀的在奥利弗的身后响起,并且越来越近。

笑容转瞬间被惊讶所取代,奥利弗快速的转过身去,却撞到了一片鲜红之中。他的身体此刻不争气的愣在了原地。

“艾伦?我以为……”

“以为我还会过一会儿才会过来?”艾伦插嘴道,他健步走到奥利弗面前,一只手环住他的腰,俯在他的耳侧“别开玩笑了,难道你还不够了解我吗。”

“蛋糕里那个药,似乎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呢。”

“虽然之前都有些小小的恶作剧但”他停顿了一下“这次你玩的真的是太过了,宝贝。”语气被明显的下压住,但其中所蕴含的愤怒却让奥利弗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看来艾伦是真的生气了。

说话之余,奥利弗突然感到自己后颈被什么重物狠狠地敲击了一下,没等他轻呼一声,就转而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艾伦把昏迷的奥利弗紧紧抱在怀中,反手收起了球棒后,转身往回走去“你永远,都别想从我身边离开。”

评论(4)
热度(214)

2015-08-29

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