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时之旅者(米英)

CP:美/国X英/国+黑桃KQ

 

结尾轻微玻璃渣

可能会有BUG……打阿尔弗雷德打得实在太顺手。

 

 

—————————————————————————————— 

美/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近视了……

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位身穿紫色礼服的青年正用着新奇又期待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街道和行人,而他头上的小礼帽装束和记在胸前的领结更是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当他的目光扫过周围的行道树,落到美/国身上时,嘴角出现了一抹笑容,似乎松了一口气。

那张脸……如果美国的记忆没有出现错误的话,毫无疑问就是英/国本人。

英/国什么时候有这种cosplay的奇怪癖好了?

“英/国?”虽然有些不乐意,但美国还是小心翼翼的张口问道。

“英/国”听到这个称呼后楞了一下,但随即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侧过身朝美/国径直走来“阿尔弗雷德?还是该怎么称呼……”

美/国的大脑真的当机了……

他相信,英/国绝不会傻到把一周前才大吵一架的“恋人”认错成其他人,而按照对面这个简直和英/国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的表情,他应该对自己的判断十分自信。

那他就绝对不会是英/国……他是谁?那个阿尔弗雷德又是什么东西?

外星人入侵地球了?还复制了一个和英/国一模一样的家伙带到了自己面前?难道这就是对即将从外星人手中拯救世界的hero的考验吗?果然我是注定要维护世界和平的英雄!美/国的大脑迅速闪过和各类奇奇怪怪的猜想,但很可惜没有一个可以很好地解释现在这种情况。

“抱歉先生……”一段沉默之后,美/国扯了一下嘴角,开口说道“hero……没怎么听懂你的意思……”

 

 

十分钟后,依旧是那个街道上

美/国好不容易才从对面这位自称“亚瑟”的一长串复杂又难懂的解释中理清了头绪“也就是说,你是穿越时空来找一个长得和我很像的人喽?”美/国揉了揉太阳穴,庆幸自己终于听懂了那个人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well”亚瑟扬起眉毛,他也开始有些佩服自己居然能给这个满是问题的家伙解释清楚“大体上来说就是这样,但我想并不是什么穿越时空,而是平/行/世界/的……”

“Oh my god!”美/国朝亚瑟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看在上帝的份上这并不重要不是吗?重点是你该怎么找到阿尔弗雷德,他对你很重要吧。”

亚瑟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他不知所措的看着美/国,两只原本垂在大衣旁的手紧紧攥住了衣角“才……才没有!我哪里喜欢他了!只,只是他一走就留下了那么多工作…全丢给我……麻烦死人了……真的!!”

顿时,两人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沉默当中……

“那么,我想hero明白了。”美/国歪着头,超亚瑟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既然来了,那就别傻站着,让我带你好好玩一圈吧,反对意见不接受哦。”

亚瑟耸了耸肩,默认了美国牵起他的手,迈开步子跟上了前面那位热情的金发小伙子。

虽然以前也来过,但跟随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游览还是有一番别样的风趣。威严的白/宫与华/盛/顿/纪/念/碑相望,白色大理石上精雕细琢的图案让亚瑟不禁想到了那座阔别了很长时间的巍峨的城堡。曾经,那里是他和阿尔弗雷德小时候的乐园,是年轻时共同执政的地方,是长大后相互爱慕的故土,也是一直等待着他们的,永远的归宿。

倚靠在哈德逊河旁的栏杆上,来自大西洋的微风路过伫立在那里的自/由/女/神/像,扬起了美/国的外套。亚瑟不舒服的拽了拽自己的衣服,在刚刚一顿明显是油腻食品超标的午餐过后,他被美/国强迫着换上了一套新衣服。哦,天知道为什么美/国/人都有在衣服上印他们的星/条/旗的习惯,而且美/国似乎很好的按照他的口味给亚瑟挑了衣服,这蠢到爆的短袖T恤和牛仔裤真的是让人越看越别扭,但那家伙居然还津津有味的盯着自己?!亚瑟算是明白了,不管在哪个世界里,那位头上立根反重力呆毛的金发男孩都一样没有丝毫审美观念。

“hero早就想让英/国试试这种风格了。”美/国颇有兴趣的打量着亚瑟,手中还拿着刚刚在帝/国/大/厦前的快餐店买的冰可乐“果然他这个老古董也该时尚一点,挺好的。”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高兴的。”亚瑟抱着手臂冲美/国皱了一下眉头“你跟阿尔弗雷德真的很像。”

“阿尔弗雷德?又是他……他到底怎么了……”美/国表情里闪过了一丝不满“世界的hero可不会选择逃避,更不会让别人费尽精力来找我。”

“我想……他估计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亚瑟轻轻地说道“只有皇后的怀表拥有穿梭平行世界的能力,国王只能控制世界线的过去和未来。”

“天,他到底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的。”

“红心国来犯。”亚瑟咬着嘴唇,声音有些颤抖“他在前线收到了夹击……用魔力硬生生把时间倒转到了战争开始前……这是时间对他的惩罚……任何签订契约的都逃不了。”

“……也就是说,你也一样?”

亚瑟一脸诧异的看着美/国。

“恩……你看,你说你一直在平行世界穿梭,所以才这么猜……我很抱歉。”

“我想,给予我的是永生吧。”亚瑟笑着的嘴角在美国看来是那么悲伤“我需要用我剩下的,直至永恒的时间去寻找他,这就是对我最大的惩罚。”

“一定可以找到的”美国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Love always win”

“当然”亚瑟看着美/国,似乎也恢复了自信“凡是总得有个尽头不是吗,而且每一个世界对我来说都很新奇有趣,特别是遇见不一样的他,大概也能弥补一下阿尔弗雷德不在的这600年。”亚瑟在尝试着说服自己。

“600年”美/国吃了一惊“你找了……不不我是说你们的国/家,没关系吗?”

“我们拥有最优秀的Jack”亚瑟的语气中透露着骄傲“他会打点好一切,然后等着我带那个小鬼回去。那你和英/国呢?没关系?”

“英/国?!你怎么……”美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措手不及,他有些疑惑的看着亚瑟“我想并没有发生什么,一切都很好”美/国把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女神像上“一切都很顺利。”

亚瑟眯起了眼睛“我看不是这样”

“只是一次争吵,很快就会没事的”美/国不耐烦的说“我是说……f*ck!我怎么知道那些英/国/佬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也就是说……你们发生了冲突”亚瑟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挑了挑眉毛“而你认为是他的错?”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美/国使劲摁着自己太阳穴“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以一种看小孩子的目光注视着我,而不是像看一个……恋人?老天我真的弄不清他。”

“我想他是真的爱你……”

“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

“直觉。”

“What?!”美/国有些难以置信。

“我是属于平/行/世/界的,另一个他”亚瑟越说越艰难“有句话不是说,最了解自己的,莫过于自己本身吗。现在在这里,最了解他的是我。”

美/国愣住了,蓝宝石般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亚瑟,使亚瑟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

“呃……和他道个歉,去说些好话……我想他早就原谅你了……虽然一点都不想承认,但我想他一直爱着你,就像我一直爱着阿尔弗雷德一样。”亚瑟的最后一句话,几乎就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需要非常仔细才能听得清楚。

“俗称的……傲娇?”美/国突然冒出了一个不知从哪里看来的词。

“你才傲娇!!你全家都傲娇!!!”亚瑟的金发上瞬间多了几个十字路口。

美/国看着亚瑟,笑出了声“哦你们两生气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亚瑟顿时收了声,一抹鲜红悄悄地从他的脖子攀上了耳根,他慌乱地看了看怀表。此刻已经夜幕降临。

“我想我该走了”亚瑟抱歉的朝美/国一笑“时间到了”

“Dear……我以为你能多留一会儿”美国点点头表示理解“但显然那位‘阿尔弗雷德’更重要对不?”

“才没有这回事!”亚瑟立刻反驳,他抿紧嘴唇,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你……”

“不用谢,我也同样要谢谢你的建议”美/国挥手朝亚瑟道别“找到他后准备怎么办?”

“当然是好好教训他一顿”亚瑟挥了挥拳头“害得我一顿好找,从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国王,太冲动了……他以为自己是国/家的英雄吗?这种事太荒谬了……然后就把他揪回去,正好王耀也想好好训训他。”

“我想我该先为那位同体点个蜡”美/国调侃道“不过在你们回去之前……还有一件事”

“?”

“再来一次这里吧,带上你的阿尔弗雷德。”

“哈?!”

“就是说,你们两个人一起来吧,正好把你介绍给英/国,那个大叔一定会被吓到的。”美/国的表情明显是被自己逗乐了“好好休息一下,然后给hero说说你的‘旅游经历’吧,那些真的很有趣。”

亚瑟呆了一下,但随即恢复了笑容“那就这么说好了,到时候可别带他到处乱跑。”

“当然,我随时等着你们的到来,不过,hero得先搞定英/国那里。”

“祝你一切顺利,小伙子。”

“你也是,一路顺风”

随着亚瑟的身影渐行渐远,直至融入进黑暗之中,美/国耸了耸肩,再次望向远处的自/由/女神。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喂?皮特?哦我是美/国,请帮我订一张去往英/国的机票,对,越早越好。”

………………

 

 

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

 

 

 

 

——————脑洞太大的小剧场,可以自行选择无视————————————————

阿尔弗雷德大帝不高兴了,他很不高兴

自己不仅在文中连酱油都没打到,居然老婆还被一个长得和自己很像的人霸占了一天?!大帝表示自己要找作者谈人生(然而机智又帅气的作者已经开溜)

英/国更不高兴,他非常不满

美/国千里昭昭带过来的和好礼物居然是一堆汉堡?!那小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懂点事。于是,不吵不欢的金发小两口还在继续着他们的日常。

评论(10)
热度(112)

2015-09-19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