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宴会上的舞者(社长息子米x职员英)

最近入了女装明(邪)教才发现,从此节操是路人了…………

 

*女装眉出没雷者慎点

*想写霸道总裁米然而并没有成功的典型案例

*给最近三对新人的贺文! @yoooooooooo~  @冬鱼_复健好辛苦   @苏☆达 @冰茶  @仰望星空的死鱼 

祝几位新婚快乐!!!!要幸福哦

 

最后,萌哒哒的目录君 <这里!>

 

——————————————————————————————

纽约,曼哈顿

位于派克大道上的华尔道夫饭店此刻正刚刚进入它最为火爆的时刻。来自全美的商业巨头,政治领袖都齐聚这里,参与由世界第一跨国公司----曼切尔所举办的激动人心的化装舞会。

夜晚是欲望和人心肆意发泄的舞台,人们将真实隐藏在一张张有形的面具之下,品味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最上等的菜肴,与周围同样无法辨认的面孔谈笑风生。不过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能收到这场舞会邀请函的除了公司总部的上层职员,就只有那些有钱有势的巨头们了,光是有钱?还远远不够资格拿到这一年一度的社交大宴的敲门砖。

阿尔弗雷德刚刚结束了一场激昂的开幕式演讲,此时的他换上了笔挺的西装,用半边精致的面具遮住自己前额标志性的一撮紫色头发,以及脸边上的小星星,穿梭在会场之中。他随意的端着酒杯,脸上挂起一成不变的微笑,应和着那些前来搭话的贵宾们,满溢着骄傲的蓝色眼睛从面具之下透出,向众人展示着年轻的光彩。

是的,他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的继承人,是商业街未来的光辉,是美/国金融的掌控者。

只不过,现在似乎出了一点小小的状况。

不远处,不,应该说是在宴会大厅的一角,一个金色长发的女生正在一脸不悦的散发着黑气场,她以一种优雅的姿势坐着,纤细的腰身微微前倾,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面前的白色大理石桌子,眼睛直直的瞪着舞池中央,准确的说,是一位紫色眼眸的法国大叔身上。

哦天,看来现在又轮到英雄出动,抚慰一下这位落单的“姑娘”了。

“嘿亚蒂”阿尔弗雷德婉言拒绝了那些凑上前来向他邀舞的姑娘,走上前用自己的玻璃杯轻轻碰了一下她面前的那只“你怎么穿成这样了?说实话,全世界的姑娘都比不上你。”

绿眼睛狠狠地扫视了过来,那位被称作“亚蒂”实名亚瑟·柯克兰的人被阿尔弗雷德的到来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在接触到那人玩笑般的目光后,呆住了。

“阿,阿尔弗雷……你怎么?”

“因为我是hero啊”阿尔弗雷德放下了公式化的笑容,坐在了亚瑟对面“弗朗西斯干的?”

“啊,那个该死的混蛋,我西装上全是红酒!”亚瑟把脸埋进手臂里,只留一双眼睛密切注视着阿尔。

阿尔弗雷德无所谓的笑了笑,目光望向刚刚亚瑟所瞪视的,大厅中央的舞池之中。那位罪魁祸首正游刃有余的和周围来自不同地区的姑娘们搭讪,在这点上,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承认,他绝对是行家。弗朗西斯在接收到阿尔弗雷德的目光后,也朝这个小角落望了过来,他先是对阿尔弗雷德投以一个友好的微笑,随后眼神在旁边的亚瑟身上游荡了一圈,顿时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向阿尔弗雷德竖了一个大拇指后,用指尖指了指身后的舞池。

“Good luck,boy”他用口型对阿尔说。

阿尔弗雷德一脸黑线的看着弗朗西斯重新投入了女生们的包围之中,他并没有想要邀请亚瑟的意思,一开始是出于两个男性的问题,其次,自己这位傲娇的小恋人倔强的不肯跳女步,以至于两人跳舞总是有那么些许的不合拍。但他稍稍思索了一下,起身走到了亚瑟面前。

“那么,这位迷人的小姐,愿意和hero我共舞吗?”

阿尔弗雷德微微俯下身子,把带着白手套的手伸到亚瑟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亚瑟则一脸“你没弄错吧”的表情回敬了他后,随机反应了过来。他不满的拽了拽胸口的花边,握住了阿尔弗雷德的手。

“天哪亚蒂”在刚刚到膝盖的裙子放弃了对亚瑟小腿的遮蔽后,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有些看呆了“我真的没想到,难道你里面也穿了黑丝?”

亚瑟脸更黑了,金色的刘海拦住了他一触即发的怒火。心里斗争了一会儿后,他妥协了。

“怎么,不喜欢?”

亚瑟双手攀上阿尔弗雷德的颈部,祖母绿眼睛里充满了戏谑之情。他的身体紧紧贴着阿尔弗雷德的前胸,两人的体温隔着两层略显轻薄的布料相互传递着。

“说实话,我真想现在在这里就把你上了”阿尔弗雷德握住亚瑟纤细的腰身,低头吻上了那两片唇瓣。从细细的舔舐到舌与舌的激烈纠缠,阿尔弗雷德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亚瑟身上独有的那一股红茶香正从鼻子,从口腔侵入自己,傲慢的挑战着自己犹存的理智。阿尔弗雷德把亚瑟摁在了墙壁上,亚瑟随着时间愈发高超的吻技把他体内的那一团火挑了起来,而亚瑟自己也要为这一行为付出一点代价。阿尔弗雷德一只手摆弄着亚瑟黑丝袜的边缘,旁若无人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吃亚瑟豆腐。

就在亚瑟的裙子快要被撩上大腿时,他及时的口腔里的战斗中挣脱开来,闲下来的手快速的阻止了阿尔弗雷德。

“别急宝贝,不是说要请我去跳舞吗?”

阿尔弗雷德虽然有些不太乐意,但他还是识趣的把不断向的手重新放了下来。他把自己半边的面具从脸上摘了下来,轻轻戴在了亚瑟脸上,然后在额头上落下一吻。“那么我们走吧,亲爱的。”

顺从的跟着阿尔弗雷德的脚步进入正中央的舞池之中,亚瑟同时也感受到了一道道强烈的目光向这里投了过来。不戴面具的阿尔弗雷德简直就像一个惹眼的宝石,到哪里都能引起人们的瞩目,特别是一些姑娘们。说真的,亚瑟对此有一些不太舒服。

不过此时,贵宾们的目光更多集中于他手里牵着的那位金发姑娘身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位大名在外的跨国公司继承人看她的眼神可不仅仅局限于一个普通的舞会舞伴,甚至带着一丝恋爱中的宠溺之感。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如此好运,能让这个以不近女色出名的贵公子哥看上呢?是那家联合企业的千金,还是政坛上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们的小姐?不过这一切猜想都被深深隐藏在一张熟悉的面具之下,唯能触及的,只有一双青翠的祖母绿双眸。

明天全纽约市的娱乐版头条,估计都会以这个轰动性的新闻为头版了。

“亚蒂,这次你可得给点面子”阿尔弗雷德附在亚瑟耳边小声说道“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一个个‘淑女’,真正的淑女是不会跳男步的。”

“但你心里明白,老子可不是女的。”

话是这么说,但在轻快的布蓝登堡圆舞曲的伴奏之下,他还是随着阿尔弗雷德的节奏迈开了脚步。老天,在亚瑟终于重新迈上了女步之前,阿尔弗雷德从未感觉过他们的合作会如此完美,令人挑不出瑕疵。

在众人的围观下,他们随着音乐起舞,陶醉在只属于这两个人的世界中。阿尔弗雷德隐约似乎还听见了弗朗西斯的口哨声,呵,管他呢,hero的视线里只有那个来自大洋彼岸的金发英国人,他最爱的亚瑟。

“Oh  f*ck!阿尔弗雷德你的手放在哪儿了!”亚瑟恶狠狠的掐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腰,以表示自己强烈的不满。而另一边,正有意无意的捏着亚瑟的腰和屁股的阿尔弗雷德强忍腰部传来的疼痛把自己不安分的手往上移了点。

“疼疼,我就碰碰自家恋人有什么错吗。”

“我们是在宴会上跳舞,阿尔弗雷德”

“哦你提醒我了。”一曲终毕,阿尔弗雷德朝掌声雷动的人群弯腰鞠了一躬后,拉起亚瑟朝场外走去“如此美妙的夜晚,为什么非要在这无聊的地方呢!”

“你说什么?”

“我是指……”阿尔弗雷德搂过亚瑟的腰“我们为什么不去床上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把你那碍眼的裙子丢一边。你不穿的话比什么时候都好看。”

阿尔弗雷德满意的看见浓浓的红晕占据了亚瑟的脸颊,他变本加厉的拖着亚瑟,在人们热切的目光之中潇洒的走出了奢华的宴会厅。

 

 然而事实证明,这种行为就是在作死。酒店外那些早已聚集的记者还未散去,一看见这么劲爆的一幕出现在摄像机的镜头之中,他们就像如获珍宝一般扑了上去。

“琼斯先生,请问这位女士是哪位。”

“琼斯先生请问您和身边的小姐是什么关系?”

………………………………

更有甚者直接问出了“你们两位是不是恋爱关系”这种私人问题,引起了一阵反响。

阿尔弗雷德面对着一齐指向自己的摄像机和话筒,再低头看着早已羞红了脸,把头死死埋在他胸口的亚瑟,爽朗的笑了。

“是的,现在我就在这里向全世界宣布,他是我的恋人,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

“那么问题问完了,麻烦各位借步,hero还要和这位迷人的小妖精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

评论(20)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