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谨启,伦敦今日,阴雨绵绵(学院米英)

是的我是大半夜放文党!我又来了!

@半度微凉,点文求查收!求不打!

学院米英设,温暖治愈向

推荐BGM:那些年

祝各位使用愉快以及萌哒哒的目录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喂喂,是亚蒂吗?】

【对,是我,阿尔弗雷德哦,怎么样很吃惊吧】

【我在港口等你,一定要来……】

 

Day  1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见到亚瑟·柯克兰,是在大学的新生仪式上。

那位绿眼睛的会长站在舞台的正中央,以一种略带傲气的眼神向新生们发表欢迎演说。根据阿尔弗雷德周围同学们的窃窃私语判断,那位身材看似瘦弱的会长大人以最优异的成绩和无可挑剔的表现登上了会长的宝座,初上台的时候,就用非常严厉的手段给了全校学生一个“下马威”,自此,被冠以“魔鬼柯克兰”的名号。

而且更有趣的是,咱们的会长大人似乎以前还是一名不良青年……

很难想象,那位柯克兰居然也会抽着烟,在酒吧里尽情畅饮,并且时不时在一条小巷子里和别人干上两架。他也会把那头漂亮的金发染色,和接头那些打扮奇异的人称兄道弟吗?阿尔弗雷德对这位拥有一口标准伦敦腔的人越来越感兴趣了。

“嘿伙计”阿尔弗雷德转过头,询问坐在自己后面的一位黑色短发的青年“你知道那位柯克兰会长的名字吗?”

短发青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目光中有些过头的期待和欣喜让阿尔弗雷德不禁感到自己背后一凉,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坐在旁边二年生座位的一位扎着马尾辫的中国人抢先开口了“你是说亚瑟啊阿鲁。”“想和他说话可没这么容易哦,这家伙喜欢疏远别人可是出了名的阿鲁”

“没什么事是hero做不到的”阿尔弗雷德的阳光属性使他从小就对人际交往方面格外的擅长,在这一方面,他都对自己有着十足的把握。

“哎,年轻就是好啊阿鲁,小菊你要不要结束后和我一起去吃一个晚饭,听说离这里不远的那条街上刚开了一个中式餐馆”

“在,在下不胜荣幸nini!阿尔……先生是吧,在下名讳本田菊,祝您好运。”

“Thank you~英雄也会努力的”

亚瑟?一个再也平常不过的名字,古英格兰的国王叫亚瑟,诺曼底登陆的空军元帅叫亚瑟,他们都存在于历史的长河之中,活在白纸黑字,人们的赞颂中。但这位亚瑟,一位著名大学的平凡的学生会长,却会存在于阿尔弗雷德的心里并且在他的整个大学生涯之中一直陪伴着他,甚至连毕业之后的大半个人生,也会依旧扮演着愈发重要的位置。

演讲已经落入了尾声,亚瑟的目光也从面前一直微有杂音的话筒和写着工工整整花体字的演讲稿上移开,扫视着场下一群有些犯困的年轻人们。就在他望向新生席时,突然撞入了一片陌生的纯蓝之中,无法挣脱。

蓝眼睛注视着绿眼睛,久久无法移开。

阿尔弗雷德赞叹着那双如宝石一般的眼眸,却不想自己此时已经信步走入了这一片森林。它就像窗外伦敦街头的大雨,从皮肤渗入骨髓,处处在你身边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来的太突然”的爱情,让人措手不及,却又终身相依。

 

 

 

 

Day  2

“嘿亚瑟,hero喜欢你”

阿尔弗雷德是在大一结业晚会的那天告白的。就在校园内每天都要走过的那条大道上,轻柔的月光染上了那头金色的短发,阿尔弗雷德看见那双祖母绿眼眸吃惊的瞪着自己,显得有些僵硬。阿尔弗雷德成功的,并且彻底的打乱了亚瑟的防线。

他笑着,把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拥入怀中。

在母亲的建议下,阿尔弗雷德以首席成绩通过了考试,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而他的亲哥哥马修则选择了留在美国进修。不同于喧闹新潮的纽约,初来乍到之时,伦敦这个城市给阿尔弗雷德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满大街的英式英语,难吃到爆的饭餐,以及最讨人厌的,多雨的气候。阿尔弗雷德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对这里情有独钟。

直到他遇见了亚瑟。

这位英国人就和英国这个国家一模一样,古板,严肃,毫无情调,给你一种恍惚间就回到了旧世纪的微妙的感觉。

但你就是该死的爱着他,想看到他的笑容,想永远守护在他的身边……

“亚蒂~我好无聊”

“那就呆在一边乖乖吃你的汉堡!”

此时,亚瑟会长的右侧办公桌所空下来的那一块空地早已成了周所周知的,体育委员的“黄金席位”,前来学生会办事的人时不时就可以目击到阿尔弗雷德翘着腿坐在上面,以最近和距离和亚瑟调情。就算人不在,他所留下的面包屑也完好的被留存了下来,无人收拾。

“亚蒂你还没写完吗?在写什么?”

“演讲稿”

亚瑟头都没抬,钢笔在新崭崭的白色纸张上快速的划过,留下了一串串美丽的印记。

阿尔弗雷德撇了撇嘴,继续百无聊赖的哼着歌。

只是他不知道,这是亚瑟在下一次学生会竞选时的宣布辞职的演讲。

亚瑟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他,这个给予自己生命中最温暖时光的大男孩。

“亚蒂一会儿我们怎么回去,外面下雨了哎”

“绅士可不需要雨伞”

“那hero就把外套借给你吧,小心冻感冒哦DDDDDDDD”

“才,才不要呢baka!”

 

 

 

 

Day  3

“亲爱的你在伦敦学习的怎么样?”

“是啊,爸爸妈妈都很想你。”

“马蒂也从法国游玩回来了哦”

“现在你也毕业了,是时候回家了”

…………………………

 

“好的,妈妈”

————————————————————————————————

“小阿尔你确定吗?就这么一走了之”

弗朗西斯站在人群之中看着那位金发青年,紫色的眼眸里是满满的担心。

“没关系的,我不介意……”

“你很清楚阿尔弗雷德,亚瑟他最讨厌的就是突然消失,你这样只是在逃避!”

是啊,我只是在逃避。

阿尔弗雷德坐在冰冷的椅子上,头依着明亮的玻璃窗,凝视着那一颗颗从玻璃上面滑落的雨滴分散开来,又再次聚集。他已经为此纠结了数月,是该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毕业之后两个人都很忙,而阿尔弗雷德在伦敦人生地不熟的,国籍更不在这里,难免会遇到许许多多的麻烦和问题,而这些,都是亚瑟一点点帮他亲手解决的。阿尔弗雷德对此产生了浓浓的忧愁。他所希望的生活不是这样的,是的,他不应该是被亚瑟护在后面的孩子,英雄天生就该保护别人而不是别人保护。

而此时来自大洋彼岸的一通电话,给了他一丝希望。

父亲的公司需要他,来自纽约的广大的平台可以给他更多的机会去展示自己,释放自己。这位远走他乡前去留学的才子总需要一个可以倾泻的舞台。那何必不接受这个建议,回去美国发展呢?

阿尔弗雷德担心亚瑟,他不知道该怎么和亚瑟说。那个为了解决自己国籍问题而忙活的亚瑟,那位永远留给自己高大的背影的恋人,那双看似疲惫却又绝不会被打垮的眼眸。

他恐惧着,和亚瑟说明真相的一天。

所以,英雄第一次选择了逃避,选择不告而别。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亚瑟一直以来的“损友”弗朗西斯,他不仅几天之身前来送机,还肩负起了等阿尔弗雷德踏上美国的土地后,把这件事告诉亚瑟的重任。

“很抱歉弗朗西斯,我……”

“什么都别说,哥哥我真是服了你们两个小鬼了”

“谢谢……”

弗朗西斯看着阿尔弗雷德有些寂寞的身影,轻轻叹了一口气。

“别忘了回来就行,哥哥我会尽力安慰好你的小男友的,都等着你”

“当然”阿尔弗雷德这时才难得露出了一个笑容“hero我答应,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再见”

玻璃窗外的飞机从跑道上缓缓升空,直至消失在地上人们的视野之中,弗朗西斯撑起伞,慢步走出了候机室。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说服那位小少爷呢?

 

 

 

 

Day  4

三年后

阿尔弗雷德再一次回到了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上。

啊,已经整整三年了啊。

他只身披一件大衣,走过了伦敦多雨的街道。一切都仿如恰如三年之前,却又不似记忆中的那般熟悉。他一遍遍的确认着弗朗西斯给他的地址,却不管毛毛细雨打湿了他那头金色的头发,并从刘海滑落,渲染白纸上的有些凌乱的黑色墨迹。

回家的三年是温暖的,重回大洋彼岸之后,亲人带来的温馨和工作上的繁忙曾有一度占领了他的生活,让他感到了充实与快乐。但总觉得缺了些什么,就是少了什么。

他也曾试过给亚瑟发发短信,打打电话,但一般都聊不到多长时间,以至于最后的杳无音讯。一定是亚瑟太忙了。他这么说服着自己,心里却充满了失落。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时间,太阳东升西落,没有人会为了不知何时才能来到的一通电话,迟迟守在床边的一角。参加工作后的阿尔弗雷德每天为了大量的文件忙碌着,连他自己都无暇顾及亲人朋友的问候,更别说那位“工作狂”亚瑟了。

所以现在,hero遵守约定归来,再见一眼当年的你。

半路上阿尔弗雷德还顺带买了一束蓝色妖姬,作为带给亚瑟的礼物。真是不巧,亚瑟喜爱的蓝色玫瑰全部被卖完了,不过同是蓝色,这个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差别的花也一定会得到亚瑟的青昧的。

雨越下越大,阿尔弗雷德狼狈的在大雨中奔跑着,跌跌撞撞来到了约定好的地方。阿尔弗雷德从前从不知道这个小公园的存在,直至今天,才亲眼目睹了她的美丽,一块绿油油的大草坪,背后是开满野花的山丘,而灰蒙蒙的天所诞生的雾霭将其全部朦胧在一片水雾之中。而在其中的一角,那里站着的,正是自己等了3年的爱人。

他无视了自己被淋得湿透了的衣服,快步跑了过去。

“亚瑟!hero我回来了哦”

蓝眼睛注视着绿眼睛,恍如当年初见之时。

“hero我还给你带了礼物,要不要来感谢一下我DDDDDDD”

“亚瑟……”

 

 

 

 

Day  5

………………

“嘟,嘟,嘟……”无人接听的消息从电话另一头传来,阿尔弗雷德摁下了“挂断”键。

码头上的凉风轻抚着他的面颊,他在等待着,一个永远不会来到这里的人。

为什么亚瑟的病情没有一个人和他说过?弗朗西斯知道,王耀知道,甚至连一面都没见过的马修都知道,只有他,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从纽约出发前才从马蒂那里得知。

 

“请问先生你是一个人在这里吗?”一个小女孩拉拉阿尔弗雷德的衣角,笑着问道。

“啊啊,不,我在等人”

“那请问您需要报纸吗?很便宜的!是今早最新的新闻”

“好的,那就请给我拿一份吧”

“谢谢!祝您有一个愉快的约会先生!对了,广播说马上就会下雨了,您如果要和别人出去玩的话最好准备一把伞”

“好的,谢谢你”

望着报童欣喜地,远去的背影,阿尔弗雷德摇摇头,再次拿起了手机

今夜伦敦,依旧阴雨绵绵,无雪无晴。

 

 

 

 

 

 

 ——————————————————————————————

不知道是不是有小伙伴没看懂剧情,大概就是阿尔弗对亚瑟在新生会上一见钟情,告白成功后渡过了恩恩爱爱的大学生涯。毕业后因为一些原因阿尔弗不得不回到纽约,但在阿尔弗离开的3年里亚瑟因重病离世,而阿尔弗是在回伦敦的前一天才知道。4里阿尔弗去找的,其实是亚瑟的终归之所。

好了解释完了~~等等你们别打我啊啊啊!!我知道大半夜玻璃渣不道德你们冷静!

还望喜欢ww

评论(7)
热度(65)

2015-10-02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