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外祖父悖论

AU:国设米英

 

目录君参上!: <戳这里>

 

 

【假设你回到过去,在自己父亲出生前把自己的祖父杀死了,那你又是谁?】

 

                                          

 

在如今信息全球化的现代,尤其是科技发达的美国,时光旅行早已不是什么难事了。但为什么那台世界上唯一的时光机却被丢在加利福利亚州实验室的一角落灰呢?

 

阿尔弗雷德不想听那些所谓的科学家们侃侃而谈什么“外祖父悖论”,更不想看由本来白纸上漂亮的黑字所记录下,现已被冰冷的电脑方块字所取代的数据。他迫切的想回去,回到那个下午之前,把亚瑟留住,和他说一声对不起。

 

【这只是一件非常小的事。】

 

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

 

【不会对未来造成多么大的影响的,hero又不是去杀人。】

 

 

 

但眼前略显古旧的建筑,回忆中的书报亭和写字楼上飘扬着的美国国旗似乎让这位来自未来的时空旅行者愣住了。如果自己不是被丢到了摄影棚里的话,阿尔弗雷德确信,那自己一定是处于离原本的时空很远的另一个地方。

 

如今这个超级大国行走在旧纽约嘈杂的街头上,平光眼镜上安装着的系统告诉他自己还需要在这个地方耗上整整12个小时。

 

天哪……阿尔弗雷德思考着自己是应该在哪个不引人注目的游戏厅里坐上12个小时呢,还是先满足一下自己嗷嗷直叫的肚子。即使他一点都不确定自己口袋里的零碎的纸币是否能在这个世界使用。

 

漫无目的的踢着道路上的小碎石,就在他下定决心去观赏一下这久违的记忆中的纽约的美景时,一位年轻女子凑了上来“嘿这位小帅哥!你知道时代广场该怎么走吗?”

 

阿尔弗雷德好奇的歪过头,一位有着略显蓬乱的金色短发的美女正眨巴着眼睛朝他微笑着,听她的口音,应该是一位从欧洲来的客人。

 

“哦……hero我很乐意给你帮忙!”阿尔弗雷德可是一位无论何时都不会放过可以张扬自己英雄主义的时刻,他欣然回应了这位迷路的女士,领着她走过那早已铭刻在记忆中的道路上。

 

“谢谢你!”看到时代广场标志性的建筑后,那位女士显然十分高兴,她两眼放光的打量了一下后,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阿尔弗雷德“这是给好心人的奖励,祝你有一个美好的一天小伙子!“她在阿尔弗雷德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阿尔弗雷德礼貌的笑着,耸了耸肩,挥手向她告别。他开心的吹了一声口哨,转身准备离去。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撞入了他的视线。好吧,不得不承认,这种只会在韩国家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狗血的剧情在现实中意外的发生在了阿尔弗雷德身上。

 

没有翩翩白裙,没有一见钟情,阿尔弗雷德在一百多年前的纽约,遇见了那时候的恋人,而且那位恋人还正巧撞见自己被一位陌生的女人亲吻。

 

他觉得自己已经想不出什么词语来描述当时的心情了。

 

亚瑟满脸复杂的盯着阿尔弗雷德,扭过头跑远了。

 

“嘿亚蒂!!”阿尔弗雷德瞬间急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沿着亚瑟走远的路线追了过去,空留那位给自己造成误解的女士留在了原地。

 

“哦我亲爱的贝丝,你怎么在这儿?”在阿尔弗雷德前脚刚刚跑远,一个明显带着法式长腔的身影便由远及近。被称作贝丝的人看着那位从远处走来的扎着紫色丝带法国人,露出了一丝优雅的微笑。“我想我是迷路了”她说“一位金发小帅哥把我领到了这儿,不过我想这应该不是我们约好的地方。”

 

“金发?你是说刚刚那位?”弗朗西斯眯着眼看向阿尔弗走的那个方向,他觉得这似乎会往有趣的方向发展了“我记得他今天穿的应该是西装才对……亏哥哥我精心帮他挑选了一番。”

 

贝丝对此产生了兴趣“这么说你认识他?他怎么了,这么急冲冲的?”

 

“当然是一些年轻人之间的浪漫的小事,这小子等了这么久,可总算是开窍了。”弗朗西斯晃了晃满头的金发,将胳膊伸给贝丝“先不管他们了,让我们来度过美妙的一天吧,迷人的小姐。”

 

贝丝抿嘴一笑,轻轻挽上了他的胳膊,两人一起向繁华的纽约市区走远了。

 

 

 

 

 

而此时,阿尔弗雷德正面临着一场最大的危机。

 

 “亚瑟我……”

 

“真是够了,我是个男的,要是你喜欢女的的话大可不必如此郑重的约我,一条短信就够了。老子可不是那些还会和你死缠烂打的娘们。”

 

“不是亚瑟你听我……”

 

“有什么好讲的。如果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个的话,我就先告辞了美·利·坚·合·众·国先生。”亚瑟特地把后面的字咬得特别重。

 

…………

 

………………

 

完了,这下可真是惨了。

 

这个时空中的阿尔弗雷德完全陷入了一种不知所措的状态中去。平常这些国家们都是以各自的姓名相称,很少有用国家名这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的人。而现在,亚瑟则当着他的面叫他的国名。

 

看来亚瑟是真的生气了。

 

完全弄不清楚情况……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算阿尔弗雷德的KY属性也只会给这场争吵火上浇油。

 

而我们真正的罪魁祸首——也处在同样的不知所措中。

 

阿尔弗雷德潜伏在离街口不远的地方,惊愕的看着这场争吵。

 

他刚刚完成了一道外祖父谬论,老天,他改变了历史!

 

很难想象,如果此时亚瑟真的掉头走人,那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如果自己不再和亚瑟交往下去的话,就不会发生昨晚的事情

 

那他还为什么要穿越时空呢?

 

而亚瑟抱着双臂,明显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恼怒的瞪着阿尔弗雷德,食指轻轻敲打着手臂

 

“亚瑟这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阿尔弗雷德也急了,他朝亚瑟大吼道“你就不能听我解释吗!”

 

“well,我洗耳恭听。”

 

“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什么女人……hero也一点都不喜欢被人亲。”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刚刚出现幻觉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为什么总是不听我把话说完,永远都把我当孩子看!我TMD的早就不是你弟弟了!”

 

亚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一阵沉默

 

“多谢你的提醒”他小声地开口“你早就独立了不是吗,早就和我没任何关系了,呵,你提醒我了……”

 

“不是……”

 

“那我还在这里和你吵什么呢”

 

“我……”

 

“下午还有会议呢先生,恕我先告辞”

 

“喂亚瑟!!!!!!!”

 

阿尔弗雷德也莫名的产生了一种焦躁之情,他原本计划好了一切!托这次国际会议的机会,他为自己和亚瑟准备了一切!而现在,这一切的一切都被一个未知的事件所打乱,并似乎永远都不可能再实现了。

 

美国人天生的急性子并不能使他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当他一昧得想挽留亚瑟时,却发现自己和他的距离不知何时已越拉越大。就像织女手中的线一般,你越摆弄它,它们分的就越开。

 

是的,他已经伤害了亚瑟一次,难道历史还要让他再重蹈覆辙吗?

 

随着亚瑟步伐的远去,阿尔弗雷德愣愣的看着站在街口的失神落魄的自己。如果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绝对不会再摆弄这该死的时光机了。就让它呆在那里落灰吧。至于亚瑟?或许一个小小的泰迪熊就可以讨得他的原谅,大可以避免这种糟透了的情况。

 

毕竟未来的他们,还有被时光所沉淀的联系,而现在这种联系还没诞生,就被未来亲手扼杀在了摇篮里。

 

“fuck!”过去的阿尔弗雷德狠狠地骂了一句,迈着大步迅速的离开了。

 

 

 

**********

 

All right,现在让我来理一下

 

我和亚瑟吵架了,然后穿越了时空

 

遇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她亲了我表示感谢

 

而这个时空的亚瑟误会了,他和“我”大吵了一架

 

外祖父谬论真的是一件很性感的东西,怪不得从古至今一直有那么多的科学家为它所拜服,而现在,它似乎又是那么让人恼火。亚瑟走了,一切都晚了。能拯救这些的似乎只有再一次踏上路程,去改变

 

而下一次又会穿越到哪儿呢?历史会不会再一次被修改,导致更加不可挽回的后果?

 

阿尔弗雷德在这时犹豫了。

 

手上捂着的咖啡已经半凉,他重新回到了先前刚来的漫无目的的状态中去。黑夜为白天拉上了幕帘,星星则成为整个西半球在黑暗世界中的最好的见证者。

 

还有1个小时……

 

他算着时间

 

回去之后,所有的所有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亚瑟还是在和他生着闷气,而他则会如往常一样去那里蹭一杯红茶,顺便哄一哄这位傲娇的恋人

 

这里的时间线不会影响到他,他的世界还是那个样子

 

这可真自私

 

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说道

 

不不,这是策略,这是弥补

 

阿尔弗雷德摇摇头。

 

在这个时空我做了错事,那就只能让那里的亚瑟幸福,这就是hero的使命

 

这才不是你的使命,这是你的逃避,你的懦弱

 

逃避……吗

 

 

 

阿尔弗雷德像被什么绊住了脚一样停在了道路中央,他瞪大眼睛看着前面的一幕。天晓得,在星星的见证之下。

 

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就出现在眼前,拽着另一位金发男人

 

“白天的事能不能就不要再提了,亚瑟”

 

“我没想提先生,是你这一天都在我耳边絮絮叨叨的,别忘了是谁把我叫出来的。”

 

“我只是想和你到一个歉!虽然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但还是非常对不起。”

 

阿尔弗雷德有些愣住了,原本是过去的自己,而现在呢,换做他对目前的情况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远处两人的争辩还在继续着,过去的阿尔弗雷德以一种近乎于霸道的方式挽留这亚瑟。这是那位已经经过了几百年的时光的“成熟”的阿尔弗雷德所认为的小孩子的撒娇行为。

 

当然,不能否定的是,就算经过了几百年,我们的hero大人一遇到亚瑟还不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吗(笑

 

阿尔弗雷德从后面抱住了亚瑟,将他禁锢在自己怀里。

 

“我今天是不会让你走的,你一定要听我把话说完亚瑟”

 

“你疯了琼斯,我还有班机”

 

“是啊我疯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里略略有了一丝哭腔“我喜欢你喜欢到真的快疯了!你为什么不明白…”

 

“我明白啊”亚瑟也急了“我也喜欢你,我……”

 

阿尔弗雷德诧异而又惊喜的看着亚瑟,亚瑟也同样的愣住了,他白皙的脸慢慢的变得涨红,冷“哼”一声,把脸埋在了大衣的领子里。

 

“我就知道”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里有着抑制不住的喜悦“果然亚瑟你是不会抛弃hero的”

 

“但我是真的生气了”

 

“好好”

 

阿尔弗雷德转到亚瑟面前,把自己的唇瓣紧紧贴上了他。

 

一个吻,温暖而又绵延,足以表达任何东西

 

“hero说过,我可一点不喜欢被人亲,不过我想你是一个例外”阿尔弗雷德笑眯眯的看着惊讶的亚瑟“原本是计划早上和你说的,稍稍迟了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

 

“我们公开交往吧,亚瑟”

 

………………

 

………………

 

“随便你啦……”

 

…………

 

“那么,取消班机,今晚就留在这里怎么样?”

 

“恩……”

 

 

 

今夜的星星依旧是这么明亮

 

阿尔弗雷德喝完手中最后一口咖啡,镜片上的系统也提醒着他,时间到了。

 

随着眼前的一片白光,他注视着那对相拥相吻的恋人,笑了。

 

 

 

 

 

************

 

醒来时是白色的,当然,除了视线可及范围内的零星的一点金色光芒。

 

“亚瑟……你怎么在这儿”

 

“你没什么好让人担心的,阿尔弗”亚瑟不客气的回应道“当然,如果你一睡就醒不过来的话,你家那些FBI可是会把我烦得受不了的。”

 

阿尔弗雷德一个翻身跃下了床,坐在床沿揉了揉太阳穴。他似乎找不到自己的外套了。

 

“有我在,看谁敢烦你”

 

“好了别废话了”亚瑟起身,掸了掸衣摆上的赃物“如果你已经睡醒的话,那就回家吧,司康饼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反正冷的热的都一样难吃吧……”

 

“你说什么阿尔弗雷德?”亚瑟眯起眼睛扭过头看着他。

 

“我是说”阿尔弗雷德嘴角扬起了一个笑容“我爱你亚瑟!”

 

亚瑟嘴角开始莫名的抽搐着,他刷的一下转过身,不再直视阿尔弗雷德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总之,不管时间线怎么变动,它们总是会在一个节点收缩,然后回到原本的轨道上,一直的行走下去。

 

就像他们的爱情一般,不管经历了多大的风雨,总是能在最后的最后牵起彼此的手,重新归于完璧。

 

谁让“外祖父悖论”,只是那些科学家侃侃而谈的呢?】

 

 

 

 

——————————————————————————————

不知为啥最近好喜欢玩有关时间的东西,或许时间本身就是一件很让人着迷的东西吧。

有关一个熊孩子犯错的故事,最后能重归于好可真是太好了

我相信好孩子是不会看评论区番外小段子的对不对!!叫我一秒毁气氛小能手

 

评论(5)
热度(75)
  1. huojiangzuo半城卿书 转载了此文字

2015-11-29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