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捉拿刺客是国王的责任☆

CP米英(黑桃设?)

女装英出没注意避雷哦

祝各位使用愉快ww

目录君请戳这里: <戳这里>

 

 

 

金色的大厅,甘醇的酒香。屋顶上吊着的晶莹的水晶灯照亮了整个舞厅。悠扬的华尔兹在耳边婉转,舞池中央旋转着一对对来自不同地方,不同阶级的年轻男女们。他们素不相识却又谈似故友,共度这一曼妙的夜晚。

随着高跟鞋落到地上撩起一声声清脆的音符,翠绿色的裙摆扫过早已被红色地毯精心打点过的大理石地面。两条垂下腰际的马尾辫随着脚步有节奏地摆动着,鼻梁上的眼睛也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从作为一位淑女的角度来评判,她觉得自己今天可以算得上是完美了。

罗莎·柯克兰今日此行的目的有两个。一,趁着此次黑桃国的晚宴好好享受一下,为即将到来的难得的长假开一个好头。二,也是最重要同时也是今晚的重头戏的,黑桃国新任国王的选后大典。

天知道为什么黑桃国的后选出来的方式和别的三个国家都不同。在罗莎所在的方块国王后都是国王在那些有名望的贵族里挑选而出,可谓是真正的门当户对,而黑桃国呢?似乎自古以来就是在所有的女孩子里挑。

是的,所谓的所有,不仅包括黑桃国民,其他国家的女孩子们也都可以前来参加。而罗莎从方块国王那里拿到的任务就是——尽最大努力被黑桃国王看中,然后趁着没人的时候咔嚓一刀上去。

想到这儿,她笑眯眯的端着红酒杯向每一个试图来和她搭讪的青年们致意,然后委婉的拒绝他们邀舞的请求后,一路来到了没人的露台上,并顺手关上了通往露台的玻璃门。

正值入冬时刻,黑桃国的王宫又建在一座山岭上,露台上自然寒风阵阵,无人肯问津。这也是为何罗莎选择来到这里先避一避的根本原因。

“可恶!疼死老子了。”突然,原本沉静的气氛被打破,罗莎在确认别人听不见后恶狠狠地发出了与自己淑女形象完全不相符的愤愤不平的骂声,纤细的手指不住地敲打着自己正趴着的栏杆。

好吧,我想在这里澄清一下,真正的罗莎·柯克兰正在离这儿不远的黑桃国那个地方和她新交的一位友人约会呢。

亚瑟·柯克兰像对待欠着自己几百万英镑的仇人一样揉着那该死的高跟鞋,他的双脚因为一下子不适应这个狭小的鞋子而有些酸痛,特别是当你的小腿上还绑着一把冰凉凉的匕首的时候,那种感觉绝对会对你的整个下半生都造成难以抹去的阴影。

都怪那位该死的弗朗西斯,回去之后一定要把他胡子全拔下来。亚瑟在心底用能想到的所有脏话把弗朗西斯骂了个遍。他诅咒着把这个任务交给自己,带自己进皇宫,随后又丢下自己不知所踪的任性又花心的国王大人。

总而言之呢,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三国国王很早就看黑桃国不爽了,又苦于没正当理由和它较量一番。几天前,不知道是梅花国那位脑抽的谋士提出了这个天方夜谭一般的方案,更重要的是,它还被接受了!!

它竟然被接受了!!!

亚瑟严重怀疑是不是三个国家的国王恰巧在同一天被人施了混淆咒……

所以呢,经过三个国王的一致商量,这种勾引别人国家国王的事情还是得交给所谓美女如云的方块国来办,而由于是机密任务,世代为方块国皇宫直接服务的柯克兰家自然当仁不让,然而最最不巧的是,就在口谕下达的前一天,柯克兰家中唯一的年轻女眷罗莎·柯克兰外出去黑桃国玩了……目前不知所踪……

亚瑟油然而生了一种方块国和柯克兰家联手把他这位末子卖了的错觉。

迪斯科的轻快节奏取代了华尔兹的悠扬,亚瑟听说过这位年轻国王对迪斯科有多么的钟爱,但或许在这种优雅的场合放这个歌还是有些微微的失礼了。

亚瑟倚着栏杆看着和自己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的随着轻扬音乐翩翩起舞的少女们,耸了耸肩膀,无奈的叹了口气。

全大陆的漂亮姑娘们都聚集在这里,如果那位年轻帅气又多金的小国王能看上他,那绝对是他眼瞎了。

那还不如现在好好享受一下美好的晚宴时光,然后回去把红酒混蛋狠狠教训一顿。

亚瑟再次转过身去趴着大理石栏杆,俯瞰着黑桃国繁华的首都。当每一届国王和王后上任时,首都也会相应的把名字改成两位最高统治者姓名的拼合——这是每一个国家的传统。他们方块国的首都就是弗朗西斯和诺拉殿下的姓名所结合而成的,谨以此献上国民们对王室的最高敬意。而黑桃国的首都将在今晚,定下它在这一个王朝所背负着的姓名。

不得不说,夜晚的黑桃国还是挺好看的。虽不及方块国的极尽奢华,红心国的风景怡人,梅花国的大气雄伟,黑桃国素来以传统与创新相结合,在短短的几百年间就在整个扑克大陆迅速崛起,展现出了雄厚的国力。

或许在上岭上眺望一下这座被魔法光芒与科技所装点的小镇,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体验?

随着夜晚的渐渐深入,周围的空气也趋于寒冷,但亚瑟并没有要回去的打算。

就在他因为寒冷侵入皮肤而冻得有点打哆嗦的时候,一股温暖夹杂着淡淡的清香从肩膀覆盖了他的全身,把阴寒隔绝在外。

“哦我的老天,呆这儿不冷吗小姐?”

一个欢快的男人的声音从亚瑟身旁响起,着实把亚瑟吓了一跳。

“里面实在闷得慌,所以hero就出来透透气,然后就遇见了你。”一双天蓝色的眼睛朝亚瑟眨巴了两下,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老天……亚瑟在心底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他的大脑和记忆没骗他的话,现在站在面前的应该就那位黑桃国王。

他是怎么突破那些姑娘们的重围挪到这里来的……

…………

…………

…………

等等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吧!!!!

一.两个人独处

二.对方毫无防备

三.武器近在咫尺

现在不动手,更待何时啊亚瑟!

他的手都放在匕首的柄上了,就是迟迟没有把它拔出来。

等等我记得红酒混蛋的意思是……先看看他有没有同盟的念头再动手?

在万分纠结下,亚瑟还是把蠢蠢欲动的手收了回来,转而对那位小帅哥露出了一个淑女的微笑。即使他心里对这家伙一点好感都没有。

“您是?”他礼貌地问道。

“um……我啊……我叫阿尔”青年似乎犹豫了一下,回答。

“阿尔……先生?”阿尔,阿尔弗雷德,这百分百的切合度想不让人认出来都难啊!亚瑟在心里叫道。

“对对,阿尔,你叫我阿尔就行了哦。”自称阿尔的青年猛地点了点头,急忙把话抢了过去“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小姐?”

“罗莎·柯克兰”

“柯克兰?那个有名的柯克兰???”阿尔的蓝眼睛里放出了亮光。

“啊啊,如果小女没有误会的话,应该就是了。”

“厉害!”阿尔发出了一声感叹“你也是来参加选后的吗?”

“从整体大局上来看的话,是的。”

“啧啧啧,现在的黑桃国皇帝真是好运,能让你这种漂亮姑娘看中,啧啧啧。”阿尔揉了揉脑袋,轻轻叹了一口气看向远方“虽然我也知道现任的国王又帅又厉害,搞定几个姑娘一定是不在话下的啦哈哈哈哈,而且听说他从小气力过人英勇帅气,为黑桃国斩妖除魔立下不少功劳哦,被人拥护也很正常。”

上帝作证,我亚瑟·柯克兰活到现在就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亚瑟感觉自己已经在风中凌乱了……

作为一位有淑女绅士风度的人,我不能和这种小鬼耍嘴皮子。这也不符合我现在的身份。

说完之后,阿尔弗雷德就沉默了,他就像先前亚瑟那样扶着栏杆伫立远眺,凝视着山顶之下诱人的景色,嘴里还轻轻哼起了黑桃国的民谣。

一时间,轻柔的歌声回荡在露台的上空。

亚瑟静静的听着,心里的不安似乎也在这歌声里融化,抚平。

果然和他好好谈谈的话,应该不会对方块国造成什么威胁吧。

不不不,才没有对让他产生好感什么你别误会!只是看他太可怜了……解决这个小鬼才轮不到我亲自出马呢,哼╭(╯^╰)╮,就是这样。

“确实,黑桃国的夜景是挺美的”阿尔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不过待在这里吹凉风可是会感冒的哦罗莎。”

阿尔不知何处开始亲昵的直呼他的名字

“要不要和hero一起进去跳一支舞呢?”

“很抱歉小女……哎哎等等阿尔弗……阿尔你放开我啊啊啊……”

“反对意见hero一概不接受☆反正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慢慢欣赏的。”

亚瑟被阿尔的这一举动弄得又羞又恼,完全没注意到阿尔在说到最后一句时露出的微妙的表情。

当阿尔拉着亚瑟走到舞池边缘的时候,刚好乐队一曲终毕。他们两的出现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是啊,试问有谁不认识这位年纪轻轻就名声在外的国王陛下,今天的主角呢?不过他身边的那位姑娘是谁……怎么这么面生啊。

来自各方的压力似乎没怎么影响到阿尔,他自顾自的把亚瑟引到舞池边上,等待下一首曲子的拉响。但亚瑟呢?好奇,怀疑,嫉妒,漠然……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汇聚在了他身上,简直把他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但无奈手被阿尔死死地抓着,挣脱无果。

“Lucky!是hero最爱的曲子。”阿尔听着小提琴缓缓拉动,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他微微俯身,带着白手套的手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落在了亚瑟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亚瑟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慢搭上了阿尔弗雷德的手,脚步随着乐点迈入舞池。

亚瑟跟着阿尔弗雷德的脚步旋转着,绿色的长裙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大提琴曲轻柔而舒缓,放松着人们的每一根神经,不知何时舞池上已经空无一人了,原本在上面共舞的男男女女们都找了个时机退了下去,把舞台让给了他们。他的前胸紧紧的贴着阿尔弗雷德,感受着从对方那里来的温暖传到自己身上。两双手十指交叉紧紧相扣,在乐曲声中有节奏的摆动着。

“你跳女步跳的真是棒极了,亚瑟”有了乐曲的掩盖,阿尔附在亚瑟耳边轻轻说道。

“多谢……呃……抱歉先生……你叫我什么?”

“亚瑟·柯克兰,别以为hero不知道”阿尔挑起了一个胜利的笑容。他满意的看到比自己矮了一点的金发“女子”眼中掩盖不住的惊讶。

他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hero啊。”阿尔似乎知道亚瑟心里在想什么,他凭借着过人的力气控制住亚瑟的身体,不让他借势从自己身边挣脱开来溜走。他是属于他的。“亚瑟柯克兰,方块国最古老家族柯克兰家的末子,似乎你和方块国王关系不一般啊。”

不一般个鬼!

听着阿尔弗雷德像背书一下把自己底细全抖了出来,亚瑟开始想着自己的那把匕首了。虽说是众目睽睽之下,但身经百练的自己一定会有办法从中脱身的,这一点,他对自己有莫大的自信。

“别想着那小腿上绑着的那个小家伙了,我早就知道”阿尔弗雷德用表情向亚瑟诠释着,什么叫做张狂。尽管在亚瑟眼里这就是欠揍。“答应hero一个条件,我就放了你。”

“呵,堂堂国王居然会和我谈条件”大难之下什么都顾不得了,既然对方都这么直接撕破脸皮,亚瑟也顾不上什么保密不保密了,他一改刚刚平淡无波的神情,瞪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神里充满了嘲讽和不屑“那么国王大人是想干什么?把我绑起来然后找上方块国?那个该死的胡子混蛋可不会受你的威胁。”

“方块国?那里迟早会是我的,整个天下都会是我的。”阿尔弗雷德转着转着背对着围观的大众,原本爽朗的笑容现在却散发出浓烈的危险的气息。“至于现在嘛,我想让你做我的皇后。”

Woc这人是不是眼瞎了!

亚瑟傻了,他再也维持不了一贯的扑克脸,因为恼怒而泛起的微红灼烧着他的脸,微微发烫。怀疑,愤怒,羞愧。他也说不清楚的复杂的情感积压在心头,挑战着他最后的底线。而阿尔弗雷德玩笑般的神情更是惹恼了他,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做梦”半晌,他挤出一句。

“哎?可是亚瑟,你可是知道谋刺君王可是死罪哦,皇宫内外全是我的人,他们马上就能把你抓起来押入大牢。答应我的要求,这可是你最好的选择。”

“我说你·做·梦。”亚瑟特地把后面几个字咬得特别重,但有些犹豫的尾音还是透露出了他心底的不宁。

“那就没办法了”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似乎很遗憾的样子“hero只好采用非凡手段了。”

“准备把我抓起来处死了?阿尔弗雷德?”亚瑟决定一倔到底,他在出发前就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了。

“不不不,英雄可不会滥杀无辜”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开心的笑容似乎在宣示着心中酝酿的令人激动地计划。他承认,自己一开始靠近亚瑟是出于无聊想逗一逗这位有趣的刺客,但第一眼看到亚瑟时,他明白,这一逗就得逗很久了。“毕竟捉拿刺客可是国王的职责哦,王耀说过什么来着……‘以德报怨’!对对,我可是hero的说!”

什么以德报怨……亚瑟深感吐槽无力。但随后,在他惊讶的目光之下,阿尔弗雷德顺着最后一个音符的消亡而在亚瑟面前‘噗通’一声单膝跪下,托起亚瑟的手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我,阿尔弗雷德·F·琼斯,黑桃国的国王在此宣布:晋方块国亚瑟·柯克兰为黑桃国下一任王后。誓在萨利维雅女神的面前起誓,愿倾己一生之力,护其一世周全,直至吾终焉来临。同时也愿黑桃之国,时间之都,能在吾等治理之下得永世安康,繁荣昌盛。”

亚瑟算是明白了,阿尔弗雷德在给他做选择题:要么在刚刚顺其自然的做他的皇后,要么接受他在所有人面前的公然求婚。

而他显然已经放弃了前者。

真后悔之前没一刀咔嚓上去。这是亚瑟心里的最后一个想法。

 

 

 

——————————————————————————————————

你问为什么阿尔弗雷德会一眼识破亚瑟?拜托……真正的罗莎柯克兰在几天前就和自己老姐出去约会了hero怎么会不知道!

在皇宫三楼围观这场戏并适时堵住自己身边焦躁不安的女票的嘴的艾米丽小姐表示自己是无辜的www

下篇预告:侍寝什么才不是皇后的职责你在期待什么!

 

 

评论(12)
热度(377)

2016-01-23

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