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吸血鬼捕捉计划(上)

CP:牧师米X吸血鬼英

突如其来的脑洞,恩,但是写着感觉挺有趣的。祝各位食用愉快ww

目录君参上: <戳这里>

 

 

 

 

作为一个合格的牧师,阿尔弗雷德每天都尽职尽责的完成祷告,讲课,主持弥撒等一系列繁琐但又不可缺少的必修课。他是一个孤儿,20年前他在村口被在这里任职的修女捡了回来,从此就作为一个学徒被养在了这座基督教堂里。上一任牧师过世后他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牧师的继承人。村子里的人都很喜欢这位阳光的小伙子。

不过他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位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垂青。

阿尔弗雷德借着油灯带来的光芒假装翻着圣经,目光却透过薄薄的平光眼镜不住地偷瞄着端坐在床上的吸血鬼先生。不像他所看过的书中所描写的那样,这只吸血鬼似乎意外的安静,因为常年不晒阳光而有些苍白的皮肤上还零星挂着阿尔弗雷德没完全擦干净的血迹,沙金色的短发低垂下来,恰好盖住了一对粗的有些不太像话的眉毛,祖母绿色的双眸久久徘徊在手中的书页上,漂亮地就像村后那片幽暗的森林。身上披着的松松散散的白色衬衫下隐约还能看见一圈又一圈绷带的痕迹,有一些鲜血已经透过略薄的地方渗透了出来。

如果没有那对阴森森的獠牙的话,阿尔弗雷德一定会以为他就是传说中的天使。

“um……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这里的牧师。”长时间的沉默后,还是阿尔弗雷德决定先开口介绍自己,毕竟是自己自作主张把这位受伤的家伙抬回来的。

“亚瑟·柯克兰。”那位自称为亚瑟的吸血鬼非常简单的回应了他,视线还是没有离开书本分毫。他应该很爱看书吧。阿尔弗雷德这么猜测着。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完了……这句话一出口阿尔弗雷德就后悔了,哪有人一上来就直接问这种戳人痛处的事情的。

不过令人吃惊的是,亚瑟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抱怨什么,他一脸平静的扫了阿尔一眼,说“遇上了吸血鬼猎人。”
“吸血鬼猎人?我所知的这里应该是没有的。”阿尔弗雷德喃喃道。

“从主城一路追过来的。”亚瑟回答。

一路……追过来的?阿尔弗雷德倒吸了一口凉气。老天,他到底捡回来了一只什么等级的吸血鬼!能让主城里面的那些家伙们一路追赶到这里?!

“嘛……总之,谢……谢谢你帮忙啦……虽然对我来说这种行为完全根本没有必要,反正死不掉什么……还是……谢谢你。”亚瑟脸一红,犹豫了半天还是磕磕绊绊的说出了心里话,金色的脑袋也随着话语扭到了一边,眼睛看向窗外漆黑的夜空。

原来吸血鬼也会这么可爱。阿尔弗雷德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一连串轻微的笑声使亚瑟顿时红了脸,他恼羞成怒的转过头,瞪着那位捂着肚子强忍住笑的小牧师,威胁性的露出了自己的两颗獠牙。

好吧其实他生气时候的样子似乎更可爱。阿尔弗雷德实在是忍不住了,趴在桌子上哈哈大笑起来。不过这一举动好像弄得亚瑟更加不知所措了。他掀开被子准备好好教训这位不知好歹的小鬼一顿,但身上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却疼得让他放不开动作。无奈的撇了撇嘴,他只好再次躺了回去,改用眼神+语言攻击。

“小心点亚瑟伤口会裂开来的。”阿尔弗雷德深吸了几口气,总算是停住了大笑。他擦着眼角的泪滴,给亚瑟递了一杯水过去,却不想亚瑟不仅没领他的情,反而对着他的手就是一口上去。温热的清水夹杂着血滴泼洒到床边,玻璃杯子也一并落到木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疼疼疼亚瑟你轻点。”阿尔弗雷德半眯着眼捂住自己流血的伤口,开始寻找刚刚用剩下来的绷带。

“已经很轻了。”亚瑟挑了挑眉,眼底的怒意还未完全消散。

“是是只要你不往hero的脖子上来一口怎么样都好啦。”阿尔弗雷德决定对这只有些暴躁的吸血鬼举手投降了,他可没有真枪实弹可以用来对付这只小麻烦。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会的,等我伤好了以后。”

“亚瑟你还真的喝血啊……”

“当然。”亚瑟白了他一眼。“不过作为一个绅士,我只对那些年轻的女士们感兴趣,而且好的猎物当然是得带回家慢慢享用不是吗?”

呼……也就是说hero安全了。阿尔弗雷德在心底舒了一口气,如果让村里的人发现年纪轻轻的教堂牧师被吸血鬼咬死在自己房间里,更可笑的是那只吸血鬼还是他大发善心捡回家的,指不定得引起什么轩然大波呢。

“不过我肚子饿极了的话,你也可以勉勉强强填一下肚子。”亚瑟的下一句话立刻甩了阿尔弗雷德一巴掌,他扯扯嘴角,心里开始盘算着这几天怎么讨好这位高傲的小少爷,然后安安分分的把他送出去。

自己作的死,就算是跪着也得把它负责到底啊。

亚瑟似乎看出了阿尔弗雷德心里的纠结,他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阿尔弗雷德,冷哼一声“能死在柯克兰公爵手下是你的幸运小子,要是换做那些低级的残渣那可就是走了霉运了,真是,一群不懂得礼仪和优雅的东西。”

不不hero一点都不觉得杀死别人也需要优雅,况且死掉什么那里幸运了!!当然,这些话阿尔弗雷德只敢放在肚子里吐槽,当面说出来绝对会被分分钟杀掉的……

“阿尔”“恩?”“我饿了”“…………”

他是说……他饿了?阿尔弗雷德愣住了。这只吸血鬼饿了?!

“拜托我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让客人饿着肚子可不是主人该有的礼仪。”说完亚瑟的目光就停留在了阿尔弗雷德身上,翠绿色的眼眸里隐隐暗藏着一点红光。

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背后一凉,该来的总是会来吗……或许这只吸血鬼会试着喝鸡血鸭血这一类的,不然hero大概就只能割腕取血了。

“谁说我要喝血的,”亚瑟轻轻一笑“来一壶红茶。”

“是,马上!”

太好了……感谢上帝救了我一命。阿尔弗雷德心想,用长袍上的布料擦了擦手心上的冷汗。

“记得要先用沸水将茶壶和茶杯温热,然后往茶壶里添加5g茶叶。茶叶要是上等的,劣质茶叶就别端过来了我也不会喝。冲泡茶叶用70°C水,盖上盖子后一定要闷热5~6分钟。真是连冲茶这件小事都要我和你说你小子以前是谁教你礼仪的。”

连冲个茶都这么麻烦啊……阿尔弗雷德被一堆数字绕的头都昏了,他在脑海里死命的回想刚刚亚瑟到底说了多少,只可惜就算是英雄的大脑也只是刻下了那么一星半点。

“还不快去?”

“好好亲爱的我马上去”

轻轻掩上门,阿尔弗雷德还依稀能听见门内亚瑟恼怒的嚷嚷着“谁是你亲爱的你给我回来”这句话。他抚上额头,要是早知道照顾一只吸血鬼会这么麻烦hero之前绝对不会手贱的!呃……大概吧……其实亚瑟还是挺可爱的来着……阿尔弗雷德捂着嘴企图掩饰住自己微红的脸颊,踏着快步离开了。

“恩,还不赖。”半个小时后,亚瑟慢慢品尝着阿尔弗雷德新泡的红茶,一边评论道“泡的还挺不错的。我的意思是虽然比我之前喝的差远了但至少可以喝,并没有表扬你的意思你可别得意。”

阿尔弗雷德笑着点点头,踮起脚把亚瑟刚刚看完的书本重新塞回书架子里。他从琳琅满目的书堆中抽出一本封面印着古英语的书籍,随手就丢给了亚瑟。反正他也看不懂。

“阿尔弗雷德?”“什么事?”“你不去睡觉吗?”

好吧,现在好像是挺晚的了。“可是亚瑟hero的床被你占着了。”

“你们教堂没有客房吗?”亚瑟丢给了他一个“你是白痴吗?”的眼神。

“有客房hero就不会把你搬到自己房间了。”

“……那就睡地板。”

“冷”

“总,总不能一起睡吧你这个BAKA!”亚瑟脸刷的一下红了,他一只手抓着枕头,大有一种“你要是敢点头我就糊你一脸羽毛”的架势。

“……我睡地板。”阿尔弗雷德不情不愿的搬来了毯子,算了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就让让他吧,谁让我是英雄呢。

就在阿尔弗雷德躺下的一瞬间,他感觉到床头亮着的昏暗的油灯闪了几下,被一个人给吹灭了。黑暗之中,亚瑟轻轻的呢喃了一句“晚安”,准备开始自己病床上的夜生活。

“晚安亚瑟。”阿尔弗雷德躲在被子里笑了,他翻了个身面向亚瑟的方向后,慢慢闭上了眼睛把自己放逐于黑暗之中。

 

 

 

 

 

 

 

相传,亚当和夏娃的长子-该隐由于弑弟之罪而承受上帝的诅咒,成为被迫吮吸鲜血的永生者,他与背弃了生的莉莉丝相遇后,得到了她的指引,学会了如何从鲜血中榨取强大的力量。血族将祖先该隐得到启示的这一天划为血启元年。该隐是吸血鬼的源头,是这一血脉延续的起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亚瑟也渐渐地可以下床自由活动,银子弹的威力他算是吃足了教训了。阿尔弗雷德并没有把亚瑟的存在和村子里的人说,他觉得这一点必要都没有。亚瑟终归会离开他的,这是连神都不可改变的事实,不过哪怕一天,一个小时也好,他希望亚瑟可以留下。一天天的相处之中他在这只奇妙的吸血鬼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些奇妙的东西,快乐,幸福,好奇,不不这些都还不足以形容。这是一种阿尔弗雷德从未体验过的一种感觉。他想,这应该就是爱情了。

一个效力于光明,一个永远属于黑暗。

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物种被纠缠在一起,彼此吸引。

阿尔弗雷德继续着他每天的任务,不过这段时间或许和往常有些不一样了。每当他朗诵圣经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总能瞥见一抹被深黑色袍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倚靠在二楼的栏杆上,自上而下注视着自己。被斗篷层层叠叠遮盖着的阴影下,似乎有一双翠绿色的眼睛透过黑暗在仔细端详着自己,一如两人初遇时的那个夜晚,阿尔弗雷德半眯着眼所偷看见的那样。

或许这样就很好,是的,只消远远地看着对方,直到离别的那一天。不过他们似乎都忘了一件事情,忘记了暴风雨前永远都是最平静的。

这一天的村子格外喧闹,不过教堂厚重的大门隔绝了外面的一切。阿尔弗雷德像往常一样从坚硬的地板上起身,为那位准备睡一觉的吸血鬼先生收拾他昨晚喝剩下来的红茶,也顺便为自己准备早餐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教堂的大门是被村子里的一位妇女敲开的。

“琼斯牧师,快快城里的人要来找你。”她气喘吁吁的说,似乎是一路小跑到这座位于山丘上的教堂来的。

“什么人?”阿尔弗雷德有些好奇,虽然作为非教会区来人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但她的态度似乎有些反常……

“不知道,自称是什么猎人来着……又是枪又是剑得留宿在了村里,说是今天上午要来找您……哎牧师先生您等等您去哪儿?”

“你先回去和他们说hero会在这里等的。”阿尔弗雷德急了,他快速的往里屋走去,只丢下了一句渐行渐远的话给了呆愣在祷告室中央的妇女。

阿尔弗雷德急匆匆的奔到了亚瑟所在的地方,他不管不顾的一脚踹开木质的房门(这一下子惊醒了还在熟睡的亚瑟),周到床边上直接横抱起了那只还迷迷糊糊的吸血鬼。

“呜哇阿尔弗雷德你干什么放开我!”亚瑟努力想挣脱阿尔弗雷德,但他越是推搡阿尔弗雷德手臂上的力气就越大,弄得到是亚瑟先没辙了。他感觉阿尔弗雷德似乎在一路小跑着,两边的景物在飞快的向后退却,风儿在耳边擦过留下声声呜咽。阿尔弗雷德的体温透过黑白色的长袍传了过来,给他这具冰冷的躯体带来些许温度。不过这个温暖没过多久就消失了,取代而之的是冰凉的大理石墙面。

“等等阿尔你……?!”亚瑟刚想说话却突然被阿尔弗雷德捂住了嘴巴,他只好掐着那只戴着白手套的手腕和他干瞪眼。

“嘘,别出声亚瑟。”阿尔弗雷德轻轻地附在亚瑟的耳畔,温暖随着他的低咛拂过亚瑟的鬓角“弄伤你的那群家伙追过来了,这里有hero保护你没关系的,你呆在这儿,别出声。”

被捂住嘴的亚瑟担心的看着阿尔弗雷德,他几次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顺从的把身子往小暗间里拱了拱。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亚蒂。”阿尔弗雷德低头在这个吸血鬼发白的嘴唇上落下一吻,安慰道“相信我。”

最后朝着亚瑟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阿尔弗雷德放下了遮挡的帘子,把亚瑟完完全全隐蔽在了黑暗之中。而与此同时,前厅的祷告室里传出一阵骚动。阿尔弗雷德确认自己已经把亚瑟藏严实后,立刻换做一副毫不知情的平静的神色向声源处走去。

他刚刚转过石柱,就看见门口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人,金色的头发被打理的整整齐齐,严谨的往后梳去。紫色的眼睛在阿尔弗雷德踏入他的视线的一瞬间就死死地咬着他,仿佛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猎物。身上穿着的一丝不苟的军装以及胸口别着的勋章向阿尔弗雷德告知了他的身份——来自主城的吸血鬼猎人,那位想杀死亚瑟的人。

怪不得村里人都怕他。阿尔弗雷德在心里犯着嘀咕。那副估计有几十年没笑过的冰山脸实在是有些让人害怕,笔挺的站姿仿佛在向所有人昭示最好不要靠近这个家伙。

“是琼斯牧师吗?”不过他的声音倒是让阿尔弗雷德吃惊不小,丝毫不带想象中的那股宛如质问一般的语气,倒是有点……商量的意味?“很抱歉打扰了您,我叫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来自主城,我接到报告前几天似乎有一只逃脱的吸血鬼来到了您的城镇,如果发现了什么情况还希望您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

原本应该是昨天的文我一直拖到现在真的是果咩那赛QWQQ

争取做到下篇周六出产!

还有一篇杀人狂X警察的不知道有没有人看2333下周更辣,最近莫名喜欢这种探案片我是不是中毒了……

评论(4)
热度(114)

2016-02-03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