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吸血鬼捕捉计划(下)

CP:牧师米X吸血鬼英

连夜赶出来了写到最后感觉自己是不是勇洙家电视剧看多了(手动再见

从现在开始赶点文,一天下来就10篇了我有点方

上篇地址: <戳这里> ,祝大家食用愉快ww

目录君在这里: <戳这里>

 

 

 

 

他觉得这里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冷了。

暗间的空间很大,我只是指横向的空间,似乎里面还有什么更深的地方等待着人去查看。亚瑟已经无暇管这些了,他一点都不关心这里面会通向哪里,反正走到哪儿那些家伙都能追过来,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罢了。

阿尔弗雷德的脚步离自己越来越远,他只能蜷缩在这个该死的暗间里,耳朵紧贴着墙壁来捕捉外界哪怕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

哪怕一丝一毫也好……他想知道阿尔弗雷德那里到底怎么样了。身上的伤口虽然好了大半,但脑子里所刻下的疼痛却是怎么也抹不去的伤,他不希望阿尔弗雷德也变得和自己一样伤痕累累的。主城里的人对于他还是非常陌生的,作为一位沉睡了几百年后临时因为肚子饿而抱着侥幸心理去往主城捕猎的前伯爵大人,他觉得自己第一次进城就能被一直追到这儿估计也是一种别样的幸运。

他很想知道一直追着自己过来的猎人会怎么从阿尔弗雷德嘴里问出自己的行踪,一千个人会有一千种方法,不过就往他身上招呼的那几下来看这次来的人恐怕会不太讲理啊……
冰冷的大理石墙面逐渐被亚瑟身上的棉质大衣捂热,超过了他的体温。从厚重石墙的那一头断断续续的传来两个人的交谈声,但无奈仅凭着这些星星点点的低喃还是很难判断那边的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但语气很平和,亚瑟可以感觉得到,他们的交谈十分顺利,并没有想象中的冲突和矛盾。

也许阿尔弗雷德已经出卖了自己。亚瑟脑海中蹦出的念头把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他使劲摇了摇头想把这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念头丢出去。

不能把什么都想得太坏亲爱的。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几天阿尔弗雷德把他照顾得很好,好到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程度。他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是不是天生就是这样,喜欢帮助别人,热心,能把一切都打理的好好地。虽然有的时候也会犯点小孩子脾气什么,毕竟他才19岁。亚瑟很感谢阿尔弗雷德,打心底的感谢。嘛不过这位可不会再嘴上说出来,他永远都不会让阿尔弗雷德知道自己有多么感谢他,永远不会。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什么事情可以表现出来,什么事情该永远埋在心底,这个法则就算是在几百年后的世界也同样适用,不管是过了多长时间,有一些东西总归是不会变的。

阿尔弗雷德让他想起了自己还是一个人类的时候。在他的记忆中也有一位和阿尔弗雷德长得很像的孩子,金发蓝眼,笑起来就像冬日里的阳光一样耀眼,给人以温暖。那个孩子曾是柯克兰家的养子,是亚瑟最爱的弟弟,同时也是日后敌方的大将。久远的事情早已模糊不清,记忆中的人也被蒙上了时间的灰烬,日益淡薄。

阿尔弗雷德只是自己漫长生命中的一个相对而言更加耀眼的人。亚瑟尝试着说服自己。他有着永恒的生命,那个从漫漫长夜中得来的能力。抛弃了一切的他不再奢求什么,他那时只想活下去,现在也一样。而阿尔弗雷德呢?他总会死的,是的,什么东西都有终结之日,不过阿尔弗雷德会比他走得更早,早到在他面临死亡之时,可能早已忘记阿尔弗雷德的模样。

那还不如早点走。

就在亚瑟胡思乱想之际,从墙壁里传过来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近。亚瑟赶紧屏住呼吸,全神贯注于那一边的一举一动。他通过两人的讲话和脚步声勉勉强强可以判断一些,他觉得那位追的来的人似乎有想来后面查看一下的趋势而阿尔弗雷德在拦着。

怎么办?亚瑟有点急了。

这个帘子不是什么显眼的东西,但如果真的要细查连傻瓜都不会放过这里。现在是白天,外面都是自己见不得的阳光,除非想死不然自己也不好偷偷溜出去。亚瑟心急如焚,他把一切的赌注都下在阿尔弗雷德身上了,他希望阿尔弗雷德可以拦住那个家伙,不,是一定得拦住那个家伙,不然两个人都跑不掉。

或许自己可以装作是自己偷偷跑进来避难的?亚瑟思索着。被重伤后连夜跑来这个村庄,被教堂里闪烁着的灯光所吸引才跑来这里面躲藏。伤口上的包扎也很好解释,左不过是趁着教堂里负责的人员都睡下后自己偷偷溜出去找来了医疗的东西随便处理了一下,不会有人对这个起怀疑的。

总而言之,绝对不能牵扯到阿尔弗雷德。亚瑟握紧了拳头。

“嘿”就在亚瑟紧绷着神经,目光一直看着帘子的时候,一只纤细的手猝不及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亚瑟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吓了一大跳,他惊得身子往后一缩,脑袋直直的撞到了顶上的墙壁上。“疼……”不大不小的声响伴随亚瑟的身影在暗间里回荡着,经久不息。他不确定外面是不是也清楚地听见了这个声音,反正那两个脚步声是顿了一下,随后显得更加急躁了。他恐惧的往深处看去,吸血鬼特殊的夜视能力给了他很好的机会,他看见了一位姑娘,或许应该这么说,正笑嘻嘻的瞧着自己,刚刚拍打亚瑟的右手摆在嘴唇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后,又朝亚瑟招招手示意他跟过来。

亚瑟警惕的看着她,纹丝不动。

她有些急了,嘴一撇直接伸过手拽住亚瑟的袖口往里面拽了过去,也不管亚瑟多想好好呆在外面直直的把他向暗间深处拉了过去。

这个女生力气怎么这么大……很显然,亚瑟一点都没有考虑到是不是自己太瘦以及乡下的女孩子做工活做多总会比别人更加有力的缘故。他见这个女孩子似乎也没什么恶意的,就任由着她拉着自己往里头走去。

出乎亚瑟的意料之外,暗间的尽头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拐角,大小正好可以藏住一个人。“这个估计连琼斯先生都不知道。”女孩咯咯笑着,说“前几任牧师都很喜欢小孩子,你知道的,没有什么比在教堂里玩捉迷藏更令人有趣和刺激的了。”

亚瑟瞪着那个一看就知道是被人刻意挖出来的角落,心里计算着这到底是哪个熊孩子在哪一年想出来的主意,毕竟在石墙上弄个洞出来可不是什么容易的工程。不过自己也忒好运了吧……

“你先待在里面,我想你刚刚的动静一定得把外面的家伙引过来了。”女孩子轻轻说“既然琼斯先生那么喜欢你我就帮你一把,这下他可不能再拒绝给我在教堂里躲啦。”

亚瑟无语的点了点头,弯下腰走进了那个拐角的地方。他看着那个小女孩对自己眨眨眼睛,轻手轻脚的往外面走出去。

没过多久,他听见了阿尔弗雷德的嚷嚷声“所以说贝什米特先生这里面不可能有人,hero的家当然是hero最清楚喽。”

“琼斯先生您可能不了解,吸血鬼可是非常狡猾的东西,刚刚的动静也可能是他弄出来的而不是您所说的什么老鼠。”

老鼠……天哪阿尔弗雷德在撒谎前就不会动一下脑子吗?这大冬天的教堂里怎么可能会有老鼠!亚瑟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摇了摇头。

他听见了那个外来者拨动东西的声音,木制的,铁质的,一时间各种声响响彻整个教堂,也隐隐传到了这个黑暗的暗间之中,由远及近。亚瑟稍稍探头向出口处望去,那位姑娘正缩着身子蹲在入口处,微微笑着从布帘的缝隙之中向外窥视着,她注意到亚瑟的动静后,回过头冲他招了招手,视线再次转移到了外面。亚瑟耸耸肩,转回了脑袋。

“都说了不会有人……哎?!艾莲达你怎么在这儿?!亚……”亚瑟听见了帘子被挑开的声音,他暗自好笑于阿尔弗雷德惊讶的语气并且为自己没看见这一经典的一幕而感到万般遗憾。他觉得此刻那位猎人的脸一定很黑,被打脸的滋味对任何人或者非人来说总归是不太爽的。他把身子又悄悄往里面挪了挪,确认自己的衣服下摆什么没有暴露在从被敞开的帘子那里投射进来的光线下后,抱紧大腿静待着外面三个人下一步的行动。

“我是来这里躲的来着,结果刚上来就看见这个大叔只好先藏在老地方了。咦咦琼斯先生你别等着我啊我有点慌!!大,大不了我下次不来了。”

“啊,哦,算了这次饶你一次艾莲达,你先回家要不?贝什米特先生我都说了这里不可能有什么吸血鬼的你也看见了,刚刚的响声是村里这个有些不听话的小孩子您多虑了。”

“啊,可能是吧”亚瑟听见那个家伙少见的叹了一口气,随即传来的脚步声渐渐远离了这个地方“可能是我的疏忽给您添麻烦了,那家伙很有可能逃到了更远的村子里,感谢您的配合我先离开了。”

“请慢走。”

几分钟后,大厅那边传来的沉重的关门声才把一切都归复了平静。亚瑟听见阿尔弗雷德站在帘子的那一面长舒了一口气。

“嘿刚刚那位绿眼睛的大哥哥是吸血鬼吗???好酷!!”被称作艾莲达的小姑娘的下面一句话瞬间就让亚瑟愣住了。

“也算……是啦,这件事千万别和村里的人讲,艾莲达会帮忙保密的对不对?”

“恩……保密是可以,报酬呢?”

“hero给你糖吃?”

“NOOOOOO!”

“哦……好吧,你们以后能来教堂里玩但是别发出太大声响动不动,只开放后面的花园哦。”

“Yes,sir!”

亚瑟一边听着艾莲达像得了什么无价之宝一样欢快地跑远了,一边扯住自己的斗篷从暗间里钻了出来。他看着阿尔弗雷德,相对无言。

“你,你第二次救了我……”许久,亚瑟才说道“要点报酬什么,也不是不可以啦。”

“那hero就不客气喽”阿尔弗雷德笑着,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乎更加充满了活力,亚瑟之前从未看过如此耀眼的阿尔弗雷德,即使是在大袍子的阴影之下“hero想要的报酬……恩……一直留在这里吧亚蒂,那些猎人们再也不会找过来了,你可以安全的待在这里。”

“你疯了阿尔弗雷德。”亚瑟皱了皱眉头,身体里有一个声音在对他呢喃着,对,留下来吧亚瑟,留在他身边,那也是你想要的不是吗?但他不允许,是的,他不想再经历一次阴阳两隔的再见了“你会像平常人一样死掉,但我不会,你知道的。”

“是啊我会死去。”阿尔弗雷德笑着,似乎没把亚瑟的话放在心上“但是死了之后不是也会转世的吗?亚瑟可以再去找hero哦,hero可一点都不想缺席亚蒂剩下来的生命。顺便一提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

我有足够的自信,能在自己的每一世都爱上你。

“谁要去……找你这个大笨蛋……反正我也没什么反对意见接不接受什么简直蠢爆了。”

 

 

 

 

—————————————————————————————————

最后说一下,之前手抖把微博里的打成神父米真的是果咩qwqqq其实天主教的才叫神父,基督教的是称作牧师哦。而且天主教的神父似乎是不能结婚的呢……为他们点蜡orz

评论(2)
热度(85)

2016-02-05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