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黑猫和信,我与他

CP:蛇院米X师院英(HP设定)

来自@最美味的红茶   的点文请查收ww

关于亚瑟施错了咒语变成一只猫被老米带回去的故事

祝各位食用愉快的说ww,新年快乐

目录君请戳这里: <戳这里>

 

 

 

谁说优等生就不会失误的?

亚瑟·柯克兰无语的瞪着那只掉落在一边的魔杖,急的用爪子狠狠抽打了一下教室的地面。就在1分钟前,他还作为一位正常的格兰芬多级长,一个人在这间偏僻的教室里钻研刚刚在书中看见的阿尼马格斯来着。

不过钻研过程中的哪个地方似乎出了一点小错误,恩,只是很小很小的一点错误,直接导致了他被自己的魔法变成一只黑猫的巨大后果。

不过为什么是猫……他以为自己就算是变形也应该会变成狮子毒蛇之类的猛兽,不不绝对不是因为想着斯莱特林的那个小鬼才会认为自己会变成蛇的,蛇可是柯克兰家族的家徽怎么可能会和那个小鬼扯上关系。

再不然就是鸟?他记得斯科特的变形就是一只肥嘟嘟的知更鸟,为此他和威廉还狠狠笑话过他。“小心点亚蒂,阿尼马格斯可是具有遗传性的。”威廉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不过现在他觉得如果换做自己处于斯科特的位置上,他会被家里的哥哥们笑话的更惨。

猫是什么?这种在亚瑟看来除了卖萌捣乱,偶尔还会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挠别人两道血痕之外毫无杀伤力的可爱的小东西怎么可能是自己!!上帝一定是眼瞎了。亚瑟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自己以前撞见的拉文克劳的海格力斯以及斯莱特林的本田菊两人一起在学院后面逗猫的场景,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摇了摇漆黑的尾巴,慢慢走过去叼起自己的魔杖后灵巧的跳到了桌子上。这个房间很偏僻,他就只要祈祷着不会有人发现(就是发现了也千万别对自己感兴趣),静待魔法失效。

“嘿hero发现这里有只黑猫。”一个足以吵到能把亚瑟吓得从桌上一跃而下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亚瑟愤愤的转过身子,却惊讶的发现一个穿着运动鞋,长袍及膝的身影在快速向自己这边移动着。几秒种后,他感觉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双手腾空抱了起来,小小的四肢无论怎么踢蹬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他就是不松手。

“这只小猫还挺暴躁的。”亚瑟顺着那个人的声音看去,却不想正好撞见了一双清澈的蓝眼睛。那位正抱着自己的蓝眼睛少年有着好看的金发,而额头上翘着的一撮毛发随着他的动作一摆一摆的,颇为有趣。那个少年好奇的拿起了亚瑟叼着的魔杖,拿在手里摆弄着。

嘿该死的琼斯小鬼那是我的!!亚瑟这下可不管猫咪有没有杀伤力这种东西了,他往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一扑,趁着阿尔弗雷德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狠狠地在他的脸上抓出了两道血痕。

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连忙把这只差点惹他毁容的小猫咪从肩膀上拎了下来放到地上。

“这是柯克兰的魔杖,怎么掉在这儿了?”阿尔弗雷德喃喃道,当着亚瑟的面就随手把那根梧桐木的魔杖揣进了长袍口袋里。

“想要回去就来hero这里拿吧,英雄可没这么好心的送回去。”

琼斯你在拿别人东西之前就不先想想父母教给你的礼仪吗!亚瑟皱了皱眉头,恼怒的咬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裤腿。尖利的牙齿把那件深黑色长裤上的布料直接戳出了几个洞。他的这一举动再次引起了阿尔弗雷德的注意,他蹲了下来,想摸一摸亚瑟的脑袋,却不料被亚瑟往旁边一闪躲了过去。

阿尔弗雷德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他轻轻一笑,直接掏出魔杖对这只正在气头上的猫咪施了一个定身咒“抱歉小猫咪,因为你实在有点不安分。”他呵呵笑着,把亚瑟抱在怀里“因为不能让你去亚瑟那边告密,就只好先把你带回去啦。”

亚瑟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景物慢慢降低,然后从视野的边际划走。他把心里能找出来的脏话全部先过滤了一遍,恩,这得感谢他亲爱的哥哥们一直以来对他的悉心教导。Jions you are a fu*king idiot!TM快放老子下来!!!然而呢,天不如人愿,亚瑟的千言万语只汇成了一句从他嘴里冒了出来:

“喵”

 

 

 

 

 

 

 

 

嗷呜好无聊。

亚瑟趴在斯莱特林学院宿舍塔的窗台上,百无聊赖的透过玻璃窗凝视外面星星点点的灯光。他似乎已经习惯了作为一只猫生活……个鬼,阿尔弗雷德你什么时候能放我回去!

自从他被阿尔弗雷德抱回来已经过了3天了,斯莱特林是一个该死的地方,不仅仅是因为他那几个该死的哥哥都是从这里毕业的,更是因为这里面血统论泛滥的等级制度。亚瑟从一开始就对这个学院一点好感都没有,他也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琼斯会被分来这里。

曾经有一度他也怀疑过分院帽是不是把他和阿尔弗雷德弄混了,毕竟自己的分院就在阿尔弗雷德后面一个。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打消了。

阿尔弗雷德和那些斯莱特林一样,和格兰芬多作着对。

只要是在霍格沃兹上学的都知道琼斯和柯克兰这对死对头。从第一次一起上魔法史开始就是这样,阿尔弗雷德似乎处处都在和他较劲,处处都想压过他。不过亚瑟怎么可心甘情愿的被他超远,别开玩笑了。两人的战火就像这样愈演愈烈,直到上个星期阿尔弗雷德把生死水加进了他的南瓜汤里惹得他当场昏了过去才引起了教授们的注意。

多亏了弗朗西斯及时送来的粪石,叫醒了昏迷的亚瑟。

他把身体挪到墙壁的阴影下,交叉双手垫在脑袋下面,准备好好的睡一觉。如果这几天不是复活节假期的话估计格兰芬多都会炸开锅了吧,有人突然失踪什么。弗朗西斯虽然说他会帮忙问问有什么方法解决这个魔咒,但也不能太相信他,要知道他的不靠谱性自己可是从小看到大且深有体会的。

随着咚咚的脚步声自上而下传来,亚瑟慵懒的睁开眼睛,用自己毛茸茸的小爪子挠了挠耳朵。他轻轻的从窗台上跳下来,准备踱步到阿尔弗雷德的床底下先避避难,却不想门在此时被人嘭的一声撞了开来,霎时间阿尔弗雷德那股惹人烦的高亢的嗓音响彻整个卧室里。“Good evening! hero回来了哦!”

接下来的事情和平常一样,阿尔弗雷德弯下腰一把抱起了想要溜开的亚瑟,径直往书桌那边走去。他把亚瑟放在了膝盖上,一边从书包里掏出羽毛笔和书本一边抚摸着亚瑟脑袋上的毛发。

不知是不是当猫当的有点久的缘故,亚瑟很喜欢这么被阿尔弗雷德摸,他用爪子把那条绿黑相间的围巾拨到一边后直起身子,从阿尔弗雷德胸口和桌子边缘的那条缝隙之中勉强探出,两只爪子牢牢地抓着木质桌面以防止自己滑下去。

老天这家伙是不是又胖了一圈。

亚瑟艰难的扭动了一下身子,企图把阿尔弗雷德往后挤一挤。

“嘿别这样”阿尔弗雷德急了,他把椅子往后面轻轻一拉(这个举动直接导致了亚瑟重心不稳差点跌下去),让后把亚瑟拎了起来放在了桌面上。

“乖一点英雄是不会把你干下去的哦。”阿尔弗雷德像教训小孩子一样对亚瑟说,然后对它咧嘴一笑。“你的眼睛真像亚瑟。”

“喵。”废话我就是亚瑟·柯克兰哪有什么像不像。不过他觉得这件事实在不能怪阿尔弗雷德,没人会把一只猫和一位失踪的学生联系起来。

“阿尔弗雷德?你在吗?”

伴随着一阵敲门声,一位几乎和阿尔弗雷德长得一模一样的金发男子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熊走了进来。亚瑟认出他是阿尔弗雷德的孪生哥哥,叫马修·威廉姆斯。他很好奇为什么这两兄弟姓还会不一样。

“哦马蒂!这么晚找英雄有什么事?”阿尔弗雷德似乎对他的到来很开心,他笑着超马修挥了挥手。

“詹姆斯中毒了,我记得你这里有粪石。”马修看上去有点焦急,他快步走到离阿尔弗雷德有一米远的地方站住脚步,一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魔药课上的小把戏”的谴责的表情等着他的弟弟。

“和他们说,我这里也没有了。”

“可你上次拿了一口袋。”

“不是全让弗朗西斯拿给亚瑟了嘛。”阿尔弗雷德一摊手,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

粪石是他给我的?亚瑟皱了皱眉头,趴在桌子上准备继续听下去。

“那件事情我还没说你呢,柯克兰先生又没惹到你你怎么可以给别人下生死水!”

“我以为我早上拿的是迷情剂!只是弄混了而已又不是我的错!”

等等这小子想给我喝迷情剂?!这下亚瑟可不能悠闲地听书了,他的视线猛地转向阿尔弗雷德。不知道是光线原因还是什么,他感觉阿尔弗雷德脸有些红了。

感谢上帝阿尔弗雷德把它们弄混了。亚瑟在心里说道。迷情剂,天哪要是他喝了迷情剂指不定要做出什么更大的事情出来。

“好吧你为什么就不能坦率一点。”马修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房间并且顺手带上了房门。

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一会儿后,转过身拉开了右手边的抽屉。亚瑟也同样探头随着他的视线往里面看了看,他发现了自己的魔杖。

原来在这里……就当亚瑟想伸爪子去够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又比他抢先一步取走了。

“坦率一点吗……”阿尔弗雷德自言自语起来,他在手里把玩着亚瑟的魔杖,是不是还用它变出几束漂亮的小烟花。

许久,就像下定决心一般,阿尔弗雷德从书包里抽出了几张纸,并迅速将羽毛笔吸饱墨水。他刷刷的在羊皮卷上写着什么,笔速快到连亚瑟都傻在了一边。亚瑟好奇的走了过去想看看阿尔弗雷德在写些什么,却不料纸的最上方就用异常认真的笔体写着

【To Arthur·Kirkland】

亚瑟?给我的?亚瑟彻底傻了。他在思考阿尔弗雷德到底想告诉自己什么。挑战书?不不琼斯不会这么无聊。就在他想方设法想要看见接下来的内容的时候,他的动作被阿尔弗雷德察觉了。

“恩?小猫咪你也对这个有兴趣?”

“喵!”当然有!

“这是给亚瑟的告白信哦。”

“……喵?”……你,说什么?

“马蒂不是叫hero坦率一点吗,还有什么比情书更坦率的了。”

“喵!喵喵喵!喵!”什,什么情书!阿尔弗雷德你这个笨蛋!

“哎你是觉得羊皮卷不好吗?那我去问菊要一张粉红色的纸过来?”阿尔弗雷德挠了挠下巴,有些犹豫“英雄不太喜欢粉红色的纸呢。”

“喵喵喵!”我也不喜欢你住手啊啊啊啊!!

“别这么激动伙计,我写完了读给你听别抢啊。”

“喵喵喵喵!!!喵!”谁要你读给我听!给我啊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当然,一只猫VS一个人的战斗结果是毋庸置疑的。亚瑟气鼓鼓的趴在里说的边缘,看着阿尔弗雷德继续拿着羽毛笔奋笔疾书,他还时不时停下来看向亚瑟这里,嘴里念叨着的句子让亚瑟产生了一种自己在听现场告白的错觉。

阿尔弗雷德所谓的情书写到很晚,而亚瑟就在旁边看着他在古旧的羊皮纸面上写下一行行致以自己的情话。他忽然觉得阿尔弗雷德其实也没这么讨厌,真的,或许是因为自己以前连讨厌他的理由都说不上来的缘故。

又或者……那根本就不是讨厌?

如同外人眼中的丑小鸭只是一只讨人厌的鸭子一般,就连丑小鸭自己都看不清自己的本质。亚瑟在这几天与阿尔弗雷德的相处之中似乎隐隐的看见了自己灰色羽翼中的些许白色,而今晚他在阿尔弗雷德湛蓝的眼睛里发现了同样的光芒。

陌生而又温暖,沉默而又热烈。

“嘿我写好了。”阿尔弗雷德把手中的羽毛笔丢在了一边,转过椅子面朝亚瑟,右手不停的挥舞着那两张可怜的羊皮纸。“过来小猫咪,让英雄读给你听。”

亚瑟看了看阿尔弗雷德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神,嘴里一哼,扭头就往阿尔弗雷德的床底下走去。临走时还不忘用自己的尾巴扫去挡路的那双手。

我才不想听呢,喵。

 

 

 

 

 

 

 

亚瑟烦躁的在桌子上踱着步,时不时还转过头瞪几眼那一边笑嘻嘻的弗朗西斯。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已经摆上了一个小碟子,白色瓷碟里清澈的物体散发出了一股诱人的清香。

“放心吧小少爷,哥哥可是派过猫头鹰问过你家哥哥的,绝对没问题。”

就是这样我才一点都不放心……斯科特……呵呵。

“还是说你想继续呆在琼斯小子那边?❤”

鬼才想!

亚瑟万分纠结的看着那摊不明液体,终于还是埋下头舔了起来。

……………………

“等等小少爷你就是这么对待哥哥的吗!!还帮你拿了解药等……”

两个人的吵闹声被拍门声打断,阿尔弗雷德正巧站在了门口,一脸惊讶的看着房间内扭打起来的两人。而房间里的两位似乎比他更惊讶,弗朗西斯趁亚瑟呆呆的盯着门口的时候一把挣脱了那只拽着自己衣领子的手,理了理衬衫后往大门走去。

“哥哥,先走一步。”

亚瑟也瞬间回过了神,他轻轻咳了一声,也迈开脚步跟随弗朗西斯走出了这个令人不安的房间。

“等等柯克兰。”阿尔弗雷德在门口叫住了亚瑟。

“什么事琼斯?”亚瑟很好的掩饰住了自己心里的尴尬,平静的直视他。

“你的魔杖,之前掉在地上了。”

亚瑟从阿尔弗雷德手上接过自己的魔杖,还有一封……该死的信。

“这是什么?”亚瑟这下实在是没忍住,话的结尾稍稍带了一丝尾音。

“顺便给你的东西,最好回去再看。”

阿尔弗雷德终究还是没处理好该怎么正确与格兰芬多的人讲话,他的语气里带着和以前一样的冰冷,仿佛递给亚瑟的是一封来自斯莱特林的挑战书。

“亚瑟,明天你有空的话能来这里一下吗,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 

少年我看你脑洞奇清着实是一个可塑之才啊!

写着很有意思的HP设定,变成一只黑猫什么或许可以看见自己以前所看不见的东西?

决定一边点文一边还,总有一天能还完的对不对(。・_・。)ノ

大概……(。﹏。*)

评论(2)
热度(138)

2016-02-07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