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时光点心店

CP:米英(设定最后再透露【笑)

来自【@弗音☀】的点文请查收ww

情人节贺文+可能是二月份最后一篇出产了求谅解QWQQ要开学了事超多QWQQ

开放性结局,请各位务必看到最后ww

最后目录君奉上: <戳这里>

 

 

 

——————————————————————————————

【迷迭香是为了帮助人回忆,亲爱的,请你牢记在心。*】

“欢迎光临”

 

 

 

“请给hero来一杯咖啡。”

“我这里是点心店不是咖啡店!!”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在柜台后面响起。阿尔弗雷德抬起头,朝他微笑了一下。

亚瑟·柯克兰似乎是这家奇怪的小店里唯一的员工,他说他只是一位临时工,这个小店没有所谓的店长。阿尔弗雷德敲着柜台的桌面,就像之前他所来到这里的每一次,一杯咖啡,一盘糕点,还有这位年轻员工所和他说的各种各样奇怪的故事。

阿尔弗雷德不怕有人打扰,是的,自从他走进这个小店以来,不管呆多久他都没见到过除了自己和亚瑟以外的第三个人。

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

但阿尔弗雷德默许了这个设定。他托着腮看着亚瑟端着咖啡向自己走来,然后不客气地做到了自己对面的空位子上。

故事又要开始了。

“今天想听什么?”

“哎上次独立战争的事情还没讲完呢,英国放下枪跪在了大雨里,然后呢?”

“然后美国走了,他踏着千万人的尸体和自己兄长的眼泪走了。独立战争以美利坚的胜利告终。”

“就这么简单?”阿尔弗雷德有些失望了,他以为美国和英国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爱情,彼此之间相处了几百年的时光已经够长了。对与阿尔弗雷德来说这已经足以和自己所喜欢的人擦出爱的火花。

就像童话书里所说的,足以抵抗一切的爱情。

“你是白痴吗?”亚瑟白了他一眼“他们是国家,一切以国民为重,自身其次。”

“但他们明明相互爱恋……”

“总归会有机会的。”

“哎?”

亚瑟再次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说“总归会有机会的,对于他们来说时间还长着呢。”

阿尔弗雷德舒了口气。他对那两位远隔一个大西洋的国家们充满了信心。

他看见亚瑟起身,重新走回了柜台为他自己跑一杯红茶。每次阿尔弗雷德来的时候他都会这样,阿尔弗雷德甚至怀疑亚瑟是不是能把红茶当水喝,就如他把汉堡当作一天的主食一般。

亚瑟有着好看的眼睛,碧绿的,像雨后的森林。

阿尔弗雷德特别享受从远处看着亚瑟忙碌背影的感觉。光影随着他的移动在柜台米白色的桌面上穿梭着,时不时将柜台后那头漂亮的金发照得透亮。店内悠扬的古典音乐完美的衬托了这一沉静的氛围,仿佛天生就该如此。

一间小店,两位过客。一位是说书人,而另一位则是他唯一而至永恒的听者。

“well”亚瑟端起新泡好的红茶,轻抿一口,在阿尔弗雷德的注视下开口了“这次的故事该从哪里讲起呢。”

“在另一个时空之中,有一片神奇的大陆,名叫扑克大陆。扑克大陆上有四个国家,就如我们所玩的扑克牌一般:梅花,黑桃,方片,红心。”

“梅花国来源自然,依靠自然,调节自然。方片国富裕而又奢华,它是引领大陆时尚的中心。红心国的人们善良与黑暗并存,他们善良友好,但战争也同时发源于此。黑桃国掌管着时间,它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

“我要说的故事的主角就是黑桃国的King和Queen,他们叫……叫什么好呢……?”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阿尔弗雷德笑着插嘴。

“哦好吧”亚瑟似乎有些不情愿“如果你一定要用我们两的名字命名每一个故事的主角的话。”

“反正这里就我们两个,而且亚蒂……”

“收起你那个恶心的称呼安静点听阿尔弗雷德。”亚瑟狠狠瞪了一眼阿尔(不过后者似乎对这个无动于衷,依然笑眯眯的看着那双有些恼怒的绿眼睛)继续说道“阿尔弗雷德是这个国家的王,亚瑟则是王后。”

“哇呜,他们两是结婚了吗?So cool!!”

“我说了安静点,他们没结婚,国王和王后只是一个职位而已并不是你看的童话书里说的那种夫妻关系。”

阿尔弗雷德欲张口,但这次还是在亚瑟的瞪视下乖乖闭上了。他决定当一位安静的听众。

“扑克大陆上的国家都遵循一个法则:国王与王后乃终身制。这意味着所有被选为国王与王后的两个人都永远不会成家,他们会为自己的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但很不幸的是,黑桃国的国王,爱上了他的王后……“

 

 

 

 

 

 

 

 

 

 

“国王爱上了王后,他想要这份得不到的爱情……”

这已经是马修不知第几次听见自己的兄弟自言自语了。

或许这是他从哪本书上看见的。马修想着。毕竟阿尔弗雷德最近除了上学,就是呆在家里。医生说他现在的状态必须好好呆在家里调养,然后再寻找恢复记忆的方法。毕竟身体是做万事的根本,马修也很害怕自己那位喜欢感情用事的兄弟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他不能再这么伤害自己了……

马修一边为自己和阿尔弗雷德冲杯浓浓的咖啡,一边思考着要不要带阿尔弗雷德去哪里转转,这或许会对阿尔弗雷德的失忆症有点好处。

自从出了事后,阿尔弗雷德愈发喜欢把自己关在家里画画了。虽然马修知道他从小就喜欢拿着画笔涂抹出自己心中的那片天地,但如此“宅”如此认真的阿尔弗雷德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从阴森诡异的吸血鬼城堡里的血腥到地狱与天堂的相望,从战场上灰蒙蒙的大雨到阿尔弗雷德手上正在涂抹着的金碧辉煌的城堡。马修每次都能在这些风格迥异的场景之中看见两个身影。一个清晰的,毫无疑问就是阿尔弗雷德本人,而另一个模模糊糊的,只能勉勉强强辨认出一个人形出来。

马修知道阿尔弗雷德想画的是谁,他看着那个模糊的人影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有了一些特征:如阳光般的金发,隐约能看出的碧绿的眼睛,有些异于常人的粗眉毛……唯独少了他记忆中的温柔的笑容。

阿尔弗雷德想画的,亚瑟·柯克兰的脸总是异常模糊。

“嘿马蒂!要吃晚饭了吗?hero要大份的汉堡和可乐!”

“不行阿尔,亚……医生嘱咐过了要你远离这些肥胖食品。”

听到马修义正言辞的拒绝之后,阿尔弗雷德嘟囔着嘴,不满的声音清晰可辨。他扫兴的转过头继续往他已经打好线稿的画作上勾勒出五颜六色的线条,干脆把马修晾在了一边。

哎……马修轻轻叹了口气。

 

 

 

 

 

 

 

 

 

 

亚瑟还在那里,他就坐在那儿。

阿尔弗雷德兴致勃勃的一屁股坐在了木质椅子上,过大的动静使得那张可怜的小桌子抖了一抖,连带着桌上的红茶也荡漾起了层层波纹。

亚瑟不满的皱起了眉头,一次又一次,阿尔弗雷德总是可以成功搅乱他的好心情。

“嘿亚蒂。”

“我说了多少次阿尔弗雷德。”亚瑟眯起眼睛,不客气的盯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睛“不要叫我亚蒂!”

“哦……well……亚……亚瑟?”

阿尔弗雷德显然失望极了,不过会把亚瑟的不满放在心上可不是他的作风。虽然说不上来缘由,但他感觉亚瑟其实对这个称呼也不是十分抗拒,相反的,或许还有一点喜欢?

当然,这只是感觉,无凭无据的感觉而已。很不巧阿尔弗雷德就认准这个奇妙的感觉了,他一次次的无视亚瑟的警告,而且也成功地,一次次只得到了亚瑟他口头上的批判。

总体来说hero还是成功的。

阿尔弗雷德小抿着咖啡,以一种从未变过的好奇的目光看着亚瑟。

他觉得自己可能认识亚瑟很久了,不单单是局限于在这个神奇的点心店里听故事的时间,而是远超这个之外的,更长的光阴。

“怎么了?”亚瑟似乎感觉到了阿尔弗雷德探究性的眼神,他奇怪的抬起头回望着阿尔弗雷德,但很快又在对面人投射过来的炽热的目光中红着脸低下了头。

“亚蒂?”

“恩?”

“你到底是谁……”

亚瑟好笑的看着阿尔弗雷德,似乎他刚刚问的是天底下他所听过的最愚蠢的问题。

“亚瑟·柯克兰,我还能是谁。”

“不不我想说的不是这个。”阿尔弗雷德把头摇得像一面拨浪鼓一样“大概就是那个谁,呃……高更?对,《我是谁》的那位。”

“哦高更……”亚瑟总算是明白了阿尔弗雷德想表达的意思,他扶额思索了一会儿,待到祖母绿色的眼睛重新转过来看着阿尔弗雷德后,然后出人意料的,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得了吧,这是那些奇奇怪怪的哲学家们该思考的问题,莎士比亚说……”

“OK英雄我明白了。”阿尔弗雷德及时打断了亚瑟的话,他对那位莎士比亚实在是没什么好感,不,应该说是很反感才对。

被中途打断了的亚瑟不满之情溢于言表,他稍稍加重了放下那只红茶杯的力气,白色的瓷器与碗碟相撞时在空气中回荡起一阵好听的“呯”的一声,然后猛然止住于一个瞬间。亚瑟用肢体语言向阿尔弗雷德控诉着他的不满,说句实话,如果不是英国人天生的绅士风度作祟,他早就该指着阿尔弗雷德的鼻子毫不客气地问他“你小时候到底是哪位该死的蠢货教你的礼仪”了。

“亚瑟。”

“什么事。”

“英雄有一句话想和你说。”

一阵沉默后,亚瑟点点头

“说吧”

“呃……什么来着?”阿尔弗雷德抓抓脑袋,上帝作证他刚刚是想和亚瑟说一句话来着,一句很重要的话,他早就想对亚瑟讲了,可在关键时候总是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就算了吧。”好在亚瑟不是那么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你可以下次来再说。”

阿尔弗雷德抱歉的朝亚瑟笑了笑,看向亚瑟的瞬间,他愣住了。

逆光之中,亚瑟的唇瓣扬起了一个微微的,可以说是有点诡异的弧度。他的绿眼睛里闪着光,似乎在看着窗外的街道上那座小巧的红色电话亭,又似乎是透过那空无一人的街道看向什么更加遥远的地方。亚瑟的身上有太多的谜,多到阿尔弗雷德怀疑亚瑟其实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他一点都不了解他,却感觉他对自己了如指掌。

真是见鬼了。

我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想起来啊

快想起来

那句最最重要的,没来得及说的话。

 

 

 

 

 

 

 

 

 

 

 

“阿尔弗雷德那小子最近怎么样?”一位身穿蓝白条纹衬衫的男子抱着胳膊依靠着墙,对同样满脸担忧的青年说道。

“回复的挺好,不过记忆这边还是没什么动静……”马修摇了摇头“亚瑟先生的失踪对他来说打击太大了。”

“失踪?”

“是的失踪。”马修咬了咬嘴唇,似乎在叙说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尽管这件事情他已经不知道对别人讲过多少遍了“海难一般鲜少留下遗体不是吗?政府就把这些人划为失踪。”

那个人叹了口气,语气里透露着浓浓的讽刺“模棱两可的字眼,他们与其把精力花在怎么在灾难后做这些没用的公关,倒不如扎扎实实预防这些可怕的事故。”

“阿尔弗雷德可能想忘掉以前的亚瑟先生。”马修继续说“这不是一件好事,无法正视过去的人永远无法迈向未来,他不该整天窝在家里画那些奇怪的画。”

“总归会有办法的,小马修,哥哥也会帮你。”

 

 

 

 

 

 

 

 

 

 

“亚瑟,继续嘛。”

“继续什么?”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的故事。”

“你上次纠结的问题有答案了吗?”亚瑟平静的看着他,用修长的手指在饼干盒里挑挑拣拣。

“不管它了。”阿尔弗雷德哈哈笑了起来,探着身子从饼干盒里抓了一大把“hero觉得还是亚蒂的故事有趣点。”

“好吧,如果你这么想。”亚瑟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喝了口茶“那就安静,好好听。”

“OK!”

“那么就从亚瑟的小时候说起……

 

 亚瑟在9岁的时候随着父母搬迁到了美国,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无比的陌生。发音独特的美式腔调,油腻的快餐,他觉得周围的一切和原来的家比起来都糟透了。但就是在这一年,他认识了一位叫阿尔弗雷德的男孩子,那个男孩子比他小3岁,有着充满活力的天蓝色的眼睛,让小小的亚瑟一见倾心。他们一起玩耍一起长大,进入了同一所小学,又毕业于市里最棒的中学。

后来的大学生活并不算好,阿尔弗雷德去了州里最好的工科大学,而亚瑟则进修于古典文学。阿尔弗雷德依然很喜欢时不时地打电话给亚瑟,约他去酒吧玩,然后把喝醉了的亚瑟小心翼翼的送回家中,一切看起来都很和睦,和原来一样。

直到有一天,亚瑟听说阿尔弗雷德谈恋爱了,对象是一位有着灿烂的金黄色头发的英国少女,她有着好看的碧绿色眼眸。也是那一天,阿尔弗雷德再次把亚瑟约了出来。亚瑟端着酒杯,静静地听着阿尔弗雷德侃侃而谈自己新交的女朋友多么多么好,一杯杯啤酒灌下肚,他却没有了先前几杯就倒的醉意,意外的,这一次无比清醒。

亚瑟陪着阿尔弗雷德一起说笑,他把自己的酒杯碰上阿尔弗雷德的,祝福阿尔弗雷德能够幸福。阿尔弗雷德也同样大笑着调侃亚瑟什么时候可以放下那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好好谈一场恋爱,青春不再来。

亚瑟应和着阿尔弗雷德,勉强笑了笑。如果要找的话,一定是一位和阿尔弗雷德一样金发蓝眼的美国人。他心里的想法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的原因,亚瑟第一次红着脸跳下了吧台,他委婉的回绝了阿尔弗雷德想要护送他回家的请求后,独自一人踱着步回到了家。

那一个晚上,彻夜难眠。

再后面呢?阿尔弗雷德的女朋友像流水一样,不不这个有点夸张了,但前前后后不下5,6个,每次阿尔弗雷德谈上又或是分手的时候总会把亚瑟约出来,就像以前的那位倚靠着大哥哥的孩子一样,和亚瑟分享着喜悦和悲伤。无一例外的,亚瑟感觉阿尔弗雷德并不是真正喜欢那些金发碧眼的姑娘们,阿尔弗雷德可能只是对金发碧眼的人有好感而已。亚瑟这么想着,手指搓搓自己金色的发梢,然后把嘴边的话硬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光阴似箭,白驹过隙。亚瑟在大学毕业后受邀回英国的大学教书,阔别了十多年的祖国总是会带给人别样的期待。那一天,阿尔弗雷德也来了,他神秘兮兮的走近拖着行李箱的亚瑟的身边,对他说:

“等你到了海上的时候,记得瞧着手机。”

“什么事?”亚瑟有些疑惑。

“英雄有一句话想额和你说。”

“什么话为什么不能现在说呢?”

“不不过一段时间亚瑟你就能看见了。”阿尔弗雷德笑着摆了摆手“英雄我现在……呃……忘了,想起来就告诉你。”

“好吧……”亚瑟皱着眉头望向阿尔弗雷德的笑脸,转身走向了码头,不出意外这应该会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了,亚瑟很期待阿尔弗雷德会给自己写下什么临别赠言。

轮船跨越过大西洋,将近一个月的旅途已经过了一半,亚瑟每天都对着自己自己的手机期待着,却又在一次次的日落之中失望。他觉得阿尔弗雷德可能忘了这件事,这不怪他,阿尔弗雷德在亚瑟的印象中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日程表排得满满的,几乎没多少空余时间。

大概是在还剩下10天左右的时候吧,发生巨变时亚瑟正好呆在侧翼的甲板上,呆呆的望着远处海平面上俯冲又重新翱翔的海鸥们。他感觉到了船身在剧烈的摇晃,晃得不正常。周围的人们都焦急的抓住身旁的扶手,尖叫声,哭声,此起彼伏。

 

“后来呢?”

 

后来就是冰凉的海水侵袭皮肤,瞬间掩盖了头顶碧蓝的天空。亚瑟感觉自己在下沉,沉入一个无边的黑暗,一场永寂的睡梦中去。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放松。细小的空气泡源源不断从微张的嘴唇里溢出来,代替他重新看见记忆中的那片碧蓝的天空。他慢慢合上眼睛,在生命流逝之中想象着阿尔弗雷德原本到底想和自己说什么。

那一条短信的内容,会是什么呢?

 

 

 

 

 

 

 

 

 

【我爱你,亚瑟。】

 

 

 

 

 

 

 

我爱你

 

 

 

 

 

 

 

我会等你,直到你重新回到美国的那一天。

 

 

 

 

 

 

 

 

“然后亲口告诉你,我其实一直都爱着你。”

“什么兄弟?”

“没什么。”阿尔弗雷德抱着枕头在床上打了一个滚,把脸深深埋进了软绵绵的布料之中“一句早在大学时就呆在草稿箱里没发出去的短信而已。”

马修走上前,轻轻拍了拍自己兄弟的肩膀,柔声建议道“过几天我们出去玩一圈怎么样,去一趟英国。”

“伦敦吗?”阿尔弗雷德露出一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马修。

“恩,伦敦。”

“太好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里满透着疲惫“英雄要去找一家点心店,就在伦敦。”

那里还有一篇没讲完的故事呢。

 

 

 

 

 

 

 

 

 “欢迎光临”

“请给hero来一杯咖啡!”

 

——————————————————————————————

文章设定:病人米X幻想出来的英,病人的话私自套了一个失忆症求不嫌弃QWQQ

一片把自己都写得心塞塞的文章,用了梦境和现实相互切换的方法来写,不过谁说阿米和亚瑟的故事就是梦境呢(笑)来猜猜最后的对话是现实还是梦呢~~

有亚瑟在的地方,对阿尔来说就是现实也说不定哦。

你看出隐藏在画和故事里的其他米英CP了吗:D

 还是老话,想谈人生的都来吧!顺便安利一篇以前的真·玻璃渣,情人节虐虐多棒有助于牙龈健康:P(滚): <戳这里>

评论(24)
热度(57)

2016-02-14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