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总裁和对手公司总裁的二三事

CP:米英,双总裁

原本想把亚瑟写的强硬一点阿米写的霸气一点结果就变成这奇怪的样子了……双总裁设定我的爱////

祝各位食用愉快ww

目录君参上: <戳这里>

 

 

 

 ——————————————————————————————

1.       恰不逢时

“抱歉柯克兰先生让您久等了,琼斯先生的办公室就在这里。”

“好的,麻烦你了。”亚瑟微微点头朝那位一直耐心的帮自己带路的秘书致谢,他努力的在人前把礼仪做到极致。跟何况今天是他第一次到访这位刚刚崛起的可能在日后会成为盟友的新公司的总部,他总是得给别人留下一个好印象的。

不过当然,这种想法在他轻轻敲门并听到一声“进来”后,于推开门的那一霎那全然崩断。

一位穿着略微有些暴露的女性正跨坐在年轻男士的大腿上,不用说,那位男士用脚趾头想都肯定是这家公司的CEO,他们两个都扭头望向愣在门口的亚瑟,一脸惊奇。

亚瑟懵了,懵的彻底。

“抱歉打扰了。”下一秒,他啪的一声扣上了办公室的门想驱走这个尴尬的氛围。看在上帝的份上刚刚一定是他打开的方式不太对。他倚靠在离那间办公室不远的墙角,扶着额头,在心里诽谤着年轻人的不知检点,他对这位新的对手的好感度瞬间掉成了负值。

不过当他在短短2分钟后瞄见刚刚那位女士满脸怒火的从总裁办公室摔门而出时,他发誓自己往往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处在和她相同的位置上——只不过少了别人恰不逢时的打扰罢了。

 

 

2.       针锋相对

“该死的琼斯,去他【哔——】”亚瑟恼怒的把手中的文件摔在办公桌上,并通过眼神把积压已久的怒火投射到自家公司副总的身上。不过后者对于这位小少爷的不满也只是习惯性的耸耸肩,吹了一声口哨。

没抢到那一份地产不是哥哥的错啊,谁知道琼斯小子出手会如此的……呃……大气。

“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他一锅端了。”亚瑟发现自从琼斯集团强势上市后,似乎处处都在和自己抢生意,外界甚者都有舆论揣测柯克兰和琼斯是不是天生就是一对互相看不顺眼的宿敌,走到哪里都得较劲。

“别心急嘛小亚瑟。”弗朗西斯对这个并不是怎么在意,相爱相杀什么谁都懂“马上就是情人节了,找个姑娘好好过个节消遣一下,也就过去了。”

“死开你这个到处发情的【哔——】”

“好好哥哥我走开。”弗朗西斯站起身,指指在一天前就放在亚瑟桌子上的粉红色的小礼盒“有个姑娘如此关心你还不领情,哎,哥哥都看不下去了。”

“你行你去。”

不过弗朗西斯所不知道的是,在这个小巧的礼盒里,被玫瑰花瓣簇拥着的黑色巧克力的中央细心的加了一张纸,那是亚瑟心仪已久的产业授权书。

 【给hero的宝贝:来自英雄的情人节礼物哦DDDDD亚蒂你的花体字真是麻烦不就签个名吗,简单一点多好。】

能干出把合同夹在情人节巧克力里的事情估计也只有几条街外那家公司的总裁大人了吧。

 

 

3.       声东击西

下雪的夜晚是浪漫的风景,闪烁的星星是引路的明灯,束起的围脖是温暖的依靠,而面前阿尔弗雷德的公司……是亚瑟的噩梦。

他怒气冲冲的把手中犹有余热的麦X劳的外卖放到阿尔弗雷德的面前,标准的英伦腔在怒火中告别了原有的严谨。“阿尔弗雷德·F·琼斯,别告诉我你大冬天傍晚把我从家里暖和的壁炉前叫出来就是为了给你送一趟晚饭!”

而那位始作俑者呢?正一本正经的阅览手中厚实的文件,完全无视了亚瑟的不满。不过亚瑟可没放过阿尔弗雷德嘴角轻轻勾起的那一点弧度,尽在无言。

“我是说肚子饿了。”阿尔弗雷德放下东西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了抱着手臂的亚瑟的面前“不过买外卖可是你自作主张的哦。”

“那你还能吃什……等等阿尔弗雷德你干什么?!!”等亚瑟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面前的家伙牢牢地摁在了办公桌上。他在阿尔弗雷德上半身投射下来的阴影之中努力抵抗挣扎着,无果。

“当然是吃晚饭。”

 

 

4.       别有深意

“小菊你说我们是不是也应该给他们每人派发一副墨镜阿鲁。”王耀托着腮询问坐在自己身边的短发东方男子,手指不住滑动手机屏幕。

“在下觉得这件事情需要慎重考虑一下。”

“外国人有让自己的保镖和随同出行的职员戴墨镜的习惯吗?不仅是电视剧连现实中都是。”不出意外王耀应该是在说最近的大新闻了。当琼斯和柯克兰同台出席一项重大的工程,并且两位公司总裁还是合拼专机一同前去的时候,简直就是狗仔们的天堂了。琼斯和柯克兰!!多棒的料!!!如此劲爆!!

只是他们到现在还未知道其实两家的酒店都是订在一起的罢了。

“在下认为这没什么必要,墨镜应该是有其他作用的。”

“什么作用阿鲁?”

“没什么……请当在下没说”

为了预防眼睛被强烈的光芒灼伤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耀君为好。这么想着,本田菊开始思索自己该怎样转移这个突如其来的奇怪话题。

 

 

5.       庸人自扰

“先生,真的不用在那里安插一些人手吗?”

阿尔弗雷德的脑中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了几天前自己秘书对自己说的话。他那位尽职尽责的秘书可是已经为这件事情在他的耳边絮叨多天了。

每一个大公司总得在别的对手那里安排一点自己的线人的,这是商界不变的铁律。

不过这个铁律到了阿尔弗雷德这里,似乎就有些不太对劲了,就算是他遵循着这一条在其他大公司放进了自己的人,却迟迟没有对柯克兰家出手,这可就有些令旁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其实也没这么多事。阿尔弗雷德发觉自己其实一直都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应该说是想都没想过。完全就是杞人忧天,他在那家公司可是有一个最绝妙的线人,谁都不会想到。

他开始有些沾沾自喜了。

“哦阿尔弗雷德你快把手上的东西放下。”

这么想着,一个软绵绵的抱枕就从半空中急坠而下,不偏不倚砸到了阿尔弗雷德金色的脑袋上。他揉着脑袋,扭头望向身后那位围着围裙,正准备把下午茶端上桌的人,纵使满不情愿却还是得乖乖听话。

“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阿尔弗雷德,那是我公司的机密文件绝对不能给外人看的。”

评论(9)
热度(211)

2016-03-11

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