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视界内外 01

CP:米英(国设)

来自总是会犯懒癌的月兮……这坑估计会填的各种缓QAQ欠的点文会在填坑中途慢慢还……

世界观设定有参考:《美丽新世界》,《一九八四》,《三体》等,原本是想写成反乌托邦型的结果好像主题偏了那么一点……

设定前期可能会有一点点模糊,但是会在文里慢慢解释的哦ww

目录君参上: <戳这里>





———————————————————————————————

人们说,乱世之后即有长久的太平。

亚瑟捂着胳膊晃晃悠悠的走在大街上,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溢出顺着手臂一路滑落,在平坦的水泥地上打出斑斑点点。城市就像米诺斯的迷宫,没有给人留下任何可以逃离的出口。它所分支成的道路形成了一张覆盖整个地球的大网,穿过每一个人的生活。这个迷宫没有出口,你只能顺着它从这一段走到那一端,然后再溜一圈转回原地。

他漫无目的的晃悠着,没人注意到他(如果这个时间点真的会有人的话),更不可能会有人告诉他最终该何去何从,没有终点的迷宫对人们来说意味着处处都是出口,只要你有一个目的地的话。

周围千篇一律的白色低矮平房让他感到恐惧和无助。哪里都是这样,白色,白色,哪里都是白色。除了夜幕降临所带来的黑暗给了他些许真实感。这里随处都能使他响起在6个小时前才逃出的白色大楼。

走,走

往前走

不要回头

到处都是白色,这里是由纯洁无暇的白所组成的世界。

他低埋下头,汗水沿着垂至耳畔的金发滑落,手臂上的伤口在汗水中过多盐分的刺激下愈发作痛,不过好在血已经奇迹般的自己止住了。

他就这么走着,跑着,逃避着,直到————

“哎呦!”

“对不起”亚瑟快速地咕囔了一句,微微点头表示歉意后,侧身绕开了这位不小心被自己撞到的先生。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那人棕色飞行服下身着的黑色西装,和周围的环境几乎格格不入。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黑衣服”会出现在这里。

亚瑟心底多了一丝不安,而当他抑制不住好奇心微微转头回头偷瞄那位“黑衣服”时,却惊讶的发现那个人也停住了脚步转身回望着他。

不安更加浓重了。

一阵急冲冲的脚步声,亚瑟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一只大手抓住,而来自那只手的力量使自己的身体硬生生转了180度,直接面对着那位不速之客。

亚瑟现在终于能好好观察他了,虽然被迫占了大半。

那人比自己也高不了多少,但还是需要微微抬起头才能对上他的眼睛。青年有一双好看的蓝眼睛,那里面是深沉的蓝,像海洋一样,让你无法透过外表直视被潜藏在深层的东西。柔顺的金发被精心打理过顺从的贴在后脑勺,这就使得这从金发之中翘起的那根足以令发现万有引力定论的那个……管他哪个家伙,把自己的理论打回重塑。

金发青年也在紧紧的盯着他,炽热的目光毫不忌讳地落在亚瑟身上,这让亚瑟有些尴尬而着急。

“那边的,谁?”

一个严厉的声音吹散了这看似会持续很久的凝固的空气,亚瑟和青年同时向声源处望去,看见一队身着棕色警服的人朝他们走了过来

不用说,SOD*。

趁着那手电的光芒还没找到自己身上,亚瑟挣扎着想赶紧从这里溜号,好不容易跑了出来,他还想继续享受这从未有过的自由以及把那些该死的家伙们玩得团团转的沾沾自喜。

不过可惜的是,对方的一双手依旧掐紧了他的双臂,不让他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嘿,放开我。”亚瑟压低声音对他说道,别过头躲避着即将照到这里的光亮。

“没关系,交给英雄吧。”那个人侧过身把亚瑟护在身后的阴影之中,棕色的飞行服外套取代了亚瑟视线之中剩下的黑与白。

他就这么傲立在亚瑟面前,仿佛如这个世界的王者一样直挺挺的面对着来人。

为什么?

你……是谁?

亚瑟恍惚觉得这一幕有点眼熟,仿佛是那一直被埋在记忆深处的东西被人硬生生撕了开来,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重新上演了一遍。可能是在做梦的时候。他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解释,对,可能是在梦境之中见过和这个相同的场景。

我(亚瑟)不可能认识他……

“等我一下”

亚瑟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那个人此时的语气,但唯一能肯定的是这绝对不会是在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所会用到的。他的声音里夹杂着温柔以及亚瑟此刻最需要的依靠,让人心安,让人不自觉得想去信任他。亚瑟感觉到那个人身上套着的棕色飞行服被褪了下来然后轻轻披在了自己身上,竖起的毛领搔弄着的脸颊传递过来轻微的酥痒,而足足比自己身材大了一圈的腰身则精神抖擞的垂挂在身体两侧,它的下摆恰到好处的可以盖过大腿。

一切都使此时的景象愈发真实。

亚瑟就站在那里。拉紧外套远远地看着他们。青年不知道在和SOD的头头手写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如小册子一样的东西在对方眼前使劲晃荡着,而喋喋不休的话语也愣是没给那位队长一个插话的机会。

那位队长一脸懵的瞪着青年手上东西的表情逗乐了亚瑟,如果不是周围压抑的气氛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来。亚瑟用手捂住嘴,翠绿色的眼眸多了一丝从未有过的笑意。

【有权真任性。】

这是亚瑟日后在被问及起那与这个人应该算是初见的场景时,满脸嫌弃的发表了自己心理最简单的感想。不过那天晚上他就被美国以“有力气也任性”为理由做到下不来床什么可都是后话了……至少当下是。

几分钟之后,蓝眼睛的人满脸笑容的走了回来,而被他落在身后的那一小队SOD也默默地转身离开,什么都没有说,甚至连亚瑟预想中的冲突也没有发生,就这么聊着说着,离开了。

平静的可怕。

“OK,英雄可是完美的完成任务了。”

青年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就像夏日里温暖的阳光悄然融化了一点亚瑟心里筑起的冰冷防线。亚瑟的目光紧紧追随着他的脸,心里也暗暗舒了一口气。

“那么我送你回家吧。”

“…………”

“怎么?”见亚瑟迟迟未动,青年的蓝色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他低下头看向亚瑟,似乎读出了亚瑟紧随目光中所包含着的一点点迷茫和求助。

“你找不到回去的路吗?”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信任他。亚瑟微微点了一下头,牙齿轻轻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不让徘徊在嗓子眼的话有一丝泄露出来的机会。

“我……不想回去。”

他说着,声音有些颤抖。

“不想回去?”

“是的……”

“…………”

青年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下定决心般转向亚瑟,他的手臂隔着轻薄的外套面料搂住了亚瑟的腰,把他往一个方向拽去。

“那就没办法了”他说“先跟我回去吧,怎么样?”

他的蓝眼睛里沉淀星辰,他的瞳孔之中有无尽的深渊。亚瑟看着他,似乎快要被吸入进去,他就这么愣愣的看着他。亚瑟心里有一股力量,督促他踏入那片星空,义无反顾。

看不到终点的旅途,不接受中途退出哦。

“恩”

亚瑟终于把嘴唇边上的话说了出来,语气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更加坚决。


——————————————————————————————

*SOD:Special Operations Team的首字母缩写,中文译特别行动小组,在文章中类似于针对国家级机密的编外行动队


评论(5)
热度(35)

2016-04-03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