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视界内外 04

CP:米英(国设)

目录君走这边: <戳这里>



——————————————————————————————

抱歉,你认错人了。

原本亚瑟是想这么开口的,但他又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英格兰,会和阿尔弗雷德之前的话有什么关系吗?

等等。亚瑟又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地,瞪大了眼睛。

英格兰不是国家名吗?

很久之前在书上看过的那些东西此刻不请自来般蹦进脑子,英格兰,大不列颠群岛的一个小小岛国的一部分,而那个岛国和世界上其他所有的国家一样被卷入了世界大战之中,泯灭于战火。在那些国家的残骸之上,现在的联合国如初升之星冉冉升起,它踏着国家们的尸体一跃登顶,成为这个地球上唯一的国家。

再也不会有人和它竞争了,它会带给人类永久的和平。

亚瑟才不相信有人会用早已被历史所掩盖的国家的名字给自己取名,更不想自己会被错认成他。他想起了阿尔弗雷德之前也想叫他英什么来着,会不会就是这个“英格兰”?

亚瑟柯克兰和英格兰,哪一个才是梦之真实?

他判断不出,所以才需要借助他人。

“我就猜到”史密斯笑笑,转身离开了房间门口,而亚瑟也同时快步追了上去,反手带上了804的门。他看见史密斯扶在大楼的窗边您望着远处,实现从天方的天际线转移到大楼下的车水马龙,最后微微偏转定格在不远处的亚瑟身上。

尊敬,热爱,那是看着自己曾经的家,自己祖国的眼神。

可惜当时的亚瑟并没有意识到。

“亚瑟。”亚瑟试图化解这份单方面的尴尬“我叫亚瑟·柯克兰,不巧路过这里。”

“真巧”史密斯说“我也是,现在总统大人似乎有些忙碌,所以我就下来看看,然后就遇见了你。”他说“命运真是一个爱开玩笑的孩子。”

“你是……哪个?”亚瑟不确定地问道,他无法从那人身着判断出他的身份。

“我?呵”史密斯轻轻笑了两声,转过身背倚着栏杆“我不是联合国的公民,我来自大不列颠第一太空舰队。”

太空舰队?就像科幻小说里写的那样,一个不明不白的词语就这么摆放在了亚瑟面前。太空很远,远到和他的世界隔了一片蓝天,而那个人就来自那书里才有的苍穹之外的地方,活生生站在亚瑟面前,称呼他为“英格兰先生”。

“那里是哪儿?”亚瑟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奇心被挑逗起来了

“一个自由的地方。”史密斯说“人类只有走出去才会看见自己的渺小,我们是原先各国‘外太空计划’的遗留物,也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批躲过了世界大战的人类。”他一边说着,仰头看向蓝天。“当时听说了联合国成立时我们都很诧异,但也无可奈何。因为没有经历过地狱所以不了解地球上人们心中对和平的炽烈渴望。”

“但所有人都清楚一点,家没了,我们已经成了被流放的浪子,没有了归宿。”

亚瑟静静的听着,他等待着史密斯继续讲下去。

“后来我们和联合国签订了条约,由各国舰队所组成的外太空队伍作为脱离联合国的一个个体而存在着,接受联合国的援助,允许我们半年一次返回这颗蓝色的星球上补给或者商议大事。但大部分时间我们还是飘荡在群星之间的,大家热热闹闹生活在一起,互相抚慰着没有家的孤独感。”

“感兴趣吗?柯克兰先生。”

不得不承认,亚瑟对这个非常感兴趣。不仅仅是因为他已经预感到这个世界早已容不下自己,更是对史密斯口中的那个自由世界的向往和好奇。就像那年的美狄亚一样,向往着别人口中的新世界,想竭尽自己所能去达到,不顾其他。

“正好今天就是太空军回港的日子。”史密斯说着,就像伊阿宋邀请美狄亚一起登上阿尔戈号“要一起回去吗?大家都会非常欢迎你。王先生也会很高兴的,毕竟太空中可种不出什么令人满意的茶叶。”

无法拒绝,不,应该说找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自己。

“我……”

“他不会答应的。”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亚瑟后面响起,他看见对面的史密斯在声音响起的同时站直了身子,向自己身后敬了一个礼。亚瑟转过身,正对上阿尔弗雷德的眼眸。

“他不会跟你们走的,我不同意。”


史密斯的脸上换上了不屑,原本面对亚瑟的那一份敬重和温柔在此刻荡然无存。在他眼里阿尔弗雷德是叛徒,国家们最大的叛徒,就算是自己祖国曾经深爱过的人也不行。跟何况他还想让自己的国家远离人民。

“他不是您的所有物琼斯先生。”史密斯平静的说,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您应该让他自己来决定。”

“然后就这么站在这里看着他再次被你们从我身边夺走?”阿尔弗雷德罕见的生气了,“一句话,想都别想。”

这绝不是亚瑟平时所看见的无端的闹脾气,他从阿尔弗雷德的语气中听出了嘲讽和恼怒。而另一方则似乎丝毫没有被阿尔弗雷德所散发出来的浓重黑气所影响,依然保持着原本的不屑一顾的表情直视阿尔弗雷德。

“又?合众国先……哦不,应该是联合国先生这话您可就说错了吧。”

“上次是英国先生自己的意愿,这次也会是。”

两个人的焦点同时落在自己身上,这感觉可一点都不好受。

亚瑟发觉自己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地步之中,就如同明明被一样自己所不曾看到过的新奇东西所吸引着,想要去看看,但偏偏有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告诉你那个不好,你不该去碰他。想要触碰却又不被允许,别人总是给你丢下一个纠结万分的谜题,然后叫你自己去抉择。

怎么才能挑到一个不会令自己后悔的答案

他定定的站在原地,两眼在对峙着的两人之间游离着,企图寻找到一些能帮助自己的有用线索。但似乎这一切都是枉然的,他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去那边,那不如去那边。】

一个细小的声音在他耳边说着,熟悉而又真实。

哪里?

【去外面看看吧,和他走】

就像在和一位熟识多年的老朋友交谈一样,亚瑟顺理成章的轻声和那个声音说了起来,他的大脑告诉他这个声音的主人可以信任,不明所以的完全可以。

如同有什么东西被锁住了一样……

亚瑟摇摇头,用眼神示意着自己的犹豫,尽管他不知道那位主人现在身在何方。

【没关系的,你可以相信他的】

我知道,但是……

【阿尔弗雷德吗?和他说清楚,他会理解你的。】

他皱起了眉毛,苦恼之情溢于言表。那个声音说的的确很有诱惑力,而且也是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要是按照现在的局势发展下去,难保两人之间的气氛不会越来越僵,而最后的结果也只会是依然嘴上说说的,把重担交给自己。尽管现在已经剑拔弩张,但拖得越久所做出的选择影响则会更大。亚瑟不想伤害到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他仔细斟酌着,或许真的只要说清楚的话阿尔弗雷德应该是不会拦着他的。

真的不会吗?

亚瑟该庆幸自己的犹豫,因为已经有个人在他思考的时候帮他决定好了。尽管半是强迫,但日后回想起来当时心里似乎也并没有对这个选择有太大的抵触情绪。阿尔弗雷德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直接拽着他往一边走去。在路过史密斯的时候还特地眼睛一斜朝他丢去一个“敢动我就杀了你”的眼神。

“咱们走亚蒂。”

被直接夺走选择权的情况让亚瑟有些恼怒。凭什么这家伙什么事都要帮自己做主,就算是有恩于己也不能做出如此出格之事,烦死了。他用和刚刚阿尔弗雷德同样的眼神瞪着那拽着自己的人,但目光中明显的少了些许锐利。

【他什么都不会和你说,什么都瞒着你,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即使如此,你还要待在他身边,做一个无知无畏的人吗?】

【亚瑟,做出一点反抗!】

【我想你总会是对的……】

亚瑟张嘴想要回应那个一直在耳边回响的声音,但也只是徒劳。阿尔弗雷德像脚下生了翅膀一般走得飞快,把他直接带离了战场,也使得这个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最后直至再也听不见任何东西了。

 

 

 

 

 

 

 

 

 

看着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消失在拐角处的背影,史密斯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不行吗?”

他像是在责问自己,又像是在询问身边的人。尽管他现在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我想也许是失败了。”

那个刚刚和亚瑟对话的细小声音隔空响起,回荡在寂静的走道之中。

“真的是麻烦你了精灵小姐,还把特地把英国先生的行踪告诉我……我还是违背了祖国的嘱托……是我的无能。”史密斯和它说这话,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之处。

“请不要自责,不管是吩咐我把你们带来见他还是在这里选择跟随美国也都是他自己的意愿,我们也只能尊重他,然后守护他。”

那声音像是在惋惜,又是在劝慰这个男人。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也都是我的责任。”史密斯说,“半年后还有机会的,英国先生所期望的事情我们全队会赴汤蹈火。”

“恩……我相信你们的忠诚,毕竟舰船上的大家都曾为了他的荣耀而一起战斗过。”

“下一次可能又要麻烦您了小姐。”

史密斯掏出手表看了一眼,发现留给自己的时间似乎已经见底了。

“当然,这期间我帮忙看着他的,就像曾经的2千多年那样。”

“不过我也相信英国所做的决定,总会是对的。”


评论(3)
热度(16)

2016-05-07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