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相距5913 02

cp:明星米X粉丝英

N久之前的老坑最近灵光一现似乎知道该怎么往下写了,改了个满意的名字填坑。第一章<戳这里>

记得是fear的点文来着……算算看自己真是欠了一堆

欢迎小天使们捉虫(比心),祝各位使用愉快ww

目录君走这里: <戳这里>





——————————————————————————————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感觉,是该欣喜还是忧虑,是过于顺利的第一天还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亚瑟重新给自己的签字笔改好笔盖,在心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原本以为和阿尔弗雷德的第一次工作上的会面会格外艰难,作为一个在杂志界“臭名远扬”的人,对方面对着一位信赖的合作伙伴大概会百般刁难,就如鸡蛋里挑骨头似得找你的茬。

不过当然,这一切都只能存在于亚瑟的想象中了。阿尔弗雷德不仅没有这么的刁钻,反而比以前亚瑟所打交道过的明星们更加的平易近人。自我介绍是必不可少的,然后他就会很自然的和你谈论到日后的工作上去,接着,这大概就是阿尔弗雷德最与众不同的地方了,他会从一个毫不相关的话题自然而然的把话题转移到一些有的没的上面,比如街角的那家汉堡好吃啊(说什么明明是司康饼最好吃),最近暴X公司又推出了什么新游戏啊(抱歉先生我不玩游戏),甚至还聊到了亚瑟今天的着装上。

“DDDDDD亚瑟你穿得太正经了弄得hero都不好意思了。”阿尔弗雷德拽着他的飞行服外套,哈哈笑着打趣亚瑟,“以后你可以穿得休闲一点,这又不是面试。”

“如果你不会炒我鱿鱼,我会考虑一下的。”亚瑟也同样笑着回应。

两个人都沉浸在这轻松愉快的气氛之中,直到本次采访的结束。

等等

他在聊些……有的没的?

合上笔记本的那一刻,亚瑟脑子突然被点醒了什么。他懊恼的抓了抓头,咒骂着自己的不小心。呵呵,全是套路,只有傻子才会期待阿尔弗雷德会是多么好打交道的人,也只有傻子才会把这充满套路的话语一一接下。

亚瑟觉得自己这次的稿子一定要被打回重做了。作为一个职业记者,总不能把关于被采访人喜欢吃哪家麦X劳,什么什么时候玩游戏,甚至是对采访自己的记者的评价写上吧。别闹了亲爱的,伊丽莎白要是看到这东西不拿着不知从哪儿抽出来的平底锅把自己从楼顶追杀到楼下才怪呢。

亚瑟想到了上次亲眼目睹的基尔伯特的惨剧,微微打了一个寒颤。

而作为另一方的肇事者,阿尔弗雷德则没有半点自觉性的掏出了手机开始划脸书。

“DDDDD来来亚瑟快过来。”正处在兴头上的阿尔弗雷德一把拽过还不明觉厉的亚瑟,把他拉到了自己旁边,“看着镜头,耶我是hero哦☆”

手指轻点,紧接着就是刺眼的闪光灯。阿尔弗雷德的手机屏定格在了这一幕上面。

亚瑟看见照片里的自己瞪大了眼睛,那明显是被吓了一跳的表情和身边喜笑颜开的阿尔弗雷德比起来更像是衬托他人的一个小丑一样。他恼羞成怒的转过脑袋,才不管这家伙是不是自己要讨好的大明星,亚瑟用丝毫不容拒绝的语气朝阿尔弗雷德吼了出来。

“快删掉啊啊啊你这个BAKA!”

“哈哈哈哈哈亚瑟你这个表情好可爱,perfect。”在亚瑟快要杀人的目光的注视下,阿尔弗雷德毫不犹豫的按上了发送键。“新来的小记者,是不是超可爱——哈英雄好像快被他迷住了。OK,发送”

“迷住了是什么鬼!!!”亚瑟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心好累……他拼命忍住不把自己手上的写字板拍到对面那个死不要脸的人脸上的冲动,也低头掏出了手机强装自己也同样被脸书上的稀奇古怪的新闻所吸引住,不再理会阿尔弗雷德恶趣味的自娱自乐。

角度,OVER

视野,OVER

及时退出键,OVER

亚瑟身体朝后仰着,尽量把自己的手机举过胸前并靠近自己的身体以保重在自己前方的任何一个位置都不会有人能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他把身体坐直正对着阿尔弗雷德,皱着眉毛,翠绿色的眼睛时不时偷偷越过手机的边缘瞄一眼那个被屏幕档的死死的人,以便确认他不会有任何对自己手机上所显示的内容有任何的兴趣之后图谋不轨。当然,有兴趣也没事,亚瑟可以第一时间察觉并把它给关掉。

挡着阿尔弗雷德俊脸的,是一张比他本人更显活力的大头照。看上去像是哪张专辑的封面,又或是个人的艺术照。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亚瑟关心的可是刚刚阿尔弗雷德所发的那条说说。他咬紧下嘴唇,自我认为的,阿尔弗雷德不会看出任何破绽,更不会察觉到刚被自己拉着强拍小记者对他的脸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绝对不会让他看见的。

亚瑟点开阿尔弗雷德的个人主页,在心里感叹着这恐怖的名人效应。明明才发出去没几分钟的说说已经积累了几十个赞,好似所有人都是抱着手机等待他发说说然后抢沙发一样。他点开说说的下方箭头,然后看见了铺天盖地的,夹杂着各种情感的,评论……

【是啊是啊但我家阿尔弗最可爱】

【给这位即将经历人生挫折的记者点个蜡,阿尔弗弗我要表白你!!】

【米厨炸裂进大西洋(世界无我)】

【妈呀我老公拍个自拍都这么帅啊啊啊啊啊阿尔弗雷德我要给你生猴子!!】

【来来来各位下注这个记者会在几天后走人,时间越长赔率越高哦。】

【阿尔先生您有时间玩自拍还不如照顾一下在下的生意……请不要大意的看看旁边吧】

……………………

百分之60是给阿尔弗雷德表白的,百分之30是同情亚瑟的,至于剩下来的百分之10……两者兼顾。亚瑟果断关掉了他的主页,然后瞄了一眼屏幕右上角的时间。

“我想我该走了。”亚瑟把手里的笔记本连上写字板胡乱塞进了包里,脑子里仍然萦绕着刚刚看见的评论“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明天再继续吧琼斯先生。”

“等等”阿尔弗雷德拉着亚瑟的胳膊,另一只则放下手机顺手拿过亚瑟的包背在了自己身上,“晚饭我们去市中心吃。”

“什什什什么?!”

“一起找个好一点的地方吃晚饭啊,亚瑟你别磨磨蹭蹭的啦。说了那么多话肚子都饿死了。”

“不是我没带钱包。”

“我请你。”

“我晚上还有约。”

“推了。”

“很重要的约会!”

阿尔弗雷德停下了一直走在前面的急冲冲的步伐,转头朝亚瑟微微一笑。“还有什么约会能比陪我吃饭更重要的?”

不得不承认,这句话亚瑟简直无力反驳。能采访喜欢的明星,能和他确立工作关系,能和他一起共进晚餐,上帝这个老头子也未免太眷顾自己了。

那还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呢?

他呆站了一会儿,拍拍有些发烫的脸,起身追上了越走越远的阿尔弗雷德。

“我真的没有带钱包哦……”

“好好这顿我请你。”



 

 

———————————————————————————————

明亮的灯光,悠扬的乐曲,还有坐在自己对面的所崇拜的明星。亚瑟再也想象不出有什么时候会比现在更接近于童话中的世界了。他正襟危坐,因为紧张而绷紧的身体感受着从八方而来的视线。

只要稍微关注一下乐坛的人,没有认不出阿尔弗雷德来的。也正是这样,人们才会对那位有幸和大明星一起双人晚餐的人更加抱有浓厚的好奇心。

就像椅子上有千根针扎一样不自在,亚瑟的世界里时间过得是那样的慢。

“怎么了亚瑟?不好吃?”阿尔弗雷德注意到了亚瑟的不自然,他开口询问道,嘴角还留有刚刚吃的零星的面包屑。

“没有没有,什么事都没有。”不好吃?一家能被有钱人所青昧的酒店你能说它做的饭菜不好吃?亚瑟发誓这顿饭一定是他除去因为工作所做的应酬而吃过的最奢侈的晚餐了。虽然比他自己的手艺还差那么一点点啦,但依然抵挡不了味蕾所传来的满足。

“你嘴角有东西。”亚瑟轻笑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向阿尔弗雷德示意他的唇瓣上沾上了一些面包屑。而阿尔弗雷德也很快反应了过来,急忙用纸巾擦擦干净。他略点尴尬的朝亚瑟点点头,接着继续同盘子里成堆的食物作战。

“呐亚瑟,”过了一会儿之后,阿尔弗雷德重新开口了“你有女朋友吗?”

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正在喝饮料的亚瑟顿时被呛着了,他捂着嘴阻止不自觉的“咳咳咳”的声音惊扰到其他人,因为岔气而泪眼朦胧的眼睛疑惑不解的看向阿尔弗雷德“没有,咳咳,你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亚瑟你都23了啊。”

“谁说23就要有女朋友。”

“一般的人大学就会谈恋爱了吧。”

“才没有!”

亚瑟不想说什么了,阿尔弗雷德的话语直接戳向了他的痛处。大学时期,本应该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好时节,一位名曰亚瑟·柯克兰的勤奋学子却花费了他的四年青春时光和书本好好谈了一场恋爱。不过没有这场无趣的恋爱,哪来现在的步步高升呢?

完全不受人欢迎,不会和别人打交道,没有朋友,这些东西怎么可能说出口!

所以说我完全不擅长应付这种“万人迷”一类的角色啊,尽管那个“迷”可能还要算自己一个在内。

“难道……”阿尔弗雷德停住了话头,他在自言自语什么但又很快摇了摇头否定自己内心的想法。阿尔弗雷德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盯着亚瑟,然后说出了那句让亚瑟就算在日后的相处中也难以忘怀的话:

“难道亚瑟你是同性恋吗?”

怎怎怎么可能!

亚瑟彻底傻住了。他承认在自己发现自己对周围一些对自己示好的女性完全体不起任何兴趣的那段时间里也未尝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仔细思索发现自己对周围的男性更加提不起兴趣之后,他在脑海里果断排除了这个答案。说白了亚瑟,你就是那个被排斥在人群之外的倒霉蛋。

哦,原来我谁都不喜欢。

想通了这些后,亚瑟终于心安理得的抱着床边的泰迪熊睡起了觉。

“不回答就是……我说中了?”阿尔弗雷德的脸上浮现出‘哈我抓到你的把柄了’的玩笑表情,伸出一根手指在亚瑟眼前晃了几下。这也成功拉回了亚瑟几乎当机的大脑。

“不不不不怎么可能。”亚瑟拼命摆着手,猛地把身子往后移动想要摆脱这个令人浑身难受的探究眼神。身下的椅子随着他的动作猛然间向后退去,木质椅角和地板的摩擦制造出的刺耳声音成功吸引了同层餐厅里所有人的注意。

亚瑟感到自己的脸滚烫,从脖颈一直延伸到额头。

“抱歉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一位餐厅服务员礼貌地走了过来,询问亚瑟。

“没什么他很好,非常抱歉打扰到你们了。”阿尔弗雷德抢过亚瑟的话头,朝餐厅里的人微微鞠躬表示歉意。

“好的有事还请吩咐。”亚瑟注意到那位服务员的视线一直落在阿尔弗雷德身上,当阿尔弗雷德代替自己道完歉,摆摆手示意她可以去忙别的的时候,她一脸幸福的走回了其他服务员小姐的圈子里,然后热情发表着‘天哪那个大名鼎鼎的阿尔弗雷德和我说话了,他可真帅。’这样的痴汉言论。而聚集在她周围的众多姑娘们也附和着,后悔刚刚去的不是自己。

如果说一句话就幸福的要死掉了的话,那自己岂不是要上天与太阳月亮比肩?

亚瑟在心里吐槽,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和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见面时,也与那些姑娘们的态度并无二处。

“所以说这是真的喽。”阿尔弗雷德立刻从刚刚的小插曲里回过神来,继续那那种仿佛要把你看穿的眼神盯着亚瑟。

“我性取向很正常。”亚瑟下了结论“不信?”

“不信。”

“真的。”

“完全不信~不然为什么还没找到女朋友。”

“你不是也没有吗?”亚瑟反咬一口。

“我才19。”

“像你这种大明星应该会比我更容易钓上姑娘,那么亲爱的琼斯先生,这是否也可以作为一个你也是同性恋的证据呢?”

亚瑟满意地看到阿尔弗雷德愣在那里,鼓着包子脸眼睁睁看着话题的主动权落到亚瑟手里。他就像是一个挑逗兄长反而被噎住的孩子,不爽两个字已经和他身后的黑气融为了一体。

哈哈看到没有,想和我斗,小鬼你还太嫩了一点。

就在亚瑟沾沾自喜的时候,一曲不合时宜的音乐从他西装口袋里响了起来。他欲扬起胜利笑容的嘴角僵在了原地,而对面的阿尔弗雷德则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眼神。

“谁啊。”亚瑟不满的接起电话,而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则更加让他恼火。

“嘿小少爷~你在哪儿呢?”

“吃饭。”

“啧啧啧又和哪个漂亮妹子出去约会了所以爽了公司集会的约了吗?没看出来啊小亚瑟。”

“我不是你……”亚瑟的火气到了临界点。

“对哦,哥哥我忘了,没人要的小亚瑟HHHHH”

而恰恰就在此时,一边夺回主动权的阿尔弗雷德也没闲着听亚瑟和弗朗西斯的日常吵嘴,他笑嘻嘻的用叉子叉起一块牛排送到嘴边,咀嚼,咽下,然后一脸胜券在握般的开口了。

“没想到亚瑟你的手机铃是我的歌啊,荣幸荣幸。”

“那是因为我嫌麻烦就随手设置了音乐榜最前面的那首”

“你包里的杂志?”

“都是同行当然是要读读别人的学习!”

“可是我看见了hero帅气的专访”

“这……”亚瑟再次被问得有点语塞“这只是一个巧合!巧合!”

“哎~”弗朗西斯的话语再次在那一头响起“这几句回答听的怎么这么耳熟啊。”

“你给我闭嘴混蛋!”

亚瑟愤而挂断了电话,空留‘嘟嘟嘟’的声音在他和阿尔弗雷德之前徘徊。尴尬极了,亚瑟从没在自己所擅长的和别人拌嘴的领域输的这么惨过,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笑嘻嘻地坐在自己对面。

“别生气了亚瑟。”阿尔弗雷德似乎意识到了亚瑟的不满,他停下即将送入嘴边的动作,转而伸长手臂用叉子把碗里最后一块牛排送到亚瑟那里“来吃点东西消消气。”

“不用谢谢”亚瑟生硬的说着

“吃一点呗”

“NO”

“嗯……”惯常的包子脸,最明显的撒娇。

“好吧好吧我服了你了。”亚瑟决定缴械投降了。他一口含住递过来的叉子,然后带下了那块挂在上面的牛排。阿尔弗雷德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将刚被亚瑟咬过的叉子放入嘴中含住。

“Good job”他这么对亚瑟竖起了大拇指。

就在气氛一时间得到了些许缓和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的歌声又不自觉的响了起来。

“又干嘛。”亚瑟发誓自己下次见到弗朗西斯一定会把今天的事加倍奉还。

“小亚瑟你快回来!”另一边的人声音中透露着一些醉意,但也掩饰不主他的着急“这边出大事了你赶紧过来!”











——————————————————————————————

可以无视的叨叨:

HHHHH我得水痘回家了!我可以高产了!我……痒死了qaqqq

(锌累


评论(6)
热度(64)

2016-05-24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