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杀人魔的夜晚12时

CP:电锯杀人狂米x吸血鬼英(内含轻微R18标注*)

准备出一个阿米“12时”系列ww米厨之魂爆发了的感觉。

马上要700fo了感谢各位ww704是一个好数字啊……看看我能不能有幸把它截下来。

主线各种凌乱……(捂脸),祝各位食用渣文愉快

目录君走这条路: <戳这里>






【If I say I love you, how would you answer me darling?】

 *****

19:00 pm.

“老规则?”

“恩。”

“那就乖乖等英雄的好消息吧,我的甜心。”

“闭上你的臭嘴,不准叫我甜·心。”

“哈哈哈哈……”

 

 

 

*****

20:00 pm.

“明天见亲爱的。”一位画着浓妆艳抹的女子在比她略高的男子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她咯咯笑着装作想要推开男子环住她腰部的手,但身体依然紧贴着男子的胸膛“不不你不能这样尤里,我的父亲会骂的。”

“那好吧。”男子有些失望,但他还是恋恋的不舍的松开了手“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走这条路呢?这样我就可以再送你一段了。”

“可是亲爱的走这里离我家更近。”女孩两根灵巧的手指从男子衬衫侧口袋里夹出了一只怀表,快速扫了一眼,然后摇头回绝了男人的邀请“已经迟了很久了,再不回去那老头子就真得闹起来了。”

“那么,晚安萨利。”男子吻住了女孩的嘴唇,轻啄两下“小心一点,你也看了这几天的报纸的。”

“没关系那可是在西区。”女孩提着裙子走远了,轻快的声音随着风儿送达“我们要相信那只恶魔是不会在一天之内就转移过来而不被人发现的。”

男子配合女孩的笑脸也一并露出了微笑,他带着白色手套的手一直朝女孩消失的方向摇摆着直至视野中再也看不见那抹倩影。男子转过身,余兴未散之中似乎在另一头的街角处看见了一双鲜红色的眼睛,他难以置信的闭上眼,按照小时候祖母所讲的故事在心中默数三秒。接着,身体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

被打断男子猛地睁开眼朝旁边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别在金发上的天蓝色小礼帽,以及长到足以遮住那双美得让人惊艳的绿眸的刘海下不知该如何形容的粗眉毛。

“I'm so sorry.”金发男子欠身朝他行了一个礼,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

“Never mind.”男子也很快点头回礼,对方全身上下的每一处都如此得体,让他不得不往自己是不是惹到了一个有身份的贵族上去想。“这应该是我的不对。”他连忙补充道,尽管对方先和自己道歉,但终归是无故站在街道上的自己的不是。

非常让人意外的,金发男子在道完歉后一刻也没有驻足而是快速离开,临走前瞥过的轻描淡写的眼神不禁令男子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对自己所冲撞的对象报以关注。男子扭头目送着这位急匆匆的贵族,看着他消失在了刚刚自己女朋友所离开的地方。

“Right , he is ……strange.”被酒精冲洗过的大脑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此时的场景。男子无所谓的把注意力转移回了自己前方的道路上。这种事已经屡见不鲜了,他想,那位金发绅士一定又是哪家彻夜不归的有钱人家的少爷,只不过正巧被自己的不小心而打扰罢了。

他很快从这段小插曲中走了出来,转而重新望向之前困扰自己的街角,惊讶的,那里现在空无一物。

【难道是幻觉?】

男子重新闭上眼,一,二,三,睁开。

仍然什么都没有。

他奇怪的盯着那个出现过红眼睛的地方,脚步越走越急。而直到他离去之后这条原本就安静的街道变得再次空无一人,那双鲜红的眼睛也再也没出现过。

 

 

 

*****

21:00 pm.

青年终于关掉了手中轰隆作响的大家伙,他嫌恶的一脚踢开刚刚还被自己视若珍宝的不明物块,物块飞起所带起的血污和泥土给青年本就污浊不堪的橙色外套再次加上了一道红痕。他板着手指像是在计算着什么,但又很快放下并且不耐烦的敲打着那只停止工作的电锯。很明显,今晚的战果似乎并不尽如他意。

就在离青年脚下仅短短三米之外,一颗沾满新鲜血液的头颅犹保持着他的主人被袭击时的样子。瞪大了的双眼中央早已失去了正常人该有的光泽,空洞的视野散发着他的无限惊讶和怨恨。他死死地盯着那位将自己残杀致死的人,那充满恐怖和威胁的眼睛却没被对方看上一眼。

青年饶有兴趣地拍打自己的长袍,然后把脸上戴的贴面具往旁边移了一点,露出了红白相间的面具下充满活力的面孔。青年微笑着,似乎刚刚结束了一场盛大的宴会。

“回去我可得好好洗洗。”语气欢快到不合时宜,面具下的面孔左不过也就20岁的年纪。之前被面具强行压下去的呆毛在摆脱了束缚后依然坚强的翘起挺立在发际线的边缘,一双清澈的瓦蓝色眼睛映照着黑暗中的斑斑血迹,那里面掩饰不住的笑意则使其更加渗人。

青年吹着口哨,顺手把因为刚刚大幅度的剧烈运动而从衣襟旁滑出来的一个银色小牌重新塞会内衬之中。那个银色狗牌也许是青年全身上下目前最干净的东西了。成功把它弄到最里面之后,青年还不忘拍拍自己的胸脯保证狗牌能在里面呆的安分一点。

青年再次一脚踢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碍事的肉块,大步朝小巷更深处走去。

哨音依旧徘徊。

 

 

 

*****

22:00 pm.

“啊……”一声无力的呻吟惊扰了周围凝固的空气,之前那个青年猛然间转过头朝声源处看去,却不巧发现了一位迷人的女士捂着嘴,惊恐的双眼略过地上的惨状,最后定格在了他露出一半的俊脸上。青年笑了,为这送上门来的猎物而感到开心。

【Are you ready?】

一不小心误入歧途的女士强行稳住几近跌倒的身体,踉跄着急忙转身向后面跑去。求生的本能在驱使着她,她想离开,离这里远远的。

跑,

跑,

然后大声呼救——

“小姐,你这样会让我很困扰的。”就在她张嘴想要大喊的时候,一只温热的手恰时捂住了她的嘴,硬生生把已经到了唇边的呼喊给摁了下去。她感觉到有两颗尖锐的东西咬破了自己的颈部,紧接着全身的血液开始倒流,一并朝着脖颈上的伤口流去。不过她所该庆幸的是自己到了这边就已经晕了过去,恰巧躲过了亲眼看着自己纤细的腰部被电锯所撕裂,然后从头到四肢都被分尸之后全部都被丢到之前她所看见的那些肉块之中的凄惨下场。

“阿尔弗雷德!”咬住女孩脖颈的那个人愤愤地朝另一方翻了个白眼,他皱着眉头把手上的半块残骸丢到一边,鲜血顺着嘴角流到胸口,染红了胸前的一大片蓝白布料“你这家伙……这是我的猎物!”

“哎哎,可亚蒂这是她自己闯到我的地盘上来的。而且啊英雄在把她锯开的时候她可是还活着的哦,所以这只算我的。”被称作阿尔弗雷德的杀人魔总算把面具拿开移到额头侧面,黑暗之中露出的幽蓝的双眸中有抑制不住的狂喜。他笑嘻嘻的看着亚瑟,还不忘把手上新沾了血的电锯放到一边。

“我都跟了她快1个小时了。”亚瑟抱怨道“你不是在西区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偶尔也得换换地方。而且跟了一个小时算什么。”阿尔弗雷德摊摊手,走进亚瑟“军队的人跟了你几百年最后还不是被我抢走了。你说对不,honey?”

“勉强算你有点道理。”亚瑟贴近阿尔弗雷德的身体,杀人魔的身体上有一股浓烈的新鲜血液的香味。要知道,作为一只饿了快几天肚子的吸血鬼这香味对亚瑟来说可是最难以拒绝的美食。天知道他有多想把眼前这个笑里藏刀的家伙的喉咙撕开,仔细品味一下传说中寿命可以与他们血族比肩的杀人魔的血会是多么美味。

“但别忘了阿尔弗雷德,十点早过了。”亚瑟毫不犹豫的给那张笑脸泼去一桶冷水“所以刚刚的不算。”

“那是你的钟快了几分钟。”阿尔弗雷德反驳,也恰在此时,远方传来的古老钟声带来了他所想要的整点报时。他相信没有人会比在这个城市呆了几百年的亚瑟更明白这个来自中心广场过去钟楼的声音代表了什么,无需多言。“3比2,我赢了。”

亚瑟的脸黑了一半,他不满的砸了一下嘴,然后伸出手把那张讨人厌的脸拉近自己。阿尔弗雷德比他稍稍高了那么一点,这导致了亚瑟需要小小的踮起脚才足以够到他嘴唇边还未清理干净的血渍。灵巧的舌头不急不慢舔舐着阿尔弗雷德的嘴角,粗糙的触感也同样刺激着他的神经末梢。

不过后者也没打算像个木头人一样杵在这里任由吸血鬼舔下去,阿尔弗雷德揽过在自己嘴唇边那不安分的脑袋,然后趁对方还未反应过来时直接吻了上去。在双唇相接的那一刻,阿尔弗雷德用舌头拨开了那两颗尖锐的小獠牙,好不拐弯抹角地直接探入亚瑟的口腔之中。他唯一想要感谢上帝的是给了他引以为傲的肺活量,这足以支持他像刚刚的亚瑟一样仔细品味对方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亚瑟的嘴里还残留着浓重的血腥味,不过这也和他身上常年弥漫的红茶香味融合形成了阿尔弗雷德最爱的味道。亚瑟在有意无意的推搡着他,不过很快这位吸血鬼先生也沉迷在这个绵长的吻之中。伴随着阿尔弗雷德的动作,几滴唾液从两人双唇相接的空隙处滑落然后在阿尔弗雷德退出时在两人之间拉出了一道银丝。

 

 

 

*****

23:00 pm.

“叮铃铃”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起,而酒吧的老板在看到随后进来的二人时原本的笑脸立刻被调笑取代。

“欢迎光临,你们再不来哥哥都要以为今晚会没生意做了。”

“他们呢?”亚瑟瞄了一眼另外两个醉趴在柜台上不速之客,其中一个银白色头发的男人身后冒出的桃心尾巴还在空气中无意识的摆动着,差点抽到旁边几乎见底的玻璃酒瓶。

“他们就只会给哥哥微薄的账单上增添赤字”老板抱怨着,但依然没停下手里的伙计想办法去管管这两个给自己添麻烦的家伙。他熟练的起瓶,倒酒,调制,然后斟满放在亚瑟面前的玻璃杯。但很可惜这杯酒可不是给有极大可能会毁了他心爱的小酒馆的人喝的,老板趁亚瑟的手还没碰到玻璃杯时恰好把杯子从吸血鬼的可控范围内移开放到了自己面前。

“喂胡子混蛋你干什么……番茄汁?”亚瑟眼睁睁看着心仪的酒被别人拿走,然后换上了一杯鲜红的粘稠状液体。他和玻璃杯大眼瞪着小眼,最后把带着幽怨的视线斤数投射到那位夺走自己“宝物”的人身上“你脑子终于被人类的童话书塞住了吗?番茄汁?!”

“但是给哥哥账单添赤字的人也包括小少爷你一个哦”弗朗西斯的语气难得的严肃“还是说,小阿尔你来还?”

阿尔弗雷德笑着接过弗朗西斯递给他的可乐,仰头一饮而尽后朝他晃了晃杯中剩余的冰块示意再给自己来一杯。“想都别想弗朗西斯。”他说“多亏你的那些派对我每次都得一个人照顾一个醉醺醺的酒鬼。”

“哈?!哪有每次。”

“真的?”

“至少有一般的情况都应该是我自己走回去的!”

“不对45%样子……”

“好吧也许30%……”

亚瑟越说越没底气了,最后干脆直接趴在吧台上继续和他的番茄汁干瞪眼。阿尔弗雷德无奈的轻叹一口气,抬起手摸了摸亚瑟后脑勺翘起的金发想安慰一下这只失神的吸血鬼,但往往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个举动反而招来了对方的强烈不满。亚瑟如野猫般的幽绿瞳孔朝阿尔弗雷德丢去一个威胁性的瞪视,然后冷哼一声扭过头,不再看着阿尔弗雷德这边。

好吧好吧,反正我是彻底那这只炸毛的小猫咪没辙了。

阿尔弗雷德向弗朗西斯摊着手,做了一个鬼脸。

“别生气了小少爷……哎呦别打哥哥!”弗朗西斯也无语了,他和阿尔弗雷德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致同意先把亚瑟丢在一边晾一会儿才是上上之策。

“话说小阿尔啊,不是哥哥说你,最近报纸上可是登满了你的‘伟大事迹’。”弗朗西斯摇着头,尽管他并不确定面前的这个KY小伙能听进去多少而且有极大可能亚瑟已经用同样的话对阿尔弗雷德唠叨过无数次了,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拉一把这位迷途浪子“难道你想打破当年小亚瑟霸占全伦敦报纸头条三周的记录吗?”

“想不想现在都已经快三周了。”阿尔弗雷德完全没把这话当回事,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只要不抓到人他们还会闹下去的,别理就是。”

“可是……哎算了算了,哥哥我就提醒你一下军队的人最近又有动静了。”

“看本英雄让他们来一个灭一个。”

“说是围剿吸血鬼呢。”

“……”阿尔弗雷德愣住了“那就更别怕啦哈哈哈哈这个吸血鬼已经被我预定了哦。”他一把抓取还趴在柜台上的亚瑟(当然,这一强性举动受到了对方的激烈反抗),轻轻松松把手上这个不安分的小家伙抗在肩上后快速的喝完了手边上的第二杯可乐。

“多谢款待。”杀人魔先生扛着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以至于眼角还带上了些许泪点的吸血鬼,大笑着走出了酒吧。

“你想干什么呀阿尔弗雷德快放老子下来!”

“我想干什么?”

“……”

“当然是作为你游戏玩输的惩罚——干你喽。”

“…………闭嘴///////”

 

 

 

*****

24:00 pm.

【遥远的森林里居住着一位伯爵

他不打马球不种花,

甚至没人能在宴会上见他。

鲜血为饮红为裳,

狩猎从不带子弹不带枪。

遥远的森林里居住着一位伯爵

没有朋友没有伴,

直到找到了一个小男孩。

目光里沉淀星辰,

金发比太阳还要闪耀。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男孩笑着对孤单的伯爵说

“我想让你成为我的新娘。”】

 

 

 

*****

1:00 am.

憋说话,快上车→ <戳这里>

 

 

*****

3:00 am.

亚瑟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变回了那个曾经小小的他,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石子路上。

“怪物。”“滚开!”“处刑!烧死他,弄死他,他是魔鬼!”

漫天的石子砸到自己身上,嘴角逐渐干涸的血迹犹有余热。他不明白为什么村民会这么对他,完全不明白。人们都在这个感恩节吃着烤鸡肉,那么为什么他就不能退而求其次,喝那些可怜的小家伙们一点血呢?

他退缩着,一点一点退缩着,然后无路可逃。人们的责骂声如影随形,但身后已经是一堵冰冷的墙壁了。

“烧,烧尽一切!”

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被绑到木桩子上,又是怎样在大火燃烧之际使出全身的力气挣脱了束缚自己的绳索,从地狱边缘一个人走了回来。他只记得在黑暗之中所看见的那一天的朝阳比往常更加艳丽,不需要火红阳光的浸染就早已被涂上鲜红的街道,以及在由行刑架开始为中心四散蔓延开来的东一块西一块倒在地上的尸首。他舔干净嘴角未干的血迹,砸了砸嘴巴,然后准备给自己找一个安稳的住所度过这漫长的白昼。

他第一次知道,人血远比其他任何东西都好喝,咸咸的,苦涩而又甘甜。

现在世界都安静了,我是指整个世界。

 

 

 

*****

5:00 am.

“好亮……”阿尔弗雷德迷迷糊糊在睡梦中醒来,而身旁的人则仍然沉浸在睡梦之中。亚瑟不知做了什么可怕的梦,身体紧缩着靠在阿尔弗雷德身边,原本枕在自己手臂上的脑袋也慢慢滑落下去,不过这被阿尔弗雷德适时地阻止了。

阿尔弗雷德伸了个懒腰,拉过被子盖住恋人的脑袋,然后走下床拉紧了留有一丝缝隙的窗帘以便为那只不能见光的吸血鬼挡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别,为什么……”床上模模糊糊传来几声呜咽,阿尔弗雷德连忙走过去坐在亚瑟的床沿边上,轻轻撩开被子,抬起手擦去爱人眼角流下的泪珠。他俯下身虔诚的亲吻着亚瑟,他的开始,他的结束,也是他的全部。

“我在呢,我在这里。”他诉说着,像是在安慰一个孩子“别担心亚瑟,

我会爱着你。”

 

 

                                                                                        END


评论(7)
热度(168)

2016-05-28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