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双黑/太中】声东击西

CP:双黑太中,原作设

给蛋蛋 @平胸大佬 的文ww第一次写OOC有点小严重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求不嫌弃QAQQ(哇感觉拖了好久xx

顺便太宰先生生日快乐呦!

欢迎捉虫,祝各位食用愉快ww


———————————————————————————————

一.

“喂喂,请问是中原中也先生吗?”

清晨最恼人的往往是第一个把你从床上拽起来的东西,特别是那烦人的东西还是一通见怪不怪的电话时,这种愤怒已经完完全全的和睡意一起占据了他的头脑。中也揪着一撮毫无精神的从耳畔隆拉下来的橙色发丝,随时随地都有一种想把通话页面上跳动的数字掐掉的冲动。

但他没有,他还是耐着性子听着那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絮絮叨叨。

怪不得自己昨夜的梦中一直有一只讨人厌的青花鱼在徘徊,怪不得凌晨的时候右眼皮直跳。中也甚至想知道这世界上还会有什么东西能比这个更加糟糕。他不耐烦的用“嗯,哦,好的”这一类单薄的语气词回应对方,无所谓的语气和电话中传来的严肃而又焦急的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去他*的太宰。

中也在心中暗骂一声。

“哦,我马上去。”

在说完最后一个字之后他果断掐掉了那通长达5分钟的通话,整理好衣装,随手抓起桌上的一片吐司面包走出了家门。

 

 

 

二.

中也是在邻镇的一条河边上找到太宰的,这里离中也家也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却硬生生被心烦意乱的中也开成了15分钟。

想抱怨,想骂人,想把心中积压的不满一起宣泄出去。但这些在中也看到扰乱自己心扉的惹事精先生后顿时荡然无存。

“还活着啊,太宰。”远离喧闹的人群,太宰治一个人披着厚厚的棉绒毯坐在河边的一个石头上,中原中也站在他的背后,直直盯着对方后脑勺的幽蓝色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他面色平静,仿佛是找到的并不是自杀者而单单只是一个不听话的熊孩子。

“是啊还活着。”太宰身体蜷缩成一团,缠满绷带的手托着下巴望向不知是蓝天还是潺潺流淌的河流,又或是两者皆无。和每一次与中也的对话一样,他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之情,不过这一次唯一不同的是那遗憾中又捎带了一丝悲伤,中也对此心知肚明。

他想起了自己刚来时警方对他说的话,烦躁不安。

【啊啊,下次一定要小心一点】

【明明生命只有一次】

【请以后务必看好他】

【只是可惜了,男的救上来了】

【女的……哎】

妈的,自己是说过要帮太宰找一个想自杀的女孩,但真的只是想让这个从小吵到大的总角之交赶紧死翘拉倒。很久之前在黑手党的时候太宰就有奇怪的自杀癖,就连他那本从不离手的《完全自杀手册》都被首领没收过几次,从黑手党脱出后,中也也听过无数次太宰抱怨“一定要找一位迷人的女士殉情。”

但对天发誓,从未想过他真的会找一个女人殉情。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太宰会喜欢她吗?他们接过吻吗?一串串的好奇从脑海深处冒了出来,让人完全手足无措起来。中也原本以为自己只是在机械的行使【把太宰治送回去】这一项职能,蓦然回首却发现其实自己大错特错了。

心里五味杂陈,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太宰这句再也平常不过的话。像从前那样先冷嘲热讽一顿然后把人领回去?不不,这不对,至少不适用这次,冷嘲热讽完全不适合这里的气氛,反作用力只会对整个事件做出负功。中也好不容易学会了怎样在开口之前三思而后行,却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实践却是用在这里。

雁上高山,还未来得及落下的月亮与刚刚升起的火球形成了日月凌空的壮美景象。而它们也同样伴随着那片独自失落在冰凉石头上的影子越拉越长,俨然如一位双手紧握的虔诚的祈祷着。站在祈祷者身后的那黑影伫立,分不清是人还是在背后偷偷守护着的天使。

“真是漂亮的朝阳。”还是太宰先打破了沉默“和中也你一样耀眼。”

“那真是谢谢。”他回答,似乎对对方的由衷赞美置若罔闻“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看不见这个清晨了。”

“当然知道啊。”太宰重新恢复了戏谑的口气,耸耸肩膀对着那两只停留在对岸的麻雀做了一个鬼脸“为了这个伟大的失败,我们应该先回去好好补一觉。”

“亏你还知道我是被一大早吵醒的。”中也弯下腰随手拾起身边的一块小石头朝太宰治丢了过去,不过可惜的是这块蕴含了他满腔愤怒的石块轻轻松松就被太宰治单手接下,然后如接龙一般在半空中划过了一个好看的弧线。中也朝面前的人伸出手,脸却扭到了一边。

“走吧,回家了。”

太宰治微微一笑,也同样伸出了手紧握住中也,接着他的力气站起身来。刚刚坐着还看不出来,但一旦太宰站起来后两人之间的差距就更加明显了——中也不得不抬起头仰视才能直视到对方的眼眸。也因为这个,他很快就放弃目标转而把视线落到了前方。

两个人并肩往回走着,手握着手,不知是谁在拉扯着谁而又是谁始终不肯松手。

石子落进水里,在平静的水面溅起阵阵涟漪

扑通一声。

 

 

 

三.

“这都是第几次了。”中也不耐烦的把倒满水的玻璃杯放在太宰面前,这位之前已经在河水里浸泡良久的人刚刚才在自己家里蹭了一场热水澡,然后又厚颜无耻的单方面决定先在老搭档家里进行暂时的小憩。这不,翘着脚坐在榻榻米上的他完全没了以往的模样,悠悠闲闲的捧着一本漫画书正看得津津有味。尽管这样他也看着非常欠揍。

“让我数数。”太宰还真的扳起手指数了起来,一,二,三……在左右手轮番交换不知多少次之后,他摇摇头放弃了。“不行这样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他如此评论道“重点难道不应该是我现在还好好活着吗?”

“那可真令人遗憾。”中也心里也的确是这么想的“还不如让我来动手,两全其美。”

“才不要~~中也你杀不了我的。”

“想来试试?”

“不”

太宰难得正经了,漆黑的眼眸越过漫画书的白页笑嘻嘻的盯着在自己旁边的榻榻米上坐下来的中原中也。他伸出食指慢悠悠的在身侧晃动,嘴里还不安分的发出“咋咋”声增强情感效果。

“我毕生的理想可是和美丽的小姐一起去殉情,被你踢死可一点都不开心。”

“那你下次可以去找一个地广人稀的地方。”中也一巴掌挥下了那根手指头“保证没有该死的条子打扰你。”

“反正只要我没死的话,”太宰治故意在这里有了一个停顿“中也你总会找到我的对不对?”

“谁想去找你。”中也不客气的呛了回去“赶紧给老子闭嘴吧太宰。”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非常自然而然的开始接吻,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太宰治把中也放倒在暖和的榻榻米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等等水杯要翻了!”

“反正也是翻在我身上。”

太宰治笑眯眯的,俯下身再次堵上了那张从一开始就喋喋不休的嘴唇。

 

 

 

四.

夜晚灯火阑珊处,自有失意之人独过。

街道上昏暗的灯光晃荡灯红酒绿的放纵,他双手插在口袋里,一级一级沿着大楼侧面的铁质阶梯向上攀爬。口中哼起不成调的音符,满心期待着这次能有怎样不一样的事情。

【日日重复同样的事情,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米黄色的大衣口袋里传来一阵嗡鸣声,他早有预料似得从口袋里掏出那只扰乱心情的手机,扫一眼屏幕,然后果断地掐掉。

这个点国木田会打来电话,无非又是什么工作上的事情吧。明天再回复也不迟。

如果自己能有明天的话。

不过趁此机会,他的手指在屏幕上轻点滑动着,把通讯录开了又关。里面所列着的长长的名单唯有一个是他所想要找到的,但又不知该如何下手。

【蛞蝓】

手指摇摆在这个可笑的名字上面,犹豫着迟迟没能往下摁下去。刚开始给那个人起这个带有明显排斥性的绰号的真实意图已经快记不清楚了,但通话记录之中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之多却让人有些叹为观止,哈哈,真的像个鼻涕虫一样,想甩也甩不掉呢。

他倚着栏杆,最后终于决定用短信来给心里的这场拉力赛做最后的判决。既然电话里都没怎么想好该说什么,那短信就更不用说了。最后他还是只简简单单的把自己现在所处的方位写了上去,再无其他。

点击,发送。

小小的沙漏无尽旋转,传递着简单而又不言而喻的信息。他甚至不能确定收信人现在有没有早已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呼呼大睡,完全无视了自己的东西。又或者是像之前那样不关机而被直接吵醒,最后气呼呼的杀过来。

不得不承认,绝对没有什么妄想系的变态心理,但在他眼中生气时候的中也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家伙。

想到这里,他如被逗乐了一般轻声笑了起来,最后演变成了放肆的大笑。生气时候的中也,拉着他手的中也,脸红的中也,还有……咳咳

总之,中原中也不管怎样都超可爱~!

他倚着栏杆,笑到直不起腰来。在好半天缓过劲来之后,男人半趴在铁杆上向下俯视行人车辆稀稀拉拉的街道。这栋大楼比他预想的还要高几倍。

“谁说人站在高处的时候就有一种想跳下去的冲动。”他说“我就没有。”

而此时此刻,离这栋楼约2公里处,一位刚刚结束今天的任务准备回家的青年掏出刚刚就一直嗡嗡作响的手机,在看到来信人时不耐烦的砸了咂嘴。

“烦死了。”他抱怨着,点开了短信。

污浊了的忧伤之中,仍然有人在人间彷徨失格。

 

 

 

五.

等中原中也气喘吁吁赶到楼顶上时,已经接近午夜了。

那位天煞的家伙就在楼顶上,笑眯眯的看着来人。而中也也没闲着,冲上前去对着他就是一脚。

“啊喂很危险的这里可是楼顶。”

“你也知道是楼顶!妈的,又想死了?”

“所以这不才给你发消息,让你做一下太宰治生前最后一次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的自杀嘛。”太宰侧身躲过,顺手拉住了来不及刹车快要冲下去的人。

“天……”中也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往下看着地面,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那么,好戏开始了。”看到中也站定脚步,反而是太宰先走上了围栏,他爽快的笑着,身体朝后仰躺下去。

风儿在耳边呼啸着,他想过很多种死法,但绝对没有一种能比得上今天这么清爽又了断。地心引力在拉扯着他,很久都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危危险啊!”中也第二次没有想到,太宰会如此果断的跳下去。他脚步向后一摆直接通过后坐力冲了出去,任由扑面而来的气流吹跑了头上的帽子。太宰的身影在逐渐消失,他相信如果自己在这里错过的话,那这一辈子都得错过了。

中原中也身子前倾伸出了手,尝试勾住那具不断下落的躯体。

不幸中的万幸,他没错过。

“你疯了吗太宰!”中也完全不顾形象的狂吼着,右手死死握住太宰的手。太宰67千克的身体对他而言还不算很重,但算上刚执行完任务以及夜晚的劳累的话那可就有点麻烦了。“想死也提前说一声啊。”

“我不是提前和你说了吗。”太宰被吊在大楼的水泥墙壁上,把他往上拽的力量勉强胜过了朝着地面的重力“恭喜你中也,你又成功毁了我一次自杀了。”

“What‘s fu*k!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救你一次?”

“聪明,是的是的就是这样。”

“玩我呢?!”

“又不是一两次了。”

“去死吧我要松手了。”

“no no no”太宰摇摇头,胜利的表情溢于言表“我之前就说了吧,不管我在哪里,中也你总是能找过来的不是吗?”

“谁想去找你……”中也被噎住了,“赶紧给老子爬上来吧太宰。”

“好好。”

 

 

 

六.

“我爱你,中也。”

“??!”

“……”

“我想我也是……”







*来自太宰治,《人间失格》

评论
热度(40)

2016-06-19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