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塞翁失马

cp:普通人米英+米英喵

 @平胸大佬  哎嘿完整版☆

阅读时大概会经历两段画风突变的情况……恩……一段考前写的一段考后,有点抓狂。

欢迎捉虫!祝各位食用愉快ww

目录君走这里: <戳这里>




——————————————————————————————

亚瑟:

 

亚蒂已经失踪了几天了。

亚瑟这时才后知后觉得意识到自己应该担心一下自己的那只小猫咪,即使从前亚蒂也有过因为走的远了而消失一会儿功夫的情况,但从来都没有失踪过这么长时间。他有些担心,皱着眉头失神地盯着早报的一角,连手边的红茶早已变凉都没有察觉。

他是屋主亚瑟·柯克兰,亚蒂是他家饲养的猫咪,同时也是一直不离不弃陪伴在亚瑟身边的唯一伙伴。精灵小姐除外。

草草吃完半凉的早餐,亚瑟心不在焉的拿起水壶走向了后花园。他是不是该久违的出个门去寻找一下他的猫咪?是不是该开口向几乎从未说过话的邻居们询问一下是否看见过一只孤零零的苏格兰折耳猫?他甚至还不确定社区中心对待一只失踪的猫咪会不会像对待失踪人口一样上心,自己能不能得到帮助。

正值春季,鲜红的玫瑰开的愈发红艳,亚瑟在直到下午都没能等回那个失踪的小家伙。他咬咬牙,终于下定决心要自己亲自出去一趟。

怅然若失的随便找了一件T恤衫套上,亚瑟在尽最大努力做到和门外的那些美国人的休闲打扮无异后沉默着走出了家门。他东看看西望望,渴望自己能在不接触他人之前就能找到自己的猫,愿幸运女神可以眷顾他。

然而事实证明幸运女神还是有注意到他的,当然这只是注意到他,而不是他的猫。

亚瑟在寻找半天无果之后失落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还是没有鼓起勇气和那些公园里的常客们搭个话,询问到一些蛛丝马迹。周围充斥着的美式英语让他感觉到了浓浓的不适应和排斥感,即便他忘记了自己以前还在英国的时候也仍旧是经常这么形单只影。

他在离自己家门口还有5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只米黄色的拥有翠绿色眼睛的小猫咪正摇着尾巴百无聊赖的坐在自己家门口仰望着锁上的大门,而它在注意到亚瑟的到来后兴奋的喵喵叫着跑了过来,亲昵的蹭着亚瑟的腿脚。

“亲爱的你可回来了。”亚瑟惊喜的抱起亚蒂,却在双手接触到亚蒂腿上的皮毛时感到了些许异样。亚瑟低下头,看见亚蒂的右后腿上不知被哪位伙计缠上了绷带,一圈一圈毫无规律的乱绑显示了这个家伙要么以前从未有过处理伤口的经验,要么就是一个粗心的马大哈“天哪,你怎么了?”

亚瑟心疼的掏出门钥匙想赶紧回家检查一下亚蒂的伤口,但这只小猫咪却反常的不卖亚瑟的账。它扭动身子挣脱了亚瑟的怀抱,轻巧的从亚瑟身上一跃而下。亚瑟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脚边不知何时又多了一只陌生的小猫。不,或许按照它的体型已经不能再用小来形容了。他不知道那只猫主人到底是用什么东西来喂的才能养出一只这么肥硕的猫咪出来,但他这时也管不着了——亚蒂用尾巴轻轻拍打了一下亚瑟的腿示意他跟上,然后直径和那只陌生的猫咪向隔壁的街道走去。

没办法,亚瑟可不会让到手的猫咪又跑没了。他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跟在两只猫咪后面穿过小路,走进了一条以前从未来过的小巷。那里静静地坐落着一栋漂亮的白房子,简朴而又清爽,是亚瑟十分喜欢的风格。如果忽视从看见房子时就能清晰地闻到的那股油炸味的话,亚瑟一定会非常乐意和这间屋子的主人交一个朋友。

机会很快就来了,两只猫咪一前一后穿过石子小路钻进了白房子外围设置的篱笆墙之中,进去前亚蒂还扭头朝亚瑟喵叫了一声,然后一头扎了进去。

这下亚瑟就感觉尴尬极了,他走到那栋房子的木门前,想要敲门的手停滞在了半空之中。见到那个人后他该怎么说?对不起打扰了但我家的猫钻进了你家可以麻烦你把它带出来吗?天这里可是他家而且摆明了就是自己的猫走进去的那能用这种语气说话?!

亚瑟在万分纠结下,还是选择了走一步看一步这个最佳的解决办法。

咚,咚,咚

咔吱

开门的是一位比亚瑟略高的年轻小伙,他的怀里抱着亚蒂,而那只把亚蒂“拐骗”到这里的猫咪则紧紧跟着他的脚步向上望着,不知道是在看它的主人还是在看被他主人抱着的外来猫咪。那人好看的天蓝色眼睛盯着亚瑟,充满了惊讶。

“亚,亚瑟怎么是你……对对对不起,我叫阿尔弗雷德·琼斯,是住在这里的人哦。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阿尔弗雷德似乎显得比亚瑟更加不知所措,他的脸憋得涨红,因为紧张而突然收紧的手臂惹恼了蜷伏在其中的亚蒂。愤怒的猫咪用爪子抓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手臂,跳到地上和阿尔弗雷德家的猫跑到一边玩去了。“哎呦!”

“我也不太知道,是我的猫咪把我带过来的。而且亚蒂它……”亚瑟攥紧拳头,被对方的眼神盯得手心直冒汗。难道美国人对任何人都是这么热情的态度吗?他不自然的把目光投到不远处滚成一团的两只猫咪身上,动用脑内全部的词语来化解这场尴尬。

“哦哦,对它身上的伤我很抱歉。”阿尔弗雷德显然会错亚瑟的意思了,他顺着亚瑟的目光看去,侧过身让出了一条通道“既然是我家的猫给你添麻烦了,那么,那么……”阿尔弗雷德咽了口口水,犹豫着发出了邀请“能不能请你赏光让hero请你吃顿晚饭表示赔礼?”

亚瑟吃了一惊,他快速转过头望向阿尔弗雷德真挚的眼神。在心里做了一番争执后,他还是点点头同意了“谢,谢谢你。”他按捺住心里的狂喜,脸色平静。在得到屋主人的点头允许之后,他略显不自然的脱下了鞋子往里屋走去,亚蒂跟在他的脚边上。

“奇怪的一天。”他嘟囔着,着实被房子左侧墙壁上堆积成山的游戏和天文杂志的数量吓了一跳。油炸快餐的味道随着步伐越来越浓郁,这让他有点不好受。

“不过或许是个好的开始。”

“喵呜。”亚蒂在旁边轻轻叫了一声,表示赞同。

 

 

 

 

阿尔:

 

就算是英雄也会有束手无策的时候,特别是你家的最可爱的小猫给你带来了一个小麻烦后,这可就更加难办了。

阿尔弗雷德生疏的撕扯着手边上的白色绷带,匍匐在他大腿上的棕白相间的猫咪的后腿上的伤口已经在这几天的调理下逐渐愈合,而当时因为疼痛而紧缩的爪子也在阿尔弗雷德的腿上留下了条条红痕,至今还未退去。

不得不说,阿尔弗给他惹麻烦的本事绝对是一级水准的,从挑剔的猫粮到每日回家时满身泥泞,今天又带回了一只受伤的,不知是何人家的猫咪。它脖子上所挂牌子上用好看的花体字写了一个大写的A,但单凭这个还不足以帮助阿尔弗雷德判断它的来历。

阿尔弗雷德胡乱地给猫咪换包扎带,略过于粗鲁的动作引起了小猫的不满——它喵喵叫着,不客气的给了阿尔弗雷德肚子一抓。

感谢上帝给了hero一块结实的腹肌。

阿尔弗雷德赶忙放轻动作,讨好般把平常阿尔弗用来喝牛奶的食盆递到小猫面前,里面还有着满满的热气腾腾的牛奶。不过非常可惜,这只小猫不仅不卖阿尔弗雷德的帐,反而一脸嫌弃的把牛奶往远处推了推。

Well,小祖宗我拿你没办法了。

用无奈的眼光望着在不远处蹲着墙角,蓝眼睛一直紧盯着这边的阿尔弗,阿尔弗雷德也大致猜出了这么些个所以然出来。左不过就是这个小家伙和阿尔弗在公园里玩耍之后一不小心伤到了哪里,而最最可能导致它受伤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家猫咪。

阿尔弗雷德叹着气,摇了摇头。

“好了小家伙。”他放下小猫咪,心里暗暗决定无视自己在实战了几天后仍惨不忍睹的包扎手艺,“我想你已经可以走路了,你的主人一定很担心你。”

在小猫的脚落地的那一刻,阿尔弗快速迎了上来,行动力之迅猛不禁让人怀疑这只体型硕大的家伙是不是应该称为“猫不可貌相”。毕竟它在之前还一直呆在房间的角落里呢。

“好了,带它去找它的主人吧。”阿尔弗雷德蹲下来对两只猫咪说“你应该记得回家的路吧。”他还不忘对着小猫补上一句。

两只猫咪似乎听懂了阿尔弗雷德的话,朝他“喵”叫了一声后一前一后从缺了一个小口的篱笆墙下钻了出去。而阿尔弗雷德也为此长松一口气,重新跌坐到自己心爱的汉堡跟前。

两只猫咪再次回到家里是在4个小时之后,大吃一惊的阿尔弗雷德差点以为那只小猫的主人并不在这片区域之中,他伸出手抱起进屋后直径往自己这里蹭的小猫,心里思量着要不要明日托人去隔壁镇子上问一问有谁认识这只猫的主人。

一阵敲门声响起

咚,咚,咚

阿尔弗雷德急忙跑过去开门,好小子,原来是把人家猫的主人领回家了。他搜肠刮肚地找寻有什么词语可以用来向他解释这里发生的情况的。事实上他这么做完全没有什么实际效用,因为在见到到访人的那一刻,阿尔弗雷德的大脑直接就当机了。

“亚,亚瑟怎么是你……”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那双只会在远方和梦里出现的翠绿色眸子,无法自拔。心口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咚咚乱撞着快要突破喉咙,抱着小猫的手不自觉收紧惹得手臂上再次光荣负伤。

天哪!亚瑟!真的亚瑟·柯克兰!在他家门口!

阿尔弗雷德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应付亚瑟的疑问的了,他只记得自己死死地盯住了亚瑟那张不知为何带着红晕的可爱脸庞,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失礼。

“能不能请你赏光让hero请你吃顿晚饭表示赔礼?”

阿尔弗雷德憋着一口气说完了邀请,连“请”字都被忘之门外。

亚瑟拒绝,不同意,他对这些都做好了准备,谁让亚瑟柯克兰是这片区出了名的“光荣孤立”者呢?跟何况还是自己这里先伤着了他心爱的猫,阿尔弗雷德甚至都想自己是不是该祈祷一下他和亚瑟的第一次见面会不会就因为这个不愉快的事情而落得一个不愉快的结果。

亚瑟皱起了眉头,明显是在深思着。妈呀谁能告诉hero为什么这个样子的亚瑟也如此可爱!!!阿尔弗雷德大气都不敢出,只得在心底咆哮。

最后亚瑟还是点头了。

连阿尔弗雷德都不敢相信的一个事实,亚瑟居然点头了!天,我想今天一定是这一年中最幸运的一天了,没有之一。

插一句,这句话在不久后亚瑟答应阿尔弗雷德的表白时就被直接打脸。

望着亚瑟有些僵硬的往里面走的背影,阿尔弗雷德长舒一口气在心底给自己竖了一个大拇指“yes!”他捂着嘴巴等待两只猫咪走进来后关上房门,生怕不经意的大笑会从嘴缝中漏出。老天他请了亚瑟·柯克兰在自己家吃晚饭!还有什么比这个更hero的!

从现在开始他可就给思索该怎么讨好那位常年不搭理人,却被自己暗恋已久的小野猫了。

“Good job!伙计。”阿尔弗雷德蹲下身想要揉揉自家猫咪,但后者却脑袋一扭提爪就朝亚蒂走去,完全把阿尔弗雷德丢在了一边。

见色忘友的东西,简直和它主人一模一样。


评论(3)
热度(96)
  1. 月雪樱兰半城卿书 转载了此文字

2016-06-25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