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城卿书 —

【米英】一日恋人

CP:学院米英

恋人游戏的梗,小小摸鱼,祝各位☆七夕情人节ヾ(*ε*)ノHappy☆,我就是喜欢米英这么放闪光弹ww

近期可能补课太多会缓梗,真的对不起喜欢我的文的诸位小可爱们QWQQ果咩!

目录君走这里: <戳这里>,祝各位食用愉快!



——————————————————————————————

阿尔弗雷德很郁闷,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被一位胡子拉渣的色大叔拐走却无力制止。而这还不算什么,他接下来还给面对一个更加棘手的麻烦。他开始暗自咒骂那位拽着王耀溜走的本田菊了,如果不是他,自己应该可以过一个更好的七夕情人节,而不是参与进这个该死的“单身狗临时恋人”活动中,当然还得带上今天不知为什么差到爆的手气,很成功强迫他参与到了这个游戏中。

*******。他在心里嘟囔着,这是在骂他自己。

“愿赌服输嘛,诸位。”连赢3局的本田菊对大伙露出了一个少有的灿烂笑容,然后深深鞠了一躬,不知道他又想给新闻部搞什么大新闻。

“所以,一起呗,亚瑟……会长?”阿尔弗雷德无奈的揪着头发,嘴角强行扯出了一丝笑容,然后犹豫着走到了一位正认认真真阅读一份被拿反的报告的英//国人面前。他最近一看见这位英//国人就结巴,原因尚且不明。

亚瑟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当他发现这间教室除了自己和阿尔弗雷德之外再无旁人之后,会长大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把目光定格在阿尔弗雷德的脸上,眉头一拧摆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但从来阿尔弗雷德视角可以很明显的看见他耳畔有些微红。

“所以我就只有一个选择了?”他眼角抽动着,用拿反的报告拍上自己的额头,“勉勉强强可以接受,但是先说好,不去快餐店消磨一天。”

“为什……”阿尔弗雷德刚要提出反驳,下一秒来自对方的锐利的眼神就迫使他硬生生把溜到嘴边上的话咽了下去,“好吧,听你的。”


 

 

他打心底觉得其实亚瑟也没拿定主意他们该去哪里度过这一天,因为在这24小时里已经有1个小时的时间被浪费在了乱晃上,而眼前的街景阿尔弗雷德已经是第三次看见了。亚瑟在前面走得不急不慢,可能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其实他们一直都在一个地区绕圈圈。

阿尔弗雷德尽量和对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尽管他们都知道今天他们在一起行动的根本原因是什么。阿尔弗雷德的眼睛保持着【右侧→亚瑟→左侧→亚瑟→右侧】的浏览顺序,心里则万分纠结自己该怎样打破这场沉默。而非常巧的是,就算目光的大部分都是停留在前面带路的人的身上,阿尔弗雷德也没有错过遇见了多次的售卖冰淇淋的街边小店。就在他们两人第三次路过这里时,他终于忍不住提了出来。

“亚瑟?等我一下可以不?”阿尔弗雷德快步走上前去拍了拍亚瑟的肩膀,而对方则疑惑的转过了脑袋。他咧嘴一笑,顺着向街边指点的食指可以看到一家装修精美的食品店,亚瑟看着【冰淇淋】的招牌,脸上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好吧。”亚瑟点点头。

“你要来一份吗?”阿尔弗雷德笑着问道,已经准备好从自己的背包里掏钱包了。

“恩……我就不……”亚瑟犹豫着望向阿尔弗雷德,而对方过分期待的目光让他更加犹豫了,只·是为了不拂阿尔弗雷德的好意,顺便自己也的确需要在这大热天里寻找一样东西消消暑,亚瑟收回了刚刚的话,“好吧,我很乐意。”

“太棒了。”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响指,转身向小店跑去。亚瑟觉得自己应该在等阿尔弗雷德的这段时间里面找一个地方做一会儿,他也这么做了。

外部非常可爱的一家店,内部装饰却极其简约。阿尔弗雷德后悔没带亚瑟一起来了,按照亚瑟的品味他一定会喜欢这里的。阿尔弗雷德想着。他刚进门时就被一股玫瑰花香所吸引到了,而站在柜台后面的是一位和玫瑰花一样美丽的少女。

阿尔弗雷德点了两份大份的冰淇淋,目光却落在了柜台边上安安静静站在漂亮玻璃瓶里的一大束红色玫瑰花,它们和亚瑟家后花园的一样漂亮,仔细一看或许还可以看见花瓣上点点晶莹的露珠。阿尔弗雷德托着腮和它们对视着,直到店员拿着他的两支冰淇淋过来打破了沉默。

“给先生,你的冰淇淋。”她笑着说,目光顺着阿尔弗雷德的视线也注意到了柜台上的玫瑰花,她看看阿尔弗雷德,又看看玫瑰花,似乎明白了什么,“如果您想要的话可以拿一只哦,情人节的特典。”

阿尔弗雷德的两只眼睛顿时亮了,他欣喜若狂的谢过了店员小姐,然后抬手小心翼翼的从瓶子里拿出一只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也许是送花人有心,每一只玫瑰茎干上的利刺已经被尽数拔除了。阿尔弗雷德在手里把玩着玫瑰花,另一只手拿着两支冰淇淋,慢慢走出了店里。

等一会儿亚瑟看见它们会怎么样呢?是会开心,还是会惊喜?是会先接过玫瑰露出和花朵一样美丽的笑容,还是会用他特有的方式给阿尔弗雷德一个感谢?他边走边想着,不禁憋笑出了声,这引得路人纷纷朝这里侧目,但对他来说这都无关紧要了。

他现在不管是心里还是眼里,都装满了亚瑟。


 

 

“嘿你听说了吗,弗朗西斯学长在教学楼下和一位男同学接吻了呢。”

“真的真的?谁啊?”

“呃……长得很像琼斯学长的人哎。”

“鬼了,琼斯学长刚刚不还在那里吗?”

亚瑟像避雷针一样接受着穿着他们学校校服的女生们男生们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如闪电般刺人的眼神,他咽了口口水,假装什么都没听见,事实上他在心里也是对自己这么暗示的,他有些期盼阿尔弗雷德可以再迟一点过来了,免得他听见会忍不住冲过去找弗朗西斯算账。亚瑟对于今天能够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出来还是有一点小开心的,但对方好像不这么想,阿尔弗雷德在之前一直沉默着并和自己保持距离,不知道是在生本田菊的气还是自己的。

烦心事像苍蝇一样在亚瑟心头嗡嗡直叫,他忍不住从刚刚坐着休息的位置上站起身,走到公园的湖边上去散散步。尽管这样做的后果极其可能是阿尔弗雷德一直都找不到亚瑟,但他仍然打心底的相信那位美//国人所具有的奇怪雷达。有时候不管自己跑到多偏僻的角落里,第一个找到他的总是阿尔弗雷德。

他慢慢晃到湖边上,婉拒了热情的美//国人民邀请他一起垂钓的盛情,独自坐在湖边想事情,或许是他想的有点入迷了,就连从身后面传来的脚步声都没有注意到——

“嘿亚蒂!”

一个充满活力的大嗓门响起,而亚瑟对此的反应则更加激烈,他的身体猛地一颤,完全把握不住重心之后直直的向前跌去,或许他应该庆幸前面等待他的不是硬邦邦的草坪,但浑身湿透的滋味也十分不好受。

“小心点啊亚瑟!!”就在亚瑟摔倒小河里的下一秒,一个有力的臂膀框住了他的腰。淡金色的脑袋映入了他的视线,而一声比他更大的“噗通”的落水声则在耳畔响起。他在水面下透过河水看着阿尔弗雷德碧蓝色的眼眸,里面充满了担心,而亚瑟的心里则更多地趋向于震惊渐去之后的平静。紧接着,一双手把他捞出了水面,而由于对方手还不安分的环着他的腰,亚瑟在露出水面先呛了一口水之后,直接给了那张脸一拳。

“Oh, fu*k。亚瑟你就是这么对待救了你的英雄的吗?”阿尔弗雷德的两只手搂着亚瑟以至于没办法先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鼻梁。亚瑟以前也算一个不良,而直到现在他都没把自己下手没轻重的毛病改掉。

“哦……我想……我很抱歉。”亚瑟收回了手,保持着被横抱起的姿势动也不敢动。他呆呆的和阿尔弗雷德四目对视着,很惊讶的发现不带眼镜的阿尔弗雷德眼睛里会透露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你见过海洋吗?就是那种随时随地就会把你吞没进去的那种感觉,“老天你是怎么突破铁球定律的?”

“什么见鬼的铁球定律。”阿尔弗雷德骂了一句,把亚瑟抱得更紧了。这使亚瑟不得不把头靠在阿尔弗了跌心脏的位置上,双臂搂着他的脖子才不至于让自己再次掉下去。河水不算深,但也足以没过阿尔弗雷德的胸膛。他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把亚瑟抱上了岸边,然后把他交给了围过来关心他们情况的路人们。

“老天你小心点。”阿尔弗雷德随手拿起自己刚刚丢在一边的外套给亚瑟披上,然后满脸惋惜的看了一眼刚刚因为突然情况洒落在一边的刚买的冰淇淋。但他的注意点很快就落回到了亚瑟身上,此时此刻亚瑟正因为呛水而猛烈的咳嗽,脸颊通红。他的手捂着嘴巴,肩膀却在不住地抖动。

“你才是,和落汤鸡一样。”亚瑟瞄了一眼阿尔弗雷德,回答道。

“你不也是吗?”阿尔弗雷德调侃道。他们对视了几秒钟之后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了几声大笑,互相指着对方却笑着说不出话出来。

“好了帅小子,我想计划有变。”亚瑟好不容易缓了过来,他把外套重新披回了阿尔弗雷德身上,并仔仔细细帮他整理了一下因为落水而变得凌乱又黏糊糊的衣角,最后,轻轻地拍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胸膛。

“我想也是。”阿尔弗雷德点头表示同意,他拉起亚瑟的手把他往公园后面牵了过去,而亚瑟这次也没怎么反抗,任由阿尔弗雷德拉着。他们一前一后走着,湿漉漉的背影引来了他们学校不少学生的注意,但或许那些学生更多的,是在关注他们紧紧相握的手。

或许这才是情人节该有的方式。他们心里都不约而同的想着。


 

 

等他们两个都在最近的阿尔弗雷德家里洗完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后,时间已经要接近傍晚6点了。阿尔弗雷德是最后一个出来的,等他擦着头发开始找自己的眼镜时,亚瑟正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衬衫窝在他家沙发上看电视。阿尔弗雷德装作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似乎是最近的里//约//奥//运//会。

“我估计你今天晚上是打算留宿了。”阿尔弗雷德总算是在一个不起眼的柜子上找到了自己的宝贝眼镜,他把它小心翼翼的重新架回鼻梁上,然后坐到了亚瑟身边。亚瑟此刻俨然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里一样,表现就和阿尔弗雷德赖在亚瑟家里全无两样。

“我想也是。”亚瑟点点头,注意力还是在电视机的屏幕上。

“哦对,我怎么给忘了!”阿尔弗雷德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托他的福沙发狠狠一震),急急忙忙向大门口跑去。看在上帝的份上,千万别把它给忘了。阿尔弗雷德在心里祈祷着,然后在自己大衣口袋里翻翻找找。万幸的是,他终于还是在最内侧的口袋里找到了那只玫瑰花。

等他绕过门廊重新到客厅的时候,亚瑟已经把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了。很明显的,亚瑟困惑的目光从他的脸上一路向下,最终稳稳地停在了那朵玫瑰花上,他一直追随着那朵玫瑰花,表情愈发奇怪。阿尔弗雷德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亚瑟接过花之后的表情了,他还没在沙发上坐稳就把那只花递到了亚瑟的面前。

“给你的哦。”阿尔弗雷德笑着说,他惊喜的发现亚瑟甚至还没有接过花,脸颊就已经红得和手上这朵玫瑰花一样可爱。他注视着亚瑟颤颤巍巍从他手上捧起玫瑰花,嘴角抽动着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这种时候其实也不需要他多说什么了,因为阿尔弗雷德这里有一肚子的话,“我不太知道该怎么说,最近可能有一些小结巴,但是亚瑟,我想你的眼睛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森林。我最喜欢看你的笑容,明亮又温暖。可能你一直在想方设法和别人拉开距离,你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失踪,但我想找到你亚瑟,我想站在你身边……”

他咽了一口口水,顿了顿,继续说道。

“我想我喜欢上你了,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回避的总是我。”

亚瑟愣住了,他的脑子被阿尔弗雷德的一席话堵成了浆糊,但是他紧绷着的神经又很快放松下来,他叹了口气,没吱声。

这种时候是不需要多说什么。

亚瑟身子轻斜,伸手拽过阿尔弗雷德的衣领子把他拉向自己,然后探过头轻轻在他的嘴唇边上留下了一个吻。

“我想回避的还有我。”他的嗓音很沙哑,温暖的吐息一阵阵打在了阿尔弗雷德的唇瓣上。阿尔弗雷德稍稍往前挪了一下,还没等亚瑟反应过来,一只手扣住他的脑袋把他推向自己,然后急不可耐的吻上了那片刚刚还犹有余温的唇瓣。亚瑟也顺从的由着阿尔弗雷德在口腔里肆虐,他一只手附上阿尔弗雷德的脖颈,另一只手和阿尔弗雷德的手十指相扣。

他们就这样互相品尝着对方的味道,一同走向深夜。


 

 

“所以说,你们……”本田菊和弗朗西斯面对着手牵着手的两位面面相觑,他们同时舒了一口气,露出了一副【老天你们终于完事了】的表情。

“对啊,恋人游戏无限延期了哦。”阿尔弗雷德靠着亚瑟的脑袋,而对方则冒着十字路口把他靠的太近的身子往旁边推,“从现在开始每一天都是情人节了哦。”

体育部长这么在会议上当众宣布道,顺便也当众低下头在会长脸上偷了个香。


评论(4)
热度(122)

2016-08-10

122